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楊勝博

楊勝博

故事雜食者,影集、電影、小說、漫畫、動畫,都是每日生活的精神食糧。寫過一本談台灣科幻史的書《幻想蔓延》。最近迷戀上跑步機,決定每天都要和它幽會。

上篇裡,我們從電影中消失的動物和沒有被提及的摩瑟教出發,分析菲利普.狄克原作小說裡,這些事物本身的存在意義。在下篇裡,讓我們來看看雷利・史考特《銀翼殺手》和丹尼・維勒納夫執導的續集《銀翼殺手2049》裡,那些延續與延伸的電影主題,那些關於存在、選擇、記憶與真實和自我實踐的故事。

離開,是擺脫困境的唯一選擇?

我曾看過你們人類無法想像的事情,目睹太空戰艦在獵戶星旁熊熊燃燒注視C射線在「唐懷瑟之門」的黑暗裡閃耀。所有的過往,都將消失於時間的洪流裡,如同雨中之淚。死亡的時刻到了⋯⋯

這段話出自於電影《銀翼殺手》,複製人領袖羅伊(Roy Batty)在救起即將墜樓的主角瑞克(Rick Deckard)之後的雨中場景。在廢棄大樓中死鬥的對手,羅伊大可看著瑞克墜樓,作為殺害女友的報復行為。或是理解到自身將死,或是出於對生命可貴的同情,羅伊卻選擇拯救了瑞克,即使他是追殺同類的銀翼殺手。

羅伊的選擇,可以連結到「自由意志」(free will)的概念。當個體擁有自由意志,表示他可以依照自身判斷,在可能的選項中,選擇他所要接受的、擁有的事物。不論是喜好、穿著或是文化品味,甚至道德困境的抉擇,都能依照自身的判斷進行選擇。即便如此,在各種現實條件的限制下,人未必能夠真正順從自己的心意。

瑞克原先不願接下獵捕複製人的棘手任務,卻被前上司一句「你不是警察,只是個小人物」而被迫答應。因為上司暗示了身份微不足道的瑞克,毫無拒絕的權力。他接下任務,只是為了不讓自己惹上更大的麻煩。而複製人羅伊和同袍選擇逃亡,是為了脫離必然的生命困境,只有四年壽命的個體限制,於是攻擊人類主人,從外星殖民地逃往地球,試圖讓造物者延長他們的生命。

不論是銀翼殺手還是逃亡的複製人,做為警局的打手或是殖民地不支薪的員工,他們都不過是巨大機器裡的齒輪,是在社會底層活動的小人物,隨時都能夠被他人取代。然而,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他們仍做出了抉擇。

人類瑞克選擇接下任務維持秩序,複製人羅伊則是選擇打破現狀。同樣身為小人物的雙方,在維持人類社會穩定的大旗之下,成了必然的犧牲品。身為大體系中的小人物,即使是人類也不免像個複製人那樣活著,能在既有體系中載浮載沉

離開,成了擺脫困境的唯一選擇。

但,瑞克真的是人類嗎?男女主角選擇逃亡時,瑞克發現警探蓋夫(Gaff)留下的獨角獸摺紙,若有所思。這是多年來,影評人和影迷爭論瑞克是否為複製人的關鍵場景。

在1992年的導演版和2007年的終極版裡,雷利史考特都加入瑞克夢見獨角獸的畫面,呼應了原作小說「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的提問,讓觀眾相信會做夢的瑞克真的是人類。

然而,一如虛幻的獨角獸,瑞克的夢境也是虛構之物。蓋夫留下的獨角獸暗示觀眾,瑞克的夢境只是一段被植入的夢境,一如女主角瑞秋(Rachel)擁有的記憶,瑞克的身分也因此昭然若揭。而瑞秋的記憶,其實源自於複製人公司老闆泰瑞爾(Eldon Tyrell)姪女的童年回憶。

植入記憶的目的,除了要讓複製人具有真實的人類反應之外,更因為泰瑞爾相信,「如果我們賦予他們過去,創造出他們情感上的依靠與安慰,我們就更能掌控他們。」正因為如此,當瑞秋得知真相之後,自然是無法接受並陷入了自我懷疑的困境之中。」

因為,誰都想相信自己是特別的存在。

人人都相信自己是特別的存在

《銀翼殺手2049》除了延續前作關於「記憶」與「選擇」的主題之外,原作小說藉由摩瑟教在被爆造假之後,信徒卻依然相信的橋段,所展現的「真實與虛構」議題也被重新納入劇情之中。

當所有線索都指向,你在複製人和人類之中都是特別的存在,是能改變複製人命運的奇蹟之子,你會選擇相信,還是選擇拒絕?《銀翼殺手2049》主角K因此相信自己是特別的存在,因而踏上了尋找父親瑞克的旅程。

續集中喬伊對於K的愛戀、樂芙試圖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以及K對自身身世的期盼,可說同一主題的變奏再現。同個主題,三個角色,而三者之間的唯一差異,是跳脫既定框架的自我實踐。

身為K虛擬情人喬伊(Joi,名字來自於Joy),她的存在目的是服侍主人,並非為了自我實踐而存在。和K相處時,她會不斷變化話題與服裝以引起K的對話興致。當K自我懷疑的時候告訴對方「你是特別的」,「你不再是小木偶,而是真正的男孩了」。她所做出的一切選擇都是為K而做,她在各種狀況下唯一考慮的只有K的情緒與安危,在即將被消滅之前,依然貫徹虛擬情人的身份設定,遺言是「我愛你」。

身為虛擬情人、提供主人愉悅的喬伊,沒有選擇的機會。有的角色,卻是自己放棄了其他可能的選擇。

樂芙(Luv,名字來自於Love)是大老闆華勒斯(Niander Wallace)的優秀部下,也是一名複製人。老闆要求的任務她都完美執行,藉此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因此,當初次見面的K說:「他為你命名,你一定非常特別」的時候,她也難掩飾心中的喜悅。

然而,或許那是因為她「必須是特別的」。

電影裡,樂芙親眼目睹華勒斯——身兼造物者與父親角色的人物,親手斷送一名新生女複製人的生命,只因這不是他理想的產品。這或也說明了,樂芙為何如此用盡全力,因為她必須證明自己和可捨棄的失敗品不同,是值得被愛的存在。於是,我們看見一名以愛命名卻極度缺愛的孩子,為了得到父親的讚賞與愛,即使必須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樂芙擁有選擇的機會,她大可脫離華勒斯的掌控,然而,世界之大,拒絕接受其他出路的她卻無處可去。

最後,是主角K的故事。從來只懂得聽命行事的他,終於有了證明自己與眾不同的機會。

在調查一具女性複製人遺骨後,發現她居然有生育過的痕跡,打破了複製人的生理限制。隨著自己的童年回憶被證實,K也開始相信自己就是那名能改變複製人命運的奇蹟之子,是有父有母的存在。然而,真相總是殘酷的。K被複製人領袖告知,自己的存在,只是為了掩護真正的奇蹟之子,而就在「生父」瑞克被樂芙逮補之後,K被派去執行滅口的任務,因為瑞克知道得太多。

不像沒有選擇的喬伊,和拒絕其他選項的樂芙,K並沒有因為自己是複製人領袖的棋子,或是為了複製人的大局而拒絕自行思考。在最後的行動中,K並未執行被告知的任務,卻選擇拯救了「父親」瑞克,甚至帶他去見真正的奇蹟之子──走出不同的道路,並從中獲得喬伊和樂芙無緣迎來的喜悅與救贖。

回到自由意志的問題,現代社會中我們看似有許多選擇,然而,就像來到便利商店的人們,無法在便利商店中買到不在架上的商品一樣,其實我們能做的選擇也不過是別人給出的選擇。不過如果選擇不買這些被製造出來的商品,而是選擇自行製作各類日用品,或許又能看見不一樣的日常風景。

這類跳脫框架的行為,一如K在得知一切都是虛假之後,卻依然選擇拯救「父親」的抉擇。就像《銀翼殺手》原作小說、改編電影裡強調的,不論夢境或記憶實際上來自何處,當記憶和個體產生情感連結,即使一切回憶都來自他處,只要個體確實體驗到記憶裡的情感,也將成為他們無可抹滅的真實經驗

在《銀翼殺手2049》尾聲,選擇相信所相信的事物,並自行做出決定的K,不再糾結於自己是否特別,而是藉由自己的行為,獲得了最大的救贖。而他也從受人擺佈的小木偶,終於變成了「真正的男孩」。

因為,有時候,複製人也能讓自己像個人類那樣活著。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科幻與變形:

  1. 【楊勝博上街讀小說】有時候,人類也不免像複製人那樣活著:三個《銀翼殺手》(上)
  2. 從可以控制情緒的人造器官開始──關於《銀翼殺手》
  3. 這些書永遠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想像──最強科幻小說書單出爐!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