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主講:黃致豪律師/文章整理:黃亦安

人人心中都有鍵盤柯南,人人都想成為福爾摩斯,只憑雙眼一瞪、手指一摸、眉頭一皺,就能滔滔不絕地說出犯人的面貌和作案手法,然後瀟灑地轉身離開,留下一群滿臉敬畏的警察在原地。

但是,這畢竟是我們從小說和影視作品中看到的夢幻場景,在真實世界中,執法人員真的是這樣用行為科學來偵查案件的嗎?

破案神探》系列講座的最終場,我們請到了黃致豪律師現身說法,身為一個邏輯嚴謹又幽默風趣的宅宅司法行為科學研究者,他將要狠狠打臉修正流行文化中對犯罪剖繪的錯誤印象,將犯罪剖繪這門技術從大衛魔術的寶座上拉下來,告訴我們其背後的理論基礎,以及實際應用時會遇到的種種規範與限制,破除罪犯側寫的神話,回歸到科學的原則,如此一來,犯罪剖繪才能真正協助我們更接近真實。

許多人一講到行為科學和心理學,就誤以為心理學跟星座或算命是類似的東西,或是對臉書上的心理小測驗嗤之以鼻,認為它們的科學成分都很低。但事實上,科學並不只是跟物理化學、微物跡證這種「硬科學」或「自然科學」有關。所謂的科學時常是建立在所謂的方法論、信度與效度的檢驗、有無可驗證的基本性質。正是因為司法的基本精神跟科學是一樣的,所以我們必須提問:什麼樣的證據可以進入法庭?什麼樣的證據不能?而刑事的犯罪剖繪又會用在什麼地方?

當重大刑案發生時,犯罪剖繪師能不能來幫助檢察官進行調查?他能不能以專家證人或鑑定人的身份,進到法院提供證據、在法官面前證明被告無藥可救、出來再犯的風險是百分之百?實際上類似這樣的事情呢,在台灣完全不少見。在各式媒體平台上,你可以看到各個法醫、精神科醫師、名嘴、奇奇怪怪的書的作者跳出來告訴大家:哎呀這人沒救了,從他的行為語言、下手方式來看,他就是一個喪心病狂的人、再犯機率是百分之百。可是,我們必須問一個問題:他們說的這些東西有科學的根據嗎?

司法的基本精神是科學

正因為司法牽涉到國家要動用公權力去剝奪一個被告的生命、財產或其他權利,所以法庭在下判決之前,必須要有足夠及有效的證據去證明他確實犯了這個罪。

在民主國家的司法程序中,主要會經過三個階段:偵查、審判、執行。一旦有人告發犯罪或提出告訴,根據法律,警察或檢察官就要發動偵查、調查,而偵查的本質便是蒐集證據。但是,「偵查階段的證據」跟最後「進到法庭裡的證據」,並不是同一個意思,為什麼?

在偵查階段時,其實是可以使用許多我們認為可能荒謬的方法,就算是通靈、占星都可以,只要能幫助我們找到兇刀、血衣或屍體的都能用。為什麼?因為要開展偵查方向,也要盡快排除跟案情無關的因素,不然「時間」——這個發現真相的大敵——就會讓人的記憶衰敗,讓跡證毀損、滅失。所以在偵查手法中,其實不盡然真的都是「科學」

可是當進入審判科學,也就是要成為「法庭上的證據」時,是有嚴格限制的,定義也相對狹窄。除了證據必須與案件有關聯之外,你還得滿足另外兩個條件,就是使用法定證據方法,以及調查過程必須是合法的。你在偵查階段可能發現了這麼多的事實,但當你到法院的時後已經剩下這麼一點點了。所以當我們有時在罵這些所謂的司法官說:你這恐龍為什麼這東西不用、那東西不用、這個也不調查時,你必須要考慮一件事情:這些人受訓是為了他的中立性,既然要維持中立性跟科學性,那就一定要有所取捨。例如,我明明知道取得這個證據的方法不對,就不能去用它。

科學證據與偽科學證據

既然進入法庭的證據有諸多限制,也必須符合科學原則,那什麼是科學證據,什麼又不是?

許多人認為犯罪剖繪是非常科學的,為什麼?因為出來講的人是FBI探員、因為他不是穿西裝就是穿白袍、因為他具有聽起來很厲害的學位、他執業了超過二十年,好像資歷很深。可是,這些描述跟科學的本質有任何直接的關係嗎?就好像占星、風水跟紫微斗數,這些領域裡面有很多專有名詞、也好似有某種理論模型存在,可是在這些「看似科學」的外表之下,這些特質是能被驗證的嗎?不行的,因為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去測試這東西到底有沒有信度、效度。而這個就是科學與偽科學的根本區別。當然,這裡說的偽科學並不是指那是惡劣的騙局,而是指那只是一種「觀點」,但並不具有符合「科學」定義的性質。

心靈神探,還是行為分析?從行為科學看犯罪剖繪的界限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犯罪剖繪不是算命

真正的犯罪剖繪,本質上確實是非常嚴謹的科學,可是並不是以前面說的那些「科學的外表」作為根據,也不是像小說創作裡那種驚險刺激、宛如通靈般的劇情。事實上,絕大多數犯罪剖繪是宅宅做的事情,就是分析數據、研究資料、看犯罪現場的照片、蒐集各種資訊,然後準備進行歸納跟演繹。講到這裡,是不是想起了我們都很熟悉的一位偵探「福爾摩斯」?確實,創造這個角色的作家柯南.道爾對犯罪理論學或刑事司法界是有極大貢獻的,也就是他最初強調的兩件事情:證據本位及邏輯方法。這些東西就是科學的基礎,也就是司法的基礎

因此,犯罪剖繪不是算命,不能隨便亂講。整個犯罪剖繪理論有一個核心觀點,出自於心理學宗師高爾登.奧爾波特(Gordon Allport),也就是每個人的人格基本上都與他人不同,而人格的生成和發展跟原生家庭與後續接觸的環境,都有極大關聯性。有了理論依據之後,就要以「行為證據分析」(Behavior Evidence Analysis)的方法來進行,才能稱之為犯罪剖繪,也就是:蒐集現場證據、分析被害者、重建犯罪現場。把這些步驟所蒐集到的資料統統放在一起之後,才有了數量龐大的客觀證據。如此一來,犯罪剖繪的目標,便符合前述的偵查階段的目標:釐清案情、縮小嫌犯範圍,也符合了審判階段的目標:能否提供有效力的證據幫助法庭判斷。這,才是犯罪剖繪的基礎,是具有專業的準則,而不是一個人走到現場,然後就好像通靈一樣,看一看就什麼都知道了。

司法沒有神奇之處,只有追根究底

犯罪剖繪在台灣是一個方興未艾的科學學門,但如果遭到誤用或濫用,就會變成前述的偽科學,進而對審判階段產生嚴重影響。所以,犯罪剖繪作為證據的一部分,就必須遵守證據的法則,也就是當作為科學證據出現在法庭裡的時候,就必須問兩個問題:第一,你怎麼知道他是科學?第二,你怎麼知道他講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科學家理查.費曼講過一句很重要的話:「The first principle is that you must not fool yourself.。」(首要原則是,絕不要愚弄自己)不要忘了,人最容易自我愚弄。這個意思是,很多時候我們會在一個權威或看似科學的理論面前,開始自我懷疑,是不是自己不懂?他是資深FBI探員約翰.道格拉斯,行為分析小組的頭頭,是不是不要問他這麼笨的問題?不是的。任何剖繪證據或科學證據進入法庭時,我們都應該要開始提問。美國有一套完整的證據法則,就是在問:你怎麼知道一個專家是不是專家?他的意見值不值得信賴?他的依據是什麼?方法是什麼?限制是什麼?他受過哪些訓練?⋯⋯如果你能提出這些非常基本的問題,不管他自稱是什麼樣的專家,你也能夠跟他有充分的對話。畢竟這就是法院裡面律師本來就會做的而已,並沒有神奇之處,也就是不斷地問問題,追根究底而已。這個就是科學的起源。你不需要穿白袍,不需要博士學位,你也可以踏入科學領域。

要逮到他們,要先正視他們:

  1. 當你凝視深淵時,你正在凝視你——連續殺人魔與相關科學講座側記
  2. 他破案的手法被譽為有如「通靈」,他心裡清楚,那是因為他先讓自己成為兇手⋯⋯
  3. 「大屠殺兇手通常會選擇自己熟悉的地方,一個讓他覺得自在的地方」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