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若鵬

女人總以為我在寫其他女人

所有偉大的愛情故事中,主角都一定要死翹翹,像羅密歐茱麗葉、梁山伯祝英台。因為如果他們不死,這愛情故事就要變成拍拖故事,拍拖故事很可能還會惡化成婚姻故事,那是又長又臭的百集連續劇,到最後都怨氣沖天。就算是童話,也必須在「王子公主從此幸福快樂」這個謊言便打住。為什麼呢?

因為男女主角在還沒拍拖之前,都是正常人。一拍拖,都會變怪獸。無論男人原本多細心,拍拖以後女人都會嫌他粗心大意。就算女人原本多體貼,拍拖以後男人都會嫌她諸多挑剔。寫《男人這東西》,看似一堆男人牢騷,在對女人控訴,其實別有用心。我固然要發牢騷尋找兄弟間的共鳴,但更希望女讀者能藉此看到男人心裡在想什麼(或者根本沒想什麼),從而更知道怎麼應對。

我常常把女人寫成不可理喻的怪獸,不只女人覺得我過分,不只(有些)男人覺得我過分,連我自己(有時)也覺得過分。事實上,女人是很講理的──如果她不是你女友。一旦成為情侶,女人對男人的期待無端端提高十倍。以前你為她開車門,她就覺得你很紳士;現在要你送她整輛車,才勉強算個男人。以前你過年過節送禮,就覺得你用心體貼;現在你要二十四小時當僕人,才勉強算個人。

每個女人都覺得我寫得不對,都覺得自己是講理的。沒錯,她們對全世界七十億人口都講理,唯獨對自己的男朋友野蠻。而男人的期待基本上保持不變,不會因為成了情侶,就要求這要求那,唯一要求是希望女友不要再諸多要求,然而這是不可能的。怎麼辦?換女友也不是辦法,你看到很完美的那個女生,成為你女友以後也一樣會變成怪獸。

假設追求期間一星期見三次,男人要在那三次出盡全力當絕世完美男,是可以的。但長期相處後,女人發現男人在那另外四天裡,就只是個普通的「雄性人類」。可能最好的辦法是,你一開始就當怪獸,盡早讓女友看見你俗氣的一面,看著看著習慣了,也不會再要求些什麼。但這樣有邏輯上的矛盾,如果女人一開始就看到你不是絕世完美男,也不願意和你交往。

所以,終究沒辦法。你真要完美的愛情,學羅密歐,在適當的時候去死吧。

作夢都要我負責?

我的朋友阿茂,很怕很怕女友跟他說:「我昨晚作了一個夢。」

我們男人作夢,醒來就算了,夢見美女也好發財也罷,風過了無痕。女人作夢,會延燒到現實。她知道那只是一個夢,正常人是不會鳥她的,但你不是正常人,你是她男朋友,你奉天命承受她所有無理的情緒。假設那是噩夢,她夢見被怪獸追,醒來後會怪你為什麼沒出現拯救她。你說,那是夢嘛。啊,你不是愛她的所有嗎?怎麼她的夢你就不負責了?是不是她打從心裡覺得你不可靠,所以遇險也沒讓你在夢裡出現呢?所以,是你在現實中做得不夠。

噩夢之王,是夢見你劈腿。這就不只是她的噩夢了,已經變成你現實中的噩夢,夠你三天性無能。為什麼會夢見你劈腿呢?因為沒有安全感。為什麼沒有安全感,也是因為你在現實中不踏實。如果夢裡劈腿對象面目模糊,你還算幸運,最可怕的是有型有貌。若是醜的,你怎麼連醜女也不放過?若是美的,為什麼你會覺得天底下有人比她更有吸引力?如果是現實中認識的女人,你最好自動自發盡快刪好友。

這時,你被逼為你夢中的劈腿事件道歉,你被逼承諾永遠只愛一個人。你本來就承諾過了,再說一次本來無妨,但為了一個虛無的夢被逼著說,就特感無趣,還真想劈腿一下。

就算她作的是美夢,你也不會有好日子過。她夢見買了夢寐以求的名牌包包,現實中你能如何?她夢見到歐洲旅遊,你又該如何?作這樣的夢,她的詮釋一定是因為你在現實中無法滿足她,你的標準台詞只能是「以後我一定會做到」,心底難免覺得無助無能,明知道這標準台詞是自己設下的陷阱,以後錢包就得要破幾個洞。如果她夢見男友是金城武呢?那麼整容無用了,死掉重新投胎吧!

我勸阿茂說,女人說夢,和她平常的牢騷是一樣的,就當作一般溝通,反正她就是在借題發揮,不借這個題,還是會借那個題。此外,還是有科學的辦法減少對男人的傷害,就是盡量不要在早上讓女人有機會說話,快快出門上班,因為大多數的夢都很快就會忘記。否則,你讓她有機會說一遍,就會在記憶中烙印了。

還有一招,以牙還牙,以夢還夢。她夢見買了包包,你就說啊這麼巧我也夢到買包包給你。也不必承諾什麼,因為在夢裡面已經送了。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介紹:
男人這東西》。本書作者/周若鵬;出版社/寶瓶文化

延伸閱讀:

  1. 為何會拿好人卡?
  2. 戀愛人類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