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陳黎、張芬齡

凱洛‧安‧達菲〈伊索太太〉
 
假耶穌之名,他能挖鑿出煉獄。他卑微,
無人偏愛,所以努力引人注意。死人
伊索太太,他總是說,是不會說故事的。嗯,我跟你說
他手裡的鳥在他衣袖上拉屎,
甭去管林中那兩隻更沒價值的鳥。單調沉悶。

外出最糟。他常站在我們家門口,看一看,再跳一跳;
急速穿過灌木籬追尋一隻害羞的老鼠,走遍田野
搜索狡猾的狐狸,遍覽天空為了找那隻
不足以形成夏天的特定燕子。寒鴉,根據他的說法,
羨慕老鷹。驢子,大體而言,更喜歡當獅子。

在一次可怖的黃昏漫步途中,我們經過一隻在陰溝
打盹的老野兔——他停下腳步,做了個筆記——
然後,大約再前行一哩路,一隻烏龜,某人的寵物,
在上坡路上爬行,慢得像婚姻一樣。緩慢
但踏實伊索太太會贏得賽跑。混帳。

什麼賽跑?什麼酸葡萄?什麼絲質的錢包,
母豬的耳朵,馬槽裡的狗,什麼大魚?有好幾天
我幾乎無法讓自己醒著,因為故事自然而然地
就朝著道德寓意沉悶開展。行動伊索太太比言語
更響亮。而那另當別論,性事

糟糕透頂。有一天晚上我提供他一則寓言
關於一隻不願啼叫的小公雞,一把鋒利如剃刀
其心卻比說茶壺黑的鍋子還要黑的斧頭。
好吧我會砍斷你的尾,我說,挽回我的面子
他這才閉上嘴。我最後笑,笑得最久。

 
 
伊索太太(Mrs Aesop)對她知名的老公的批評更是火力全開,極盡吐嘈、冷嘲熱諷之能事。

伊索寓言最後總是附上一個警語式的道德寓意,伊索太太認為那些龜兔賽跑、酸葡萄、絲質錢包、母豬耳朵、馬槽裡的狗……都很「單調沉悶」,讓她想不睡著都難(「有好幾天/我幾乎無法讓自己醒著」),她認為他把天堂變成了煉獄。

伊索說:「一鳥在手勝過二鳥在林」;伊索太太說:「他手裡的鳥在他衣袖上拉屎」。

伊索認為〈龜兔賽跑〉故事告訴我們:「緩慢/但踏實……會贏得賽跑」(穩紮穩打,穩操勝算);伊索太太說:他們的婚姻就像烏龜上坡一樣緩慢。

伊索說:「行動比言語更響亮」(事實勝於雄辯);伊索太太認為那無法套用在他們的性關係上,因為他性能力糟糕透頂,她甚至說要砍斷他的陰莖(「我會砍斷你的尾……挽回我的面子」),讓伊索啞口無言。

最後她將伊索的話——「最後大笑的人才笑得最開心」——套用在自己身上,對自己的機智感到十分得意。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介紹:
世界之妻》。本書作者/凱洛.安.達菲;譯/陳黎、張芬齡;出版社/寶瓶文化

延伸閱讀:

  1. 下輩子更加決定
  2. 波麗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