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莊靜君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我如願以償地進入出版社成了編輯。歷經了手寫稿、量字表、切割板、傳真機的手作時代最尾端,快速進入了電腦、電子郵件、電子書、智慧型手機到雲端閱讀的網路時代。我們是最受挑戰也是最幸福的編輯,因為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體驗了出版的大時代變化。

那時剛當編輯的我,負責的是最冷門的外文翻譯書, 每個月只需要編輯一本電影改編小說,也負責洽談為數很少的版權購買工作。

有一次,住在美國的譯者問我有沒有在用Amazon?「什麼是Amazon?」我滿是疑惑。他說是美國最新的網路書店,去年剛成立,讀者可以自己在網路書店上寫書評。我說,那可以看看今年剛得到普立茲傳記文學獎的作品評價嗎?聽說是很悲慘的愛爾蘭童年故事。結果隔天一到辦公室,收到一大疊傳真,全都是他在美國時間台灣的半夜傳來的,一張又一張的讀者好評。就這樣,《安琪拉的灰燼》成了我第一次使用「亞馬遜(Amazon) 網路書店」推薦給公司的第一本書。

安琪拉的灰燼》,也是我第一次參與翻譯的作品。想來當初也是很憨膽,因為出版日在即,因為翻譯無法如期完成,我就自告奮勇幫忙翻譯中間的幾章,當做兩位翻譯的橋樑,後來很多人看了書,都找不太到三個人翻譯的接縫點,「YA!」即使只幫忙翻譯了幾章,還是擠進了書封上的譯者名單列,那時整個人簡直樂翻天。就這樣,《安琪拉的灰燼》也成了我人生中參與選書翻譯編輯的第一本暢銷書。那時總是在再版,再版到後來,國外發信通知我們說,可以暫時不用寄再版書給他們了。

二〇〇二年的春天,我在義大利的波隆那書展,和《向達倫大冒險系列》的作者向達倫見面,我跟他說:「我知道你住在愛爾蘭的利默里克,因為那也是《安琪拉的灰燼》作者法蘭克.麥考特的故鄉。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去那裡看看。」二〇〇八年的春天,在復活節之後,愛爾蘭不會一天到晚下雨的時節,我如願拜訪了住在利默里克的向達倫。某一天,向達倫說今天要來個驚喜。他帶著我們到了市區,我們跟著一群陌生人在某個廣場集合。這時候一個像導遊的人出現,他說:「等下就由我帶著大家去走《安琪拉的灰燼》的觀光散步行程。這裡有誰看過這本書的嗎?」向達倫指著我說:「這位是從台灣來的編輯,也有參與這本書的翻譯。」能親自走訪書中的場景,讓我開心到不行,但導遊說故事的時候,又總是時不時用他很重的愛爾蘭腔問上我幾個問題,整趟行程我是既興奮又緊張。最後導遊說,法蘭克.麥考特一聽說有這個觀光散步行程時,很快就親自來聽他說故事遊走了一趟。可見這個行程是作者認證過的喔。

二〇〇九年時,得知了法蘭克.麥考特過世的消息,難過又遺憾。在幾年前的美國紐約BEA書展,我在Random House的攤位開會時,法蘭克.麥考特剛好經過,好多編輯和版權人員都興奮地停下來說:「是法蘭克.麥考特耶!」我害羞地遠遠看著他,不敢過去打招呼,因而錯失這生唯一和他說上話的機會。

二〇〇七年十一月十九日,亞馬遜發行了第一代Kindle。隔年,微軟技術發展部門總裁柏拉斯 (D.Brass) 則大膽預測:「十年以後,以數位形式出版的書籍將超過傳統印刷,到了二〇一八年,甚至會完全被電子書所取代。」

如今,二〇一七年四月一日,我進出版的第二十個年頭,在紙本書曾被宣判即將消失的年代,愛米粒重新翻譯出版了在台灣絕版多年,卻仍在全球持續長銷的《安琪拉的灰燼》,算是對這預言的一種反擊吧。

記得不久前,我們在進行內部編輯行銷會議時,我靜靜地聽著第一次閱讀這本書的編輯和行銷同事又哭又笑、激動地說著這個故事,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著說這本書有多精采多好看。聽完他們的分享之後,我慢慢說起了我和這本書二十年來的緣份,然後我說:「現在你們知道這本書為什麼不該絕版了吧!?」

因為在下筆時,心裡總是想到李安的書《十年一覺電影夢》,因而大膽地借用了。但,李安十年成了好萊塢的頂尖導演,相較於我這平凡的二十年出版人生涯,反而成了天才與庸才的最佳對照了。

《安琪拉的灰燼》觀光散步行程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介紹:
安琪拉的灰燼》。本書作者/法蘭克.麥考特;譯/趙丕慧;出版社/愛米粒

延伸閱讀:

  1. 巴黎文學散步地圖
  2. 散步在傳奇裡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