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慕姿

因為不安,就必須「沒有界限」?
在伴侶關係中,我們時常看到因為「情緒界限模糊」而出現的誤會與爭吵。

什麼是「情緒界限」呢?

《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中,我曾經這樣說明「情緒界限」:什麼是「情緒界限」?界限,顧名思義,是指「一個範圍」。

「情緒界限」,則是延續「界限」的意義,鼓勵我們在情緒上,與他人拉出一個距離,找出我們自己不能被侵犯的「範圍」。

當我們沒有建立起自己的「情緒界限」,會發生什麼事呢?

長期推動情緒教育的曹中瑋教授,在其著作《當下,與情緒相遇》一書提到,當我們沒有建立起自己的「情緒界限」,我們會很容易把他人的情緒當成自己的情緒,或是被他人的情緒所影響。

雖然看起來,建立「情緒界限」似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我們跟親密他人相處時,卻不容易建立清楚的情緒界限。原因是因為,當我們與他人建立親密關係時,我們必然放棄了某些個體的獨立性,不再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會去試著注意他人、理解他人的感受。此外,在台灣的文化裡,「關係緊密」是展現親密的重要手段:「如果我跟你夠好,我們之間就應該沒有祕密、沒有距離。」這也使得,在台灣的社會裡,親密關係間的情緒界限,多半是較為模糊不清的。

更甚者,除了情緒界限之外,在台灣,伴侶或親子間的「界限」也是時常混雜不清的;我們時常會替對方「負責」、替對方「擔心」:不論是對方的選擇或決定,或是對方自己需要去面對的難題等。這種「時常為對方負責」的習慣,不論是情緒、自我抉擇、或是生活上的各種決定,都很容易造成情緒界限/人我界限不清。
這種「情緒界限模糊」的「習慣」,其實是從親子關係間承繼而來,這部分我在Part II的「為你好,而不只為我自己好——修復你的家庭」會再詳細說明。不過,這些模糊不清的情緒界限(或人我界限),卻很容易造成伴侶關係間的困擾。讓我們來看看接下來的例子。

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愛情中的情緒/人我界限

一個下大雨的夜裡,女孩接到男孩的電話:

「我還有一些工作沒有完成,應該來不及和妳吃飯了,妳先吃吧!」

看著外面的滂沱大雨,女孩牽掛著男孩,決定準備一些飯菜,送過去給男孩。到了男孩公司樓下,男孩還在開會,女孩拎著飯盒,撐著雨傘,在門口等待,期待著男孩結束工作後的身影。

終於,男孩開完會了,結束會議的他,急急忙忙下班,一走到門口,看到渾身濕透的女孩,他隱約覺得有點生氣。

女孩看到男孩,開心地說:「你好慢噢!」帶點嬌嗔的。

聽到女孩說的這句話,男孩不知為何,突然有一股煩躁感升起,他忍不住對著女孩說:「就跟妳說,我工作會比較晚,妳幹嘛來!」

「我本來是擔心你沒有準時吃飯,所以想要送晚餐給你的……」本來一直期待著的女孩,聽到男孩的回應,覺得好難過。「沒想到,造成你的麻煩了嗎?」

「為什麼我一番好意,卻不能獲得好的回應呢?我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上面的故事,你是否覺得熟悉?我發現,在伴侶間,這類的「故事」,時常發生。可能,你就是故事中的男孩或女孩。如果你是故事中的女孩,或許,你覺得當時的男孩在責怪你,你也因而覺得挫折、難過,甚至會因而覺得沮喪,覺得自己的心意不被重視,而對這份感情、對男孩,都感到傷心失望。

但是,男孩會有這個反應,並非因為他不理解女孩的好意。事實上,當男孩看到在大雨中、為了自己送飯菜來的女孩,自己卻讓她等了那麼久,男孩的心裡,忍不住升起了罪惡感。

為什麼會升起「罪惡感」呢?

原因在於,男孩認為,自己應該要為了「女孩在雨中等待這麼久」的狀況負責,他下意識覺得:「這是我造成的」,因而升起了「罪惡感」。

而,當這種罪惡感來襲時,男孩的心理防衛機轉或許就會對自己說:「可是,又不是我願意讓她等那麼久的,我在開會啊!」那種不是自己造成的無奈、甚至對於晚下班的一點不滿、疲倦,以及對女孩的愧疚……全部交織在一起,以最容易表達的情緒流洩出來:生氣。

因為生氣,可以讓男孩覺得「不是我的錯」而好過一點。

但實際上,如果男孩能夠練習建立兩人之間的「情緒/人我界限」,了解:「女孩這麼做,是因為她關心我、在乎我;而這是她自己的選擇,不是我的責任。」練習尊重女孩的選擇,如此,男孩才能不把女孩「在樓下等的責任」怪在自己身上,也不必因而抱有愧疚感;那麼,男孩就能更容易感受到女孩的心意,也能夠直接表達對女孩的感謝與對她的心疼。

或許,有些人看到這裡,會覺得:「那這樣不會太冷淡嗎?怎麼會說,這些決定都是對方的責任?好像對方活該一樣?」

所謂「讓對方負自己的責任」,並非是冷淡、或是說對方活該;而是讓我們彼此都知道:「我們都可以做自己的決定。而如果,我是為了你、在乎你的感受而做這件事,這個選擇仍然是由我自己決定的,你並不需要為我的決定與行為,負任何的責任。」

當我們有機會釐清這樣的觀點,我們反而能夠真心地感受:自己願意為對方做這樣的決定、行為與付出,純粹是因為我們愛他、在乎他;而非希望獲得對方的愛與感謝。

而對方,了解這是我們自己的決定與行為,他並不需要為這件事負責時,他也才有機會好好感受我們純粹的愛與關懷,而非抱著罪惡、負累感,去面對我們每一次的關心與付出;如果總是抱著罪惡感面對這些「愛的行為」,能夠感受的,反而是壓力與煩躁;對方的愛,卻可能都無法感受得到了。

太有責任感的愛,有時反而是種負累;感謝,是回應對方自願付出的最好方式。當我們練習建立起伴侶間的情緒界限、不承擔對方的情緒責任,我們才能好好「感受」對方的好意,也才能坦率表達我們對伴侶的感謝與愛意。

※ 本文摘自《關係黑洞》,原篇名為〈打造彼此的情緒界限〉,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