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米果

時間支配既然很自由,就不要讓自己變成頹廢度日的人……

不管是所謂的Freelancer或是「在家工作」,總之,我是自由了。

但是,「自由」的定義是什麼呢?

對我來說,不用拘泥於朝九晚五的出勤時間,不必被無形的鎖鍊銬在職場,不管是冗長而沒有結論的會議,或是寫了也沒有什麼實質意義的企劃書,總之,那些討主管歡心的工作,暫時不必做了。

自由,其實也是從拘束的穿著解脫,那些套裝、絲襪、窄裙、高跟鞋……必須以衣著來凸顯專業的事情,暫時也不用費心了。

自由,還有不必整天浸泡在所謂的職場人際關係之中,必須時時介意什麼話可以說,什麼話必須往肚子裡吞,什麼八卦要努力放送,什麼上司的緋聞要當成條件交換的籌碼……總之那些八點檔連續劇會出現的情節,鎮日綑綁一個人逐步走向自己所討厭的那種職場角色,也可以暫時脫身了。

但是,自由工作者,可不是自由到發懶的程度啊,一旦發懶,就會餓死。譬如在辦公室倘若有超過一半時間在網路聊天晃蕩,只要不被發現,那個月的薪水也可以順利落袋,但是,成為自由工作者之後,要是有半個月都掛在臉書或聊天室,可沒人願意發薪水給你啊,這當然是自由的代價囉!

確實有不少朋友知道我辭去工作之後,不免心生羨慕,「好好喔,以後都可以睡到自然醒!」「好棒喔,想玩的時候就可以出去玩!」

但是,親愛的朋友們,所謂自由工作者的自由,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啦!

如果一直陶醉在自由的美好汁液裡面,保證很快就會枯竭死亡,因為自由不是肢體的怠惰,也不是隨心所欲,自由是必須透過勤奮的工作才能換得短暫的悠閒,這十三年以來,我所深刻體驗的自由,其實不是時間與勞力支配的多寡,而是透過自律的拘謹才換得來的快樂,很難懂吧!

起居作息必須規律,該醒的時候就要起床,該睡的時候就盡量不要熬夜。時間支配既然很自由,就不要讓自己變成頹廢度日的人。

已經允諾的案子不只要準時交付,最好能夠提前,提前交件獲得的讚美與好口碑,就是未來繼續合作的籌碼。我自己當過雜誌編輯,最厭惡拖稿這種行為,立場交換之後,也盡量不給編輯為難,這是我的哲學,也是職業道德,有時候,還是一種競爭力。

就算短期間內沒有稿約,也要給自己訂下寫作計畫,每天寫多少字,或每天花多少時間寫作。自由的精神放在創作的領域即可,不要天天在屋子裡面晃來晃去,一事無成。

(唉,我怎麼嘮嘮叨叨起來了,突然轉換成「勵志魔人」模式,很傷腦筋呢!)

偶爾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什麼收入都沒有,難免焦慮,但是焦慮無法度日,整天坐在家裡憂愁更不是辦法,面臨這樣的空窗期,就是讀書與寫作的好時機。我的某些長篇小說就是在這樣的閒暇期「孵出來」的成品,起碼在金錢收入乾涸的時候,精神層面的成就要適時填補才行,這也是自由的一種模式,很難懂啦,我知道。

那些以前在職場起碼要拖延好幾個禮拜的時間才能交出來的東西,為了自由,就要想辦法用一半的時間,投注兩倍的力氣,獲得三倍的報酬,這才是自由工作者的精神。

在眾人享受連假狂歡的當下,也要關在家裡,用力拚出成績來,不要去管外面的自由,先把文章寫完才有自己的自由。

但我確實很貪戀平日看白天場電影,往往一票就能單獨包場的自由。

我喜歡平日逛百貨超市,空間突然多了好幾倍,結帳不用等很久,點餐不必抽號碼牌的自由。還有平日冷門時段預約看牙、剪燙頭髮、中醫推拿,完全不必煩惱預約爆滿。不管是醫生還是設計師或是助手小妹與推拿師傅,全部都閒閒的,等你開門大駕光臨。

不論是國光號還是高鐵,離峰特價或早鳥特惠,便宜車票就直接塞進口袋不必客氣,不僅車廂空曠,整個人倒下來躺平都不成問題。

於是去哪裡玩都可以避開假日人潮,去淡水可以慢慢沿著河堤散步,去迪化街吃杏仁露不用排隊,去艋舺三水市場走一走也無須人擠人,去微風廣場地下美食街吃拉麵,可以順便發呆半小時,也不用擔心其他客人拿著餐盤站在旁邊還跟同行的夥伴說:「這裡這裡,這個人快吃完了!」

我好喜歡這種自由啊,即使假日窩在家裡努力工作,也因為及時交稿之後可以去享受平日的種種便利而心甘情願,就算跟親朋好友過著不同節奏的工作放假模式,因此成為社交邊緣人,也甘之如飴。

自由,就像呼吸一樣,擁有的時候,不會覺得可貴,失去的時候,就算後悔,也來不及了。

即使自由工作者的自由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但我已經像呼吸一樣,習慣了這個大氣層的空氣品質,一旦想像某一天要重返職場,就算收入讓我垂涎,職稱讓我得意,卻要拿自由去典當,怎麼想,都是毛骨悚然。畢竟,我已經離開那個世界太久了,呼吸不到自由,會讓我窒息,即使有誘人的收入跟驕傲的頭銜,也不值得拿自由去交換呢!

我已經變成外星人,應該回不去職場了!

※ 本文摘自《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祕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