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亞當.弗萊徹、盧卡斯.NP.艾格、康拉德.柯列弗

我們可能為了一點也不後悔的罪孽,而想要贖罪嗎?中世紀時就是如此。當時,天主教教會發明了贖罪券,導入贖罪券後,罪人可僅透過購買贖罪券擺脫罪孽,免於地獄之火。基本上,這裡的交易模式簡直是資本主義的夢想:販售的商品人人皆需(罪過的定義很廣)、生產成本幾乎為零(一封加蓋正式章的信就足夠)、利潤高,而且產品到客戶死前都不會被檢驗,所以也沒有客訴問題(無客服費用)。不幸的是,有位叫馬丁.路德的人認為這是種詐欺,所以教會停止贖罪券的銷售。只是,贖罪券真的被廢除了嗎?

今天,許多日常商品中摻雜了道德的添加劑,也藉此提供了一個懺悔的承諾。在這不公平的世界中,我們消費導致小農貧困,童工的問題持續存在、自然資源也被過度使用,無論喜歡與否,我們其實比過去更清楚知道消費已產生了多種負面影響,然而「調整消費」也不是一個辦法,因為我們其實想要享受消費。過去,購買一杯咖啡要比今天簡單得多:咖啡、錢、胃酸過多引起的疼痛;但是今天你會去買咖啡的「承諾」,以彌補因罪惡感產生的附加選擇:公平貿易、可回收杯、捐款箱。十足贖罪券的現代版。有罪惡感後就買個赦免,如同天主教的贖罪券,或是如哲學家齊澤克所謂的「有人情味的資本主義」。

我們可以大膽假設,大型咖啡集團只會把錢花在能為股東帶來更多利益的地方,所有的錢可能用在一個沒有公平貿易存在的系統中,他們還設法讓這系統更完美。以此角度來看,公平貿易只是延長了祕魯工人的苦痛,也剝奪他們善用勞力的可能(例如當個社群媒體專業經理人)。

最後,類似贖罪券的公平貿易,可能既不是提高利潤的反諷方式,也不是單純無私的援助工具,而是介於兩者之間。如此一來,這類商品提供的不僅是個買賣的機會,也夾帶著伴隨消費而生的罪惡感。這裡頭的道德成分可以隨意變化,也難以辨識,因此在此情形下,唯一有價值的決定權就在製造商手中。

Too long, didn’t read. 贖罪從來就不可能。當人想懺悔、感覺迷失時,消費會更有趣(如果在消費的同時也可以買到「良心」的話)。贖罪券真是一個偉大的商業模式。
──

※ 本文摘自《廁所裡的哲學課》,原篇名為〈贖罪券的演變〉,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