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米果

年過三十的「同學會」跟「喜宴」,就某種程度來定義,都算是人生的艱苦戰役,類似東京迪士尼樂園鬼屋裡面那個群魔亂舞的幽靈舞會,或像日劇「同窗會」所說的,惟有事業發達婚姻幸福的人,才覺得那是一場開心相聚的盛宴。尤其,當你到了這個時候還沒結婚或已經離婚,那麼這類聚會根本是披著歡樂相聚外皮的集體宰殺秀,而且恐怖的程度還會跟隨年紀逐年遞增,衍生到第二代第三代的婚禮,或十年後、二十年後、三十年後的同學會,一路尾隨。

但人情世故就是個終身馱在背上的膽固醇小姐,除非你有辦法離群索居,接到喜帖可以不包紅包不必出席交際,或接到同學會通知可以很率直表明「大爺我不出席」或「老娘我不參加」,否則,每隔一陣子,就要固定上演這種身心煎熬的恐怖片戲碼。

三十歲之前的喜宴與同學會,若不是比較工作薪水頭銜休假,就是誰開的車比較貴,誰的馬子比較正,誰的男友比較凱,誰跟誰正在以結婚為前提交往中,誰又訂了一坪四十五萬的豪宅預售屋,或誰已經賺到人生第一個一百萬。

這個階段的同學會,充滿較勁的意味,而同學會跟喜宴呈現交叉重複的機率非常大,某個同學結婚宴客場合,就會促成同學聚會的機緣,漸漸的,帶老婆老公出席的人越來越多,接下來,滿地爬來爬去的小孩也出現了,然後,那些還沒結婚的人,就變成全班攻擊的箭靶。尤其在喜宴上,根本是一場遭到生吞活剝的集體鞭刑,幾乎所有已婚的人,不管他們自己的婚姻幸不幸福,都可以把這一小撮沒結婚不想結婚或結不了婚的同學團團圍住,開始針對未婚的痛處用力鞭打,就算不出聲,那眼神也會射出針,即使是微笑,彷彿很懂你的樣子,看起來也很嚇人。結婚與否變成人生圓滿的指標,在這個時期,特別明顯。

然後你身邊的那些已婚又當了媽當了爸的同學們都開始討論幼稚園究竟要選雙語還是什麼蒙特梭利或是全美語教學,要不然就是互相炫耀誰訂閱的教材比較貴,誰又去做了皮脂紋鑑定,看看自己的小孩是不是天才。再過幾年,他們就開始討論英文要去哪裡補習,劉毅比較好,還是高國華比較讚。因為你根本沒辦法參與,於是很雞婆的問了八卦喇舌事件,他們會不約而同轉頭教訓你說,嚴肅一點好不好。

接下來他們的小孩可能都上大學了,開始交男女朋友,然後你又成為第二輪鎖定的攻擊目標,以前在學校宿舍睡在上鋪的室友一邊剔牙一邊問你,「我兒子都要結婚了,你到底有什麼打算?」

萬箭穿心啊!但是這位同學,干你屁事!

最讓人不齒的還有這種案例:傳聞背著老婆跟辦公室女同事有染的某男同學,竟也擺出婚姻教主的臭屁架式,像老爺訓斥婢女那樣,叫妳眼光不要太高,只要不是太爛的男人就快點嫁,女人不結婚是不行的,越老越嫁不出去,我們這些同學也很著急,沒有面子啊~~(但這位同學你是著急個屁啊,自己的婚姻都千瘡百孔,什麼叫做不是太爛的男人就快點嫁)~~不過同學一場,妳也只能表情僵硬,笑容虛偽,隱忍著不把桌上的飲料淋在這位男同學的頭上,雖然內心十分渴望這樣做。

也有可能是幾位女同學聚在一起,小聲談論某某男同學一直不結婚說不定是同性戀,或當初跟誰是班對後來分開可能是打擊太深所以終身不娶。要不然就是大聲討論某某人始終不出席同學聚會一定有什麼問題,反正那人也不在場,公開討論實在好開心啊!

所以,同學會與喜宴真是已婚者的盛宴,未婚者的夢魘。

反正,未婚單身的人一旦決定出席喜宴或同學會,起碼要準備刀槍不入的盔甲一套,草擬暗箭飛鏢的路線圖,事先規劃躲藏招數,還要做好強大的心理建設,不管是同學真心關切還是虛情假意,都要保持微笑,不動怒,不反駁,既然交錢或包了紅包,起碼吃一頓粗飽,要不然,就真的虧很大,還不如不要出席。

反正同學那麼久,誰的底細誰不清楚,要虧要剮,無所謂啦,要不然怎麼有一首老歌這麼唱,「友情,人人都需要友情,不能孤獨走上人生旅程」啊!何況幾年過後,到了四十歲,五十歲,那些原本在前十年口頭修理過你或妳的同學,有人離婚啦,有人的另一半外遇啦,有人自己劈腿啦,他們或許會滿懷感慨,頭頂罩著烏雲,默默端著酒杯,靜靜走到角落,若有所思,或有感而發,突然把手搭在你肩膀上,用那種日劇主角才有的哀傷口吻說,還是一個人好。

你心裡突然也跟著秋風落葉惆悵起來,唉,早知這樣,前幾年幹嘛把我修理得那麼慘。然而同班同學的友情就是這麼微妙的東西,雖然報仇的時機來了,但是有些狠話,還真的說不出口,何況這傢伙當年在學校還罩過你,雖然想不起來究竟是微積分期中考還是統計學期末考,反正對方已經這麼慘了,那就手下留情吧!

如果只是被同輩修理,那也就算了,最怕那種家族之間的喜宴,阿伯娶媳婦啦,姑姑嫁女兒啦,好像就沒辦法那麼隨心所欲決定要不要參加,只要父母一聲令下,臭臉也得去。女人大約三十歲之前,男人勉強延伸到四十歲,一旦出現在這種場合,立刻變成親朋好友之間炙手可熱的相親作媒口袋名單,從第一道冷盤到中場的雞湯直到最後的水果甜點,先發九局,完全沒有被換下來的意思。有時候勉為其難撒謊說,有交往中的男友女友啦,這些親戚長輩就會開始放煙火,基本台詞如下:下一攤就是吃你的喜酒啦,哈哈哈哈哈哈~

等到女生過了三十歲,男生過了四十歲,還有膽量來參加這種親戚之間的喜宴,那就真的是神風特攻隊等級的自殺式攻擊了。你大概連魚翅羹或紅蟳米糕還是佛跳牆都食不知味,尤其新郎新娘敬酒的時候,少不了被同桌的那些很熟或很生疏或根本沒見過卻瞎起鬨的一干人等揪出來,「這個人還沒結婚啦,大家一起幫幫忙」那個當下,果然一小杯紹興是不夠的,來人啊,給我一桶~~江蕙姊姊不是說,「酒若落喉,痛入心肝」嘛,這時候還能開心乾杯,那必然抵達另一種境界了。

然而悲傷的是,單身不婚的人,就好像一直在繳會錢卻等不到收會錢的會腳,包出去的紅包就像越過全壘打牆的球,一直飛一直飛,猶如緯來主播徐展元說的,像「脫韁的野馬,斷了線的風箏,變心的女朋友」一樣,回不來了。更慘的是,某同學結第一次婚要包紅包,第二次結婚也要包,都已經翻臉警告過了,第三次還來,到底是怎樣啦~~

有時候想想,同樣是花錢,還不如花個一千兩千去吃五星級自助餐,好過三四千起跳的喜宴紅包還要吃得提心吊膽萬箭穿心,雖然也很想給結婚的新人祝福,可是自己處境那般艱辛,根本是一腳踩進老虎柵欄的小白兔,進退兩難啊!

不過剛剛已經說過了,人情世故就是身上甩也甩不掉的膽固醇小姐啊,套一句自我解嘲的名言,「這就是人生」~~(茶)

※ 本文摘自《只想一個人,不行嗎?》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