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蔡子強

如果要選出美國史上最偉大的三位總統,最多美國人選的,應該會是華盛頓、林肯以及小羅斯福。

前兩者,為人熟知,華盛頓乃美國國父,他結束英國殖民統治,為美國立國;至於林肯,則解放黑奴,更挽救了瀕臨瓦解的聯邦,兩人都可說是功在社稷。但說到小羅斯福,這位總統究竟有何豐功偉績,值得名垂不朽呢?

當然,最容易提起的,是他帶領美國克服經濟「大蕭條」,以及帶領盟國,打贏二次世界大戰,讓美國以及西方自由世界否極泰來,但他的貢獻並不僅止於此。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曾寫過一本書,《下一個榮景:政治如何搭救經濟》(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書中對羅斯福這位總統,可謂推崇備至。他說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羅斯福推行「新政」(New Deal)之前,美國是一塊貧富懸殊、經濟上極為不平等的土地,後來情況得以改變,財富能夠讓大部分人雨露均沾,中產階級得以形成和壯大,那並非隨著經濟成熟,因而自然而然地出現,反而是國家強力介入的結果,這種政府干預,就是羅斯福的「新政」。

克魯曼指出,羅斯福的新政當中有三大政策,包括:一、對富人大舉加稅;二、支持工會力量大幅擴張;以及三、藉著戰時的薪資控制來大幅降低薪資差距,都大幅扭轉國家貧富懸殊、經濟上充滿不平等的狀況。克魯曼表示很多右派認為:「如此激進的平等化政策會摧毀誘因,進而毀滅經濟。對獲利課重稅會導致企業投資崩潰;對高所得者課重稅會造成企業精神和個人創業萎縮。」「強大的工會將要求過度的加薪,帶來大量失業和阻礙生產力提升。」但結果,克魯曼認為「新政」成功地讓所得平等化持續很長的時間,超過了三十年,而那段平等時期正好是一段史無前例的繁榮期。

但在此要特別一提的,卻是其外交事蹟。

在國際外交舞台上,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都往往被視為深謀遠慮、機關算盡之舉,當中饒有深意。因此,為了避免誤解,在外交場合,那怕只是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往往都會十分拘謹。

偏偏美國,這個歐洲皇室眼中的化外之地,做起事來卻粗枝大葉,「肉麻當有趣」,表現往往讓那些「高貴人士」側目。

例如,當有貴客自遠方來,主人家自然隆而重之,擺出場面盛大、富麗堂皇、冠蓋雲集的國宴來款待,以示尊重。但偏偏美國,有時卻會反其道而行,以棒球、烤肉等這類尋常百姓家之物來款待貴賓,讓後者哭笑不得。但這些都罷了,更「離譜」的都曾出現過,那是甚麼呢?

那就是以「熱狗」來宴請平常尊貴的一國之君!

原來這個讓不少皇室匪夷所思的美國外交傳統,起源於一九三九年六月,主角就是羅斯福和英皇喬治六世。那時正是二次大戰的前夕,歐洲戰雲密布,英國大敵當前,為了拉攏美國支持,英皇喬治六世(是的,就是那位以口吃聞名的國君,也就是《王者之聲》一片的主角),毅然遠渡重洋,飛往新大陸,當親善大使,希望能夠與美國結盟。

大家要知道,這種美、英官方交誼在今天或許習以為常,但當時美、英仍未完全擺脫獨立戰爭時兩國所留下的創傷和心理陰影,關係仍然敏感、脆弱、心存芥蒂,而崇尚自由、平等的美國平民百姓,也對高高在上的英國封建皇室,沒有多大好感。於是這次英王喬治六世的美國之旅,便在心裡沒底、戰戰兢兢的情況下出訪。

在首都華盛頓的官方訪問結束之後,羅斯福再安排英皇伉儷到其鄉郊別墅大宅歡渡週末,這是為了顯示親善,也為了在一個較為放鬆的環境下,打開心扉說話。

但是堂堂一國之君,平素錦衣玉食,住的是瓊樓玉宇,忽然走到一間鄉郊大宅,只覺渾身不舒服,再加上前述兩國間的芥蒂,更讓他心存陰影,猜測主人家是否有心待慢貴客,向現在這個低聲下氣、有求於人的前殖民地宗主國君,還以顏色。

皇室與平民的交手

翌日早上,他們一起到鄉間的教堂參加主日崇拜。之後,便是歷史佳話的著名郊外露天野餐「熱狗外交」(Hot Dog Diplomacy)的現場。這是被喻為二十世紀最具爭議性的一次宴請,宴請英皇吃最平常的野餐餐點、啤酒,甚至是熱狗!很多人覺得這是美國人對英國皇室的不敬,甚至是羞辱,但羅斯福卻深謀遠慮,有心想用野餐,尤其是熱狗和啤酒,來拉近兩國的文化差距,讓美國民眾覺得英國皇室親近,或最低限度,不讓人覺得皇室高高在上,為之後可能要派出美國人的子弟兵到歐洲打仗,來支援英國,打好民情基礎。熱狗和啤酒,本來就是美國普通老百姓,日常最尋常不過的食物。

但要補充,當日的野餐,也不隨便,並非在草地上鋪張布,席地而坐,邊坐邊吃,而是布置有桌椅,只是在戶外用餐罷了。

說回食物,吃的不是甚麼山珍海錯,那倒也罷了,但料想不到,吃的竟然是熱狗!英皇伉儷兩人心裡更加七上八下。

皇室向來雍容華貴,舉止優雅,偏偏熱狗吃來,卻吃相難看,所以這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好生為難。

結果,還是英皇豁達,卸下心魔,把熱狗徒手吃下,還吃得津津有味,甚至還要了第二隻熱狗。他甚至仿效美國人吃法,把芥末醬塗在熱狗上吃,但卻不小心讓芥末醬滴在褲子上。

那麼,皇后又如何?她還是選擇以刀、叉來解決那隻熱狗。

翌日,《紐約時報》以頭版報導這「驚世」一幕,題為:〈英皇試吃熱狗,還吃了第二隻,並佐以啤酒〉(KING TRIES HOT DOG AND ASKS FOR MORE ANDHE DRINKS BEER WITH THEM.)

事後,全國都為熱狗而瘋狂。美國民眾對此反應甚好,認為英國皇室隨和及親切,能夠放下身段,紆尊降貴,與他們這些「化外之民」比肩,一起欣賞熱狗這味「國食」,一改他們一向認為皇室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形象。他們甚至認為,從英皇伉儷吃下第一口熱狗那一刻開始,彷彿他們便默認從此兩國可以平起平坐,無分高低。

一隻熱狗,被賦予如此重大的政治意義,這就是史上著名的「熱狗外交」。

後來,英、美兩國果然在二戰大戰期間締結了軍事同盟,共同對抗納粹德國,以及日本和義大利法西斯。
這個有趣的歷史故事,後來更在二○一三年拍成了電影《當總統遇見皇上》(Hyde Park on Hudson)。

註:本文取材自《The Roosevelts and the Royals: Franklin and Eleanor, the King and Queen of England, and the Friendship that Changed History》一書。

「熱狗外交」野餐菜單:
維吉尼亞火腿、煙燻火雞、牛排、小紅莓果凍、沙拉、焗豆、蘇打水、啤酒,以及──熱狗!

※ 本文摘自《大人們的餐桌》,原篇名為〈羅斯福的「熱狗外交」〉,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