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野信子

心跳與病態人格者的關連性

除了長相以外,有某些身體特徵能夠幫助判斷病態人格者。

譬如心跳數。已經有多項實驗結果顯示,心跳數與反社會傾向有所關連。那些天生心跳較慢,而且不容易心跳加速的人,較容易做出反社會行為。也就是說,兩者存在有強烈的正相關。

不僅如此,也有數據指出,那些靜止不動時心跳較慢的孩童,若是在十歲以前就與父母分開,成年後就容易成為暴力罪犯。西元1997年,英國劍橋大學犯罪心理學教授大衛.法靈頓所提出的研究論文當中寫有以上數據。

在人類的急速發育期,也就是幼年期,能夠看出心跳數與反社會傾向的特定關連。根據心理學家阿德里安.賴因於1997年所做的調查顯示,相較於三歲時心跳較快的孩童,三歲時心跳較慢的孩童在之後對人施暴或是做壞事的比例,是前者的兩倍。

阿德里安.賴因在香港大學進行休假研究時,曾經以622位學生為對象,調查「闖紅燈次數」等等與交通規則有關的個人習慣,同時蒐集實驗對象的心跳數據。結果顯示,闖紅燈者與不闖紅燈者在心跳數據上出現顯著差異。越常闖紅燈者,心跳越慢。

雖說某些區域的文化認為闖紅燈稀鬆平常,有些區域則並非如此,實驗結果也會受這些因素影響(香港對交通規則看得較嚴格)。但既然光是無視交通規則與否,就會讓心跳數出現顯著差異,那麼在犯下嚴重的反社會行為時,心跳數的差異應該會變得更加顯著。

美國知名臨床心理學家尼爾.雅各布森(華盛頓大學教授兼臨床研究中心所長)與約翰.高特曼(華盛頓大學教授)發現,當一個冷靜的施虐者(可能是病態人格者)在打老婆時,心電圖顯示他其實比安坐在扶手椅上還要輕鬆自在。

在介紹連續殺人護士¬珍.托潘的案例時,我已經稍微提到,男性有暴力與反社會傾向的比例較高。為什麼會這樣呢?時至今日,學界仍然給不出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有學者推測,這是因為男性的心跳每分鐘平均比女性慢6下。

抑制心跳加快的能力

但是,心跳較慢,為什麼會與暴力和反社會傾向扯上關係呢?

對此有幾個假設。

正常人若是把他人從樓梯上推落,或是做出行竊等違反道德規範的行為時(或是正準備進行這些行為時),心跳會加快。心跳一加快,就會開始感到不安,甚至陷入恐慌狀態。這是一個信號,會讓當事人因此感到自己「不可以做這種事」,進而反省、停止這些行為。也就是說,心跳變化是一個抑制器,會幫助當事人思考自己接下來的行為是否沒問題,是否會造成危險。如此一來,普通人就不敢隨意將那些會使自己心跳加快的行為付諸行動。

但是,對於即便做出背德行為,心跳數也不會上升的人來說,就不會因為「我不能做這種事」「我不可以這樣」等念頭而及時踩剎車。因此他們較容易做出反社會行為。

除此之外,在遇到危險狀況、緊張場合時,心跳較慢者也比較無感。普通人在感覺到危險時,心臟都快爆炸了,但原本心跳數較低的人,心跳變化卻幾乎不大。因此他們也較難理解普通人為何會如此不安。也就是說,他們能輕而易舉地跨過普通人難以橫越的界線。換言之,心跳較慢者的感受原本就與普通人截然不同,因此他們缺乏同理心,也較容易從事反社會行為。

或是可以假設「心跳數較慢的人,容易因為心跳數較低而感到不快,因此他們會追求強烈刺激,藉此將心跳提高到恰到好處的水準」。心跳較低的狀態,其實也可以說是大腦運作趨緩的狀態。當事人會感覺腦袋昏沉、思緒緩慢。這種感覺令人不悅,因此當事人可能會為了讓大腦活化,而從事能夠帶來刺激的暴力行為。

另一方面,心跳數值不易上升的特質,其實也能夠對當事人以及整體社會帶來正面助益。

譬如哈佛大學的研究學者史丹利.拉秋曼就以資深拆彈員為對象,比較其心跳快慢。他將拆彈員分為「曾受勳組」與「未受勳組」,測量他們在進行需要高度專注力的危險任務時,心跳有何變化。結果令人驚訝的是,「曾授勳組」在執行這類任務時,心跳反而趨緩。

這類研究在在顯示,心跳數較慢與人格特質有關,屬於某種資質。

也有許多病態人格者是企業經營者或是律師,而不是罪犯。病態人格者心跳較慢這件事,也能夠幫助佐證以上情形。當他們面臨在觀眾面前做簡報,或是在法庭上辯論等場合時,普通人可能會因為緊張而難以正常發揮,但是他們卻因為心跳數值不易上升而能夠採取冷靜的行動。

病態人格者的智商較高?

而病態人格者的「智商」又如何呢?

由於受到某些以病態人格者為題材的創作作品影響,相信有不少人對病態人格者抱持「IQ較高」「天才」等印象。

但事實上,病態人格者與普通人的平均IQ沒有太大不同。統計數據顯示,兩者的IQ並沒有顯著差異。若是以社會化程度高低為重點進行分類,病態人格者的IQ甚至平均較低。綜合而言,病態人格者並沒有特別聰明,其中既有聰明人,也有笨蛋,就跟普通人族群一樣。

大家之所以容易誤以為病態人格者的IQ較高,是因為他們能夠輕易跨越普羅大眾不會去做,以至於難以跨越的倫理限制。或是該說,他們從來就沒有意識到這些倫理限制的存在。

普通人大多奉行性善說,認為自己和旁人都會恪守規則。這些規則包括「不可以說謊」,以及科學家認為「所得出的結果一定要符合科學程序」等。

但是當一個人能稀鬆平常地無視這些規則,同時不抱持任何罪惡感時,旁人就很難發現其中有什麼蹊蹺了。因此普通人很容易產生「病態人格者都很聰明」的錯覺。這可以說是一種認知偏誤,當事人會設法從那些行為舉止不同於常人的對象身上,找到一些特殊能力。

但是也有研究結果顯示,那些在病態人格者之中較不具有暴力傾向與衝動的組別,在智力表現方面優於普通人。

※ 本文摘自《病態人格》, 原篇名<病態人格者的心理與生理特徵 >,立即前往試讀►►►
※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