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莉莎‧萊文;譯╱鄭煥昇、謝雅文、廖亭雲

直到十八世紀,生日蛋糕才真正開始流行,原因也是歷經食材和設備普及的分水嶺,這一點已經在前文提過數次。此時的紀念蛋糕成為大眾皆可享用的特殊甜點,而不只限於菁英階級。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在生日蛋糕蔚為風潮之前,對年齡的記錄並非十分精確,許多非中高階層的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幾歲,又或者究竟在哪一天出生。

一八三六年英國實施《出生和死亡登記法》(Births and Deaths Registration Act)之後,情況大不同,這是英國首次規定必須在出生當日完成登記,和教會登記信徒受洗是截然不同的做法(後者可能會在嬰兒出生後數個月或甚至數年之後才進行,而非英國國教信徒的百姓則根本不會受洗)。

自古以來,人類便有用蠟燭裝飾甜點佳餚的習慣;正如我們在第一章和第二章談到的,煙和火在異教及羅馬傳統中都有特殊意義,希臘人甚至會用蠟燭讓點心如月亮般發光,事實上,據說圓形生日蛋糕的起源,是紀念希臘月亮女神阿蒂蜜斯(Artemis)生日的慶祝儀式。

早期的基督徒並沒有紀念生日的傳統,他們認為產子是一段危險時期,因為出生象徵一個身負原罪的新靈魂來到人世,不過漸漸的,慶祝基督生日的活動更為普遍(於是耶誕節也隨之成為歡慶的時節),這股風潮也逐漸轉移至個人的生日。然而,蛋糕與蠟燭一直到中世紀才合流成為常見的慶祝傳統,因為當時德國地區興起了所謂的「兒童日」(kinderfest),在這一天,除了要慶祝壽星的生日之外,也要慎防據說當天特別具威脅性的邪靈;而德文的蠟燭「lebenslicht」有「生命之光」的涵義,因此要讓蠟燭燃燒一整天以保護壽星,直到晚餐結束後,才能熄滅蠟燭並且切開蛋糕享用。

這種特殊用途的蠟燭迅速成為「幸運」或「愈多愈好」的象徵,有些家庭除了擺上代表孩童歲數的蠟燭之外,也會加上更多象徵祝福的蠟燭,而據說吹熄蠟燭後產生的煙,會將壽星的願望帶往天堂。生日蛋糕傳統不僅傳播至歐洲各地,也隨著德國移民來到美洲,並且在此落地生根,成為生日慶典中日益重要的元素。

與孩童文化密不可分

十九世紀間,生日蛋糕又增添了兩項特色,一是自成一類更加華麗的夾層蛋糕,例如美洲的生日蛋糕整體而言漸漸變得時髦,又有足以彰顯其特殊性的裝飾;另一項特色則是蛋糕演變成與孩童相關的消費文化一環──基本上就是一門銷售童年體驗的生意。兒童史學家針對這股潮流提出幾種解釋,包括:家庭規模縮小,因此家長有能力投注更多金錢在每位孩童身上;或是嬰兒與幼童死亡例降低,也可能使得父母願意付出更多感情照顧孩子(儘管這種過時又怪異的說法已經遭到學界判定為不太可信)。

隨著中產階級家庭愈加富有和樂於消費,商人也趁勢推出各種花錢之道,從嬰兒床和嬰兒車,到參加生日派對、受洗儀式、堅信禮(Confirmation)和猶太成人禮(bar/bat mitzvahs)的玩具、服裝和用品。而蛋糕就像橫幅、氣球、特殊服裝和新玩具一樣,都是儀式慶典中新穎而日益普遍的元素,意在凸顯童年紀念活動的重要性。展現維多利亞女王家族聚會和樂景象的近身肖像(例如所有子女不拘禮節、滿心喜悅現身在家庭耶誕聚會中),更是加劇了這波消費習慣的變革,甚至演變成主流風潮。

十九世紀晚期,專業烘焙坊開始客製化生日蛋糕,在蛋糕上裝飾起具有個人風格的文字,而到了一九二○至三○年代,眾人皆知的「祝你生日快樂!」歌曲開始在各地傳唱(改編自一八九三年肯塔基州一所學校的歡迎歌「大家早安」[Good Morning to All],由帕蒂[Patty]和米爾德麗德.希爾[Mildred Hill]姊妹作曲),當然也絕非偶然。理論上,生日快樂歌從一九三五年起就受到版權保護,不過在二○一五年,加州的一位法官裁定歌曲版權僅適用於單一特定的鋼琴編曲,因此無數孩童可以無須負任何法律責任地歡唱生日歌。邁入二十一世紀之際,生日,尤其是兒童的生日,已成了一門大生意。

具有造型和裝飾的生日派對蛋糕

進入一九二○年代後,慶祝和童年的語言不停進化:一九二八年,英國版《時尚好管家》雜誌發表一篇以「派對蛋糕」為題的文章,並且形容它「堪稱為所有派對中最重要的物品,尤其在小朋友眼裡更是如此」。而在戰後時期,物資配給制進入尾聲,加上中產階級疏散至郊區,為居家廚房增添一股新色彩,也帶入各種外型的蛋糕食譜,像是放入蛋糕模烘烤,或是切開後再重組成大型方形蛋糕。出於興趣的蛋糕裝飾技藝蔚為風潮,大量的裝飾用產品也開始進入大眾市場,母親與主婦已經不再需要為戰爭付出勞力,因此可以投入更多時間在烘焙上,滿足家中小孩對生日蛋糕的要求(我們會在最後一章討論整體而言為小孩做蛋糕對女性本身究竟是不是好事一件)。

接著在一九三○年,厄爾瑪.隆鮑爾編寫《廚藝之樂》時,這類蛋糕已經相當普遍。由於蛋糕模具非常容易取得,第一版《廚藝之樂》還介紹了如何製作小羊造型蛋糕,隆鮑爾建議讀者為蛋糕鋪上白色糖衣和椰子粉,然後在小羊脖子繫上有小鈴鐺的藍色緞帶。儘管隆鮑爾並未將小羊蛋糕歸類在生日蛋糕,卻也指出這是小孩的最愛。隆鮑爾用她直言不諱、冷面笑匠的經典風格,告訴讀者從烤盤拿出蛋糕時,不必擔心小羊的頭部會掉落:「因為大概很難不掉下來。」不過斷掉的頭部可以用牙籤小心修復。然而這類精緻的蛋糕雕塑,其實並不是全新的流行:英國食物歷史學家朵洛西.赫特利(Dorothy Hartley)就曾記錄過一種「刺蝟蛋糕」,將橢圓形的蛋糕體浸入雪利酒,並且用剖半的杏仁做成刺加以裝飾;雖然赫特利沒有記載刺蝟蛋糕問世的精確時間,卻指出本體是海綿蛋糕,可以推斷源於十八世紀晚期(當然也有食譜是從十九世紀中期流傳至今)。

我們將在下一章詳談名主廚亞歷西斯.索耶(Alexis Soyer),他將蛋糕雕塑推向另一個層次,開創出視幻覺(trompe l’oeil)料理,如「驚喜冰凍羊後腿」(Haunch of lamb glacé en surprise);所謂的「驚喜」就在於後腿肉其實是一塊精雕細琢的蛋糕,由貨真價實的黑醋栗果凍和葡萄酒汁製成。總之,開始專為兒童生日派對製作有造型和裝飾的蛋糕,無疑是戰後時期有閒階級的童年經歷轉變的一部分,而這股風潮在短期內變得更加流行。一九八○年代的調查顯示,英國北部育有年幼兒童的兩百個家庭之中,有九成三的小孩會收到生日蛋糕,且橫跨各個社會階級。

※ 本文摘自《蛋糕裡的文化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