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力雄

跟綠妹在一起,總覺得時間太短,李博卻不得不跟著按點來領他的服務生回包間。鞋老闆正在看美國之音中文電視的中國政局對話。除了涉外賓館客房,中國其他地方禁播外國電視。水晶宮有客房但不是賓館,提供國外電視是打擦邊球吸引顧客的服務之一。電視中四位嘉賓分別在做最後陳述。鞋老闆顯然關注這個話題,只對李博擺了擺手,眼不離電視。其中的三位嘉賓相互雖有分歧,總體都認為中國社會危機重重,內外交困,共產黨政權離垮台不遠。只有一位年輕些的作家認為沒那麼簡單,無論從歷史還是從現實看,專制都不是必然走向自由民主,正義也不見得一定戰勝邪惡,實際上反面的例證更多。隨著技術進化,今天的統治技能更比過去強大許多,反對力量越發不是對手。中共統治達到專制權力的頂峰,很可能還會長久存在下去。

李博乾坐一旁,懊惱來早了,不如跟綠妹去她房間多坐會兒。然而要靠鞋老闆每次帶綠妹來北京,不好失禮,晚飯得談他帶來的資料。看得到鞋老闆在攤開的資料上做了不少標記。李博給的只是製鞋材料的技術信息,從未透露鞋聯網。鞋老闆一直搞不懂李博到底在做什麼,也不明白國安委信息中心為何管製鞋材料?一涉及這個話題李博便語焉不詳,處處搪塞,好在鞋老闆關注的是掙錢,並不深究。

人可以不用手機,卻不能不穿鞋。僅從這一點,鞋聯網也比手機更便於監控。只是鞋不能像手機卡那樣搞實名。人人好幾雙、幾十雙甚至上百雙,隨時更換。十四億中國人的上百億雙鞋如何一一對得上主人?這是鞋聯網的主要難題。不過有大數據系統,歸根結柢是個數據處理的施工過程。刷卡或網購買鞋的買主是清楚的,與其戶口信息相連,根據買的是男鞋女鞋或童鞋就對得上是家裡哪個穿。只要一雙鞋被確定,從鞋碼上就能把穿鞋者的其他鞋都確定。這看似繁瑣,但查找和匹配都是由電腦進行,得到結果只是需要多少算力和時間的問題。

人常穿的鞋一般兩三年就更新,因此多數人在鞋聯網試運行的這幾年都換成了有 SID 標籤的鞋,於是便進入了鞋聯網的監控。在地攤用現金買的鞋確定不了買主無所謂。那都是底層人,鞋聯網能通過鞋判斷性別、年齡段,從統計角度瞭解流動趨勢、人口分布就夠了。需要精確監控的主要是城市人,尤其是精英階層。其中高檔鞋最受重視,穿者不是富人就是官員。進口鞋過海關時,也會被祕密印上無痕奈米環作為SID標籤,照樣被鞋聯網監控。

鞋老闆對電視裡的作家發言頻頻點頭,對其他嘉賓表示不屑。但是他把李博冷落一旁,全神貫注,說明不屑只是因為聽到的和他想聽的不一致。「那兩爺爺一奶奶都有六、七十了吧!幾十年進不了國門,中國不出點事就等於白跑出去空耗一輩子。只有中國一塌糊塗他們心裡才舒服。我看他們必定連骨頭都回不來。」

「哪兒的黃土不埋人。」李博對討論政治從來沒興趣,加上知道議論政治有風險,能不說就不說成了習慣,說也是應付。

「他們哪甘心啊?」鞋老闆也非真熱中政治,只因為政治牽扯經濟,歸根結柢影響到他的錢包。「問題是他們有那本事嗎?沒錯,共產黨是從幾十人起家,可那時到處有空鑽,什麼都能長。老毛有井岡山可上,還有延安可躲,現在的國家半點縫沒有,露芽就鏟平!就像你李工跟農村小妹睡個覺都得費那麼大勁躲躲藏藏,當年的共產黨放到今天來照樣啥都搞不成!」

李博當然知道,僅一個貨幣電子化就讓多買兩把菜刀都會被算法歸為異常。不過他無意附和鞋老闆,什麼都沒說。吃飯時鞋老闆意猶未盡,繼續高談闊論。

「就算那幾個老傢伙說的全國平均每天三百多起群體鬧事,三百個防暴隊不就夠了!每個防暴隊五百人,配二十架直升機,只要敢開槍就行!一桿槍輕鬆打得散一萬烏合之眾,鬧事就不會擴大。三百個防暴隊不才十五萬人,共產黨可是有二百萬軍隊,一百萬武警再加六百萬警察呢!」鞋老闆上的學不多,卻特別善於數字。

「所以說共產黨萬歲嘛。」李博回了一句挑不出毛病的話。聽得出鞋老闆這麼說是自我打氣。他罵的兩爺爺一奶奶畢竟都是資深學者,論證頭頭是道,數據充分扎實,讓鞋老闆展望前景不免擔心。他是把自己的命運和共產黨綁在一起。黨要垮了,就得玉石俱焚。

「萬歲不用想,地球在不在還不知道呢。反正我這輩子看不到變天,別說那些老傢伙了。」鞋老闆指指關掉的電視屏幕,好像嘉賓們還在那兒。他似乎被自己說安心了,仰脖乾掉杯中酒,喉頭骨碌,長舒一口氣。鞋老闆不知道,李博卻非常清楚,在鞋聯網的監控對象中,鞋老闆的級別相當高。每天一舉一動都留下詳細檔案。李博眼下負責的「性鞋距」項目,記錄與鞋老闆上床的女性已經過百。每個女性的個人信息都從大數據系統梳理出來,形成詳細檔案。

跟鞋老闆說完新製鞋材料,李博回家換上鞋聯網能認的鞋,帶上監控系統能跟蹤的手機,開車去到辦公室。因為性關係大都在夜裡發生,實時觀察「性鞋距」比事後看存檔有激發感,李博有時會自行安排上夜班,無需與他人配合,時間靈活。

測量鞋距是由李博負責的一個鞋聯網應用項目。因為人的每隻鞋都有 SID,便能隨時精確測量兩腳距離,得知人的形體姿態,以及鞋是否穿在腳上;再通過測量與他人鞋的距離,判斷與他人的空間關係和相互姿態,生出鞋聯網監控的一個特殊內容──性關係。

現在官員搞男女關係都精了,會把手機電池取出,或放進冰箱屏蔽。打電話都說暗語,就算聽到點曖昧,也不能確定是否發生性關係。手機定位誤差常達數米,看到兩個手機相互接近,哪怕誤差只兩米,也沒法確定人家是在同一房間。何況只要沒有真監聽到嘿咻聲,人家即使在同一房間,也可能是在一塊抄黨章呢。而鞋距的測量誤差是三釐米。當男鞋和女鞋挨那麼近時,除了擁抱很難想像別的姿勢吧。若是同一人的鞋距過寬,或腳位不正常──如兩個鞋尖方向相反,如果不是瑜伽師,就可以斷定鞋沒穿在腳上。當同房間的男鞋和女鞋都不在腳上時,你說那是在幹什麼,還需要偵察科長分析嗎?何況還有大數據系統,比如男鞋女鞋隔兩米遠,鞋尖方向相反,鞋距也正常,是什麼情況拿不準。這時調出酒店房間布局圖同比例疊加,顯出兩雙鞋之間是大床,兩雙鞋距離不變且不動不會是背對背站在大床兩側練功或反省吧?除了各在一邊脫鞋上了床,還有別的什麼可能?這種可以當做確鑿證據的鞋距,在鞋聯網術語中叫做「性鞋距」。

查這事兒無聊嗎?黨可不這麼看。這是反腐的重要內容。腐敗幾乎沒有不和性連在一起的,也往往會在性問題上暴露出來。中國政治從來對性關係高度關注,那是最容易打垮對方的抹黑手段和要挾籌碼。因此性鞋距項目由國安委辦公室主任親自領導。即使在鞋聯網系統內部,知道這個項目的人也沒幾個。

鞋聯網沒日沒夜地測量和記錄所有鞋距,篩選出性鞋距,把婚姻關係去掉,所有婚外性關係詳盡存檔──時間、地點、參與人數、進行時長……對監控名單上的人會擴展調查,追查性對象的身分和歷史,包括以往與其他人的性關係,挖掘更多可以做文章的內容,再交給做決定的人考慮如何利用。

※ 本文摘自《大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