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鍾文榮

只要經濟景氣與就業出現瓶頸,搶當廟公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某宮廟最近登廣告徵求一名廟公,月薪兩萬元,短短三天約兩百人詢問,四十餘人去應徵,求職者有大專學歷、退休郵局局長、講師、曾任公司負責人。

廟公要住在廟裡,每個月只放一天假,工作時間為每天下午三時至翌日上午九時,清晨五時要開廟門,晚上十點半關廟門。算一下,廟公一天的工作時數是十八個小時,如果按勞基法,月工作時數早就超標了,廟公算是一種血汗職業嗎?

廟公要有十八般武藝

小時候常聽大人開玩笑,說失業時可以去當廟公,然而這種說法意味著只有在無計可施時,再考慮去廟裡當廟公,貶抑的味道相當濃厚。印象中我沒見過年輕的廟公,普遍上廟公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主要是需要長年住在廟裡,待遇無法讓人眼睛一亮,當然很難讓年輕人願意投入這個工作。但在經濟不景氣時,到廟裡當廟公也是不錯的選擇,大型廟宇給的福利有時不輸一般企業,還能學到宗教禮儀、典故,與活動企畫。這年代到廟裡求職,還滿炫的。

過去,廟公通常是老一輩的街坊鄰居擔任,但現在宮廟會在網站公告,或在人力銀行公開徵才,一切福利制度相當透明。但現在當廟公一點也不輕鬆,一則宮廟太多,競爭者眾;二則大環境不好,失業者多,廟公也要有競爭力才行。其實現代廟公任務繁重,不僅要背負香油錢業績,還得促銷宮廟提供的宗教服務。

臺灣有登記的廟宇約六千六百間,以一間廟一個廟公計算,想當廟公的機會其實不多。以上述宮廟開出的待遇與工作時數計算,折合時薪約四十三元,只有政府規定最低時薪一百二十元的三六%。薪資這麼低,但還是吸引很多求職者,這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不太相信這些求職者是因為宗教熱忱而不顧代價,我比較在意的是這些求職者的機會成本怎會如此低?

在臺灣工作難找,實質薪資也連年下降。大學生的平均起薪落後二十年,這代表臺灣的產業結構與勞工政策出了大問題。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去廟裡當廟公如何?其實這是一個相當特殊的行業,在過去廟公都是義務職,即使有薪資也約在一萬八千元上下,這薪水要養家活口恐怕很難。此外,廟公的工作是掌管一廟的香火,大小事都要做。說廟公是宮廟的執行長也不為過,只是小宮廟的廟公得兼撞鐘。

廟公的另一項工作是扮演神明與信徒的中間人,還必須精準傳達神意。中華道教玄學研究協會網站資料顯示宮主、廟公應有的能力:應有正確的宗教信仰觀念,要懂得基本的祭拜禮儀、對各神佛要有基本的認識。當信徒來問事,要有能力立即為信徒解疑,譬如有孩童受到驚嚇,要有收驚的本領。有人被沖犯到,要能判斷出何原因,譬如經詢問或觀察眼睛是否有紅絲,耳根或印堂是否浮現青筋,或以米卦等方法來判斷再對症處理。還要有解籤詩的能力,熟知籤詩上的歷史典故、瞭解籤詩的寓意。最好懂得「手卦──掐指神算」、簡易卦,能馬上為信徒斷吉凶。最好還要習得風水、擇日、姓名學、紫微、八字和易卦等學問,還有學會神明開光、制送白虎、天狗、五鬼、官符、病符、喪門、安太歲等十二太歲運訣。由此可見,當廟公不是一件輕鬆的差事。

在網路上有幾則徵廟公的告示,其中一則提到:

要身體健康,退休者優先,無家累、需住本宮,初中、國中畢業,能通國、臺語,需識字能寫能聽,請先將履歷表送至本宮並等候通知。

另一則在徵廟母︰

惟宮威名四海,廟務浩繁,誠徵廟母一職,掌理廟公食、衣、住、行、娛樂,以佐廟公治宮。

這年頭不僅有廟公,連廟母都有,還要輔佐廟公治廟兼管廟公的食衣住行娛樂,可見有些大宮廟的廟公分身乏術,還得有個特助來幫忙。

廟公、廟母有人搶著當,問題是如何能勝出呢?因為這工作是當神明的人間代理人,自然要經過神明的「面試」才能決定錄取與否,而最公平的方式就是擲筊決定。

※ 本文摘自《拜拜經濟學》,原篇名為〈廟公是個好職業嗎?〉,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