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昱丞

自以為是的傻子
創業前,原本以為只要秉持「讓台灣茶的美好,更貼近每一個人生活」的理念,每天認真把茶泡好,就能夠朝著理想,大步向前行。創業後, 才深刻體會「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

最初,在台北市東區 216 巷租了一間 60 坪的店面,店門口有一棵櫻花樹,是房東先生 40 多年前買下這間屋子時,親手栽下的。樹長得很高很好,每逢櫻花開,都會吸引許多路人駐足拍照。當時,能夠租到這個店面,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因為在這個精華地段人潮超級多,於是我樂觀地預估,前三個月,就可以做到損益兩平,然後第四個月開始獲利。那時有人提醒我,這樣的預估太天真,但當時我對這樣的說法,嗤之以鼻。

把店面租下來之後,我付了三個月房租裝修,在裝修完畢後,也沒有馬上開始營業,又繼續付了三個月的房租,研發測試「紫砂壺手沖冰鎮茶」的流程。因為已經有多年的泡茶經驗,我知道要泡一杯好喝的熱茶不難,但最困難的地方是,要研發出一套帶有表演觀賞價值的沖泡流程,達到吸睛效果且兼具體驗感,更重要的是,必須要在「短時間」泡出一杯好喝的「冰茶」。於是,透過開放式吧檯的設計,搭配現代簡約的風格,讓這場表演有了舞台;透過茶葉量、水壓、水溫的控制,成功將茶飲製作的時間,壓縮在大部分的人所能接受的範圍;透過冰鎮的方式,直接將冰茶還原出熱茶的風味。當熱茶澆淋在冰塊上,冰塊裂開的聲音,為這場視覺表演增添聽覺的美好饗宴,而且在看表演的同時,不 時還能聞到茶香,最後運用實驗室的長腳漏斗,緩緩將茶湯倒入獨家設計的隨身瓶,看著茶湯緩緩流入,整個心也寧靜舒暢了起來。

不瞞您說,成功設計出這個流程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天才!但如果說時間會證明一切,那麼僅僅用了 180 天,就證明這個自以為是的天才,其實是一個傻子。

京盛宇 創辦人——林昱丞(文經社提供)

180 天的體悟

對於營運狀況過度樂觀,在籌備期間花了太多錢,沒有預留足夠的周轉金。開業後前三個月的營業額,竟然連原先預估的一半還不到,第四個月當然沒辦法開始獲利,從 9 月 27 日開幕之後,到第一次見到櫻花開, 短短半年,就已經把 500 萬的資金賠光了。那時候心裡一直想著,明年還能看到這棵美麗的櫻花樹嗎?

在燒錢的過程中,壓力很大很痛苦,常常痛苦到很想哭,但想哭卻哭不出來,因為那種感覺不是單純的哀傷,而是內心交織著錯愕、慌亂、恐懼、無助。錯愕,是因為認為這麼棒的產品,怎麼沒有一炮而紅,立刻受到注目?慌亂,是因為覺得自己已經把所有的事做得很完美了,怎麼業績還是跟想像中差了十萬八千里,唯一跟這個十萬八千里相差不遠的,就是每個月的業績差不多就是 18 萬。恐懼,是因為每個月要付 12 萬 的房租,加上人事費用、原物料、管銷費用……等等,所以銀行存款下滑的速度,始終保持極速而沒有減速的可能。無助,是因為做了很多新的嘗試,好像都沒有什麼用,無法扭轉經營的慘況,眼看就要到下次的發薪日,可是已經沒有錢發薪水了,到底該怎麼辦呢?

這 180 天,過著完全無休假的日子,每天十點開店做清潔準備工作,到開始營業後望著空蕩蕩的座位,白天偶爾進來一兩組客人,難掩心中的興奮,總是滿懷笑容服務,後來可能持續好幾個小時都沒有客人。晚飯後客人會稍多,又因為想多接一些客人,於是營業到晚上十二點,假日營業到凌晨兩點,看看是否因為讓客人坐久一點,客人會願意常常來。打烊之後掃廁所、把戶外桌椅收到室內,最後點開收銀機結帳,結果數錢算帳比泡一杯茶還快,不用三分鐘就算完了。因為平日的營收常常不到三千元,最慘的時候還只有幾百元,假日最多也只有一萬左右。沒有休假,頂多只是身體上疲累,可是加上營業的慘況,是身心俱疲,現在回想那段日子,還是心有餘悸。

這 180 天,很累、很難、很苦、很痛,一旦選擇放棄,就再也不累、不難、不苦、不痛,但可能從此以後,只能在家自己獨享啜飲,再也沒有機會讓心中理想的台灣茶,更貼近每一個人的生活;一旦選擇放棄,肯定會讓原來相信我、支持我的股東失望透頂;一旦選擇放棄,是不是代表多年來我對於茶道的心得,乃至嘔心瀝血設計的紫砂壺手沖冰鎮茶, 這個心血結晶,其實就像食神煮的雜碎麵一樣,是失敗中的失敗。可是,經過這半年的時間,多少也培養出一些熟客,熟客對於這個產品還 是給予高度評價的,如果不是產品的問題,是不是值得再努力、嘗試一 下呢?

在那個萬念俱灰的過程中,我突然想到《灌籃高手》裡頭安西教練說過的話:「現在放棄,比賽就結束了。」這句話,著實救了那時的我。但如果不放棄,心情勢必得振作,心態勢必得調整。於是,我不再感到無助,只想趕快找到新的資金,能夠順利發薪水、付房租;我不再感到恐懼,因為最差就是倒閉,現在跟倒閉其實也沒什麼區別;我不再感到慌亂,因為問題始終在那邊,正視它、面對它、解決它,無法解決就是方法不對,趕緊調整方法再解決。當然更不需要錯愕,事實證明沒有懷才不遇的天才,只有把事情想得太簡單的傻子。

正因為不放棄,終於出現一個轉機,2010 年 11 月的時候,京盛宇受邀進入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設置一個外帶茶飲攤位,花博的人潮很多,半年期間,讓我第一次體會到賺錢的感覺,最高紀錄一天賣了 2,000 杯,那時候真的好希望花博永遠不要結束。

櫻花樹下的轉機

在花博獲得第一次小小的成功,讓我對於自己的產品有了信心。同時, 也做了許多從花博導客到 216 巷門市的各種嘗試,也因為手頭稍微寬裕,開始調整菜單,研發新的餐食、甜點,但從結果來看,這些努力所增加的營收,只是杯水車薪,門市的業績依舊低迷。我開始清楚意識到,現在這個地點非常不適合繼續發展。那麼,如果有一筆資金,能夠讓我重新開始,選擇一個小坪數的空間,能夠單純以茶為主,能夠把台灣茶體驗做得更好,那麼應該可以更接近我的理想吧!可是在花博賺到的錢, 其實也只能剛好填補門市的虧損,還是無法攢出多餘的錢,在新的地點嘗試新的模式。所以,那時候,我每天都一直祈禱,能夠出現一筆資金,讓我能夠另起爐灶、東山再起。

就在我一直幻想著,能接到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時,有一天房東來找我, 說 7-11 想要這個店面,他們開的房租比現在高一倍。房東說完之後, 緊接著說:「平心靜氣思考一下,或許換個地方,你會做得更好。」說實話,當時聽完這段話,完全無法平心靜氣,簡直雀躍三丈,因為終於出現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讓我有機會離開這裡,於是,我立刻想好對策,以能夠獲得最多賠償金為原則。其實這個店面,原先是一個住家, 簽約前我心想:「如果要當店面使用,勢必要投資許多裝潢費用」,於是我跟房東簽七年的長約,總共花了 300 萬裝潢,現在即將租滿兩年,於是我跟房東溝通,能否賠償當初裝潢費用的七分之五呢?有法律背景的我知道,即便房東違約,也不需要賠這麼多錢。但是沒想到,房東一口答應。因為有了這筆錢,讓我有機會重新調整,從百貨專櫃再出發。

儘管離開 216 巷好多年了,還是常常回想,幸好當初沒有放棄,不然就沒有機會在花博,得到續命的機會;幸好沒有放棄,不然我永遠不會明白「人間處處有溫情」,而且竟真有一位長得很像安西教練的房東先生, 願意這麼用力地扶了我一把。每年到了櫻花開的季節,我都會偷偷回到那個店門口,看看花開得好不好,我知道,只要不放棄,在創業這條路上,總能遇見櫻花開。

※ 本文摘自《京盛宇的台茶革命》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