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吳文捷

   
騎著腳踏車穿梭在大城(Ayutthaya)傾頹的寺廟之間時,我是那麼地渴望有一台時光機,讓我回到緬甸摧毀它之前的盛況,一覽這個世界上曾經數一數二繁盛的偉大城市。今天僅是走在它那殘垣斷瓦之上,仍可感受到一種澎湃的美與莊嚴,那就是大城,Ayutthaya的魅力。

大城位於曼谷以北約兩小時的車程,大多人皆透過火車抵達,我則選擇了便宜又快的小巴。往大城的小巴除了我一遊客,僅有當地人。若非再三確認,我的確搭上了往大城的車,幾乎懷疑自己坐錯了車,否則怎麼都沒有同路人?大城怎麼說也不該如此冷清。答案就是大家都搭火車。在大城傳統市場附近下車後,我馬上就籠罩在一頭霧水中。找不到網路上說的可以租腳踏車的地方,問當地人,他們大多不是聽不懂英文就是不清楚。路過一個賣包子的攤販,我決定先買幾個包子當早餐,墊墊肚子之時也冷靜一下。旅行,往往是越急越沒用。其實租腳踏車的那條街就在小巴下車處同一條街的前方,過了馬路往前繼續走街景馬上一變,情侶檔、家庭組或單身的歐美旅客不是在喝咖啡便是準備租腳踏車遊大城。我花的四十泰銖租了一台性能優異的腳踏車,開始漫遊大城。不知道該說泰國人相信人性,還是純粹懶得想那麼多,租一台腳踏車除了留下一個電話,既不需要押金也無需證件。騎腳踏車逛大城很簡單,跟著同樣騎腳踏車的人群走就對了。不然朝著遠方高聳的佛塔前進也差不了多少。

由紅磚所建的寺廟遺跡散佈各地,隨處可見的一個佛塔都讓人驚嘆。而這些我們所看到的僅不過是它曾經的一角,就已如此令人折服,那麼幾百年前它本來的面貌又是何種盛況?後來在清邁認識的朋友說凡是使用紅磚建造的建築,基本上都有著一定的歷史。漫步在大城那與僧侶袈裟相似的紅牆之間,莊嚴之感油然而生。那是一種先前面對曼谷金碧輝煌的廟宇所沒有的情緒。到底是殘敗的遺跡更能激發人類的情感,亦或大城的寺廟確實比曼谷的來得更有魅力。在被緬甸軍放火燒毀一切之前,大城的建築外觀想必也是金光燦燦,一派耀眼奪目。很難解釋,不過大城的遺跡著實地讓我產生了一種少有的崇敬之心。高大的圓柱、層層往上攀升的佛塔,長方形的佈局,很多細節都已不在,剩下的僅是骨架,然而那些就已夠讓人深深地體會到這城市的力量。

曼谷的寺廟同樣也高大雄偉,只不過不知道怎麼地就少了大城的感染力。就像現今世界各地所建造的巨大宗教雕塑一樣,儘管它們可能比以前的都更高、更大,但就是沒有那種令人油然而生的敬畏。那樣的情感在當代高大、表情單一、缺乏生命力的雕像上我們很難找得到。但卻可在大城斷了頭、缺了手或腳的佛像上輕易獲得。是因為我們的美感不如古人還是我們沒有了前人的虔誠之心,使得我們製造的東西再也難逃時間洪流的淘汰?在一間不是那麼有名但同樣壯觀的寺廟遺跡前,我繞著它走了一圈。當我經過它的後半部時我決定要在那裡待一會安靜地享受那氛圍。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如電影般唯美的角落,巨大斑駁的紅磚牆,在雪白花瓣的相伴下,美得令人屏息,微風緩緩吹來,不見遊客蹤跡。

不過,美麗的地方從不缺仰慕者。不久一對信仰日本佛教的德國夫婦出現,丈夫說:「以前這裡肯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場所,所以我們都還可以感受到這裡的力量。」是的,走在它那彷如雅典神廟的巨大柱子之間,攀爬上它那矩形的基座時,我也感受到了那不凡的力量。若說那是整個大城目前最有力量的地方,我一點也不反對。


 
大城最有名的是一個被菩提樹根緊緊纏繞的佛祖頭像。有人說當年因為頭像太重了所以才沒被偷走,後來經過了數不清的歲月,佛像就與樹根融為一體。那是大城少數果存的頭像之一。幾十具破敗的佛像軀體與幾個殘缺容顏的佛祖頭像,足以讓人一窺大城過往的文化面貌。大城曾有著如日本京都,中國長安那樣的角色,扮演過泰國文化重鎮與貿易之都。當然跟其他的文化大城一樣,最後也總難逃一劫。人類這物種一直有個要不得的特質那就是不斷地摧毀自己同類的心血卻無能再創出同樣高品質的東西來。

沒有地圖胡亂騎腳踏車的結果就是,差點騎到了別的城市上去。騎在彷如省道的寬闊馬路上,內心的疑問不斷湧上。停車問路人寺廟是否走這條路?對方說是,寺廟就在前方,但已經不知道騎到了城市的哪個角落。因為大城寺廟無處不在,然僅有寺廟集中區才是市中心,也才是回去的路。一對經營攤販的夫妻看了我給他們看的照片後,說需要原路折返才能夠回到市中心。於是我又花了將近半小時穿過車流,上了橋,忐忑不安的騎回去。就在接近眾多遺跡的附近,忽然天空開始下起了大雨。頓時我想起了朋友Masa的勸告,他說遇到雨季,大城時常一下起雨來就兩三個小時。那時除了等雨停外,別無他法。

幸好我這人別無長處就是運氣特別好,大雨僅下了五分鐘就停。當我從回到彷如遺跡公園的市區時,被雨淋濕的衣服與頭髮也乾得差不多。Masa拜訪大城時是跟著青旅的泰國人一起來的。曬得黝黑的Masa混在幾個泰國人裡面,默默地就被當成是本地人,免費逛了大城一圈。當Masa跟Pari一起回想起他們遊大城的光景時,他們還是笑個不停。在路口有兩個外國女孩子拿著地圖看了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我沒有地圖想借她們的地圖一看,她們反問我被樹根包著的佛像在哪裡?

「就在不遠的前方,不如妳們跟著我走吧,剛好同一個方向。」我說那刻,我突然從迷路的遊客瞬間變身導遊。

本文介紹:
開往龍目島的慢船》。本書作者/吳文捷;出版社/沐風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泰國,芒果吃酸的,咖啡喝甜的!
  2. 漫步在清邁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