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Sean Covey、Chris McChesney、Jim Huling;譯╱李芳齡

如何辨識極重要目標?
「極重要目標」是指能夠創造大改變或大影響的目標,是策略的引爆點,因此,你要把沒用在日常工作的20%時間與心力投入這個目標。但在這麼多可能的目標當中,哪一個才是你的極重要目標呢?

有時候極重要目標的選擇很容易,但有時候也令人很困惑。在選擇極重要目標時,如果你問自己:「什麼最重要?」那你的想法可能會一直在繞圈圈,因為日常工作中的急迫要務全都爭相成為「最重要」的那一個,每個要務都有中選的好理由。

以下是發生在某個製造廠裡的對話。有人說:「我告訴你們,品質最重要,它應該成為我們的極重要目標!」另一個人說:「哎,別忘了,是我們的生產支付這裡的一切費用耶!」第三個人說:「抱歉,我不認同兩位的意見,安全性才是最重要的。你們的人曾經因為工安意外受重傷嗎?如果你們經歷過這樣的事,就會同意我的看法了。」

這樣的爭論只會讓人覺得洩氣與困惑,而且完全失焦。前述對話的問題癥結在於領導者問錯了問題。在決定極重要目標時,不能問:「什麼最重要?」應該問:「在我們營運的其他部分保持目前績效的前提下,哪一部分的改變能帶來最大的影響?」這個問題將改變你的思考方式,並幫助你清楚辨識出能夠創造重大影響的極重要目標。

別忘了,團隊有八成的時間與精力還是會放在日常工作上,所以,你不用擔心辨識出一或兩個極重要目標,會導致團隊忽視其他要務。一旦不再有這種擔心,你就能開始朝極重要目標前進了。

極重要目標可以來自日常工作旋風內或旋風外。若是來自旋風內,它可能是某個嚴重出問題而需要修補矯正的部分,或某個價值主張中未被實踐的要素,例如計畫完成時間嚴重落後、成本失控、顧客滿意度低落等等。也可能是你的團隊在某個領域已經表現得很好,若能進一步利用這個強項,則可產生顯著影響。例如,把醫院病患滿意度從85%提升至第95%,可顯著提高整體營收。

若是來自旋風外,極重要目標的選擇往往跟策略性改變有關,例如推出一項新產品或服務,以應付競爭威脅或掌握巨大機會,這也許是能夠創造大改變或大影響的極重要目標。切記,由於這對團隊而言是全新的東西,因此,這類極重要目標需要更明顯的行為改變。

不論極重要目標來自旋風內或旋風外,你的實際目的並非只是達成極重要目標,還要使新的績效水準變成團隊作業中很自然的一部分。基本上,極重要目標一旦達成,效果會回歸到日常工作旋風裡,使旋風為之改變。

由於長期性問題已經解決,新績效水準穩定了,旋風就不再像之前那麼混亂無序,而變成效能更高的旋風,使團隊得以從更堅實的基礎出發,追求下一個極重要目標。


如何選擇極重要目標?
有時候,選擇極重要目標並非只著眼於最想要改善績效的事業層面,它可能與組織核心使命密切相關。達成了這個極重要目標,將定義組織的存在意義。

我們為一家大型慈善性質二手貨連鎖店的新任總裁提供顧問服務時,他正在思考這些問題。前任總裁已經為公司建立了堅實的財務與營運基礎,並翻新行銷與廣告、商店面貌與風格,以及會計流程,於是當我們討論到找出極重要目標時,有些部屬認為應該繼續側重這些層面,有些部屬認為極重要目標應該是招募更能幹的員工,有些部屬則認為應該是追求成長。這麼廣泛的選擇,實在令大家很困惑。

為了幫助團隊找出共同的極重要目標,新總裁要求大家思考組織的使命:「促使身心障礙人士和流離失所者能夠自力更生」。公司的財務與營運狀況已經堅實穩固了,接下來想要創造最佳成果的領域,是否應該和公司的使命有更直接的關聯呢?

朝這個方向思考後,一個極重要目標便逐漸浮現了,這是他們以前從未考慮過的目標:「幫助身心障礙工作者在我們公司以外的地方,找到可以維生的工作」。雖然他們無法僱用當地的每一位身心障礙者,但他們有能力為數千名身心障礙人士提供零售業的職業訓練,為他們找到更好的工作,使他們得以擺脫依靠他人的境況。於是公司的新成功指標變成:「幫助更多身心障礙者找到足以維生的工作」。

這個極重要目標改變了這個組織,他們幫助了數千人自力更生,找到新的自我價值感,在維持公司平日營運和財務績效的同時,也實踐了組織的使命。

※ 本文摘自《執行力的修練(增訂版)》,原篇名為〈鎖定極重要目標〉,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