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高橋步

開店熱潮宛如夢一般的日子,一轉眼間就結束了。

過了一週之後,朋友也很少再來,變成了唯獨音樂震耳欲聾的寒冷空間⋯⋯

慘了∼客人不來。豈不是店員比客人多嗎?

這樣下去的話,會還不了借的錢⋯⋯得想個辦法才行⋯⋯

儘管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們也會膽寒,研擬幾個戰略,付諸執行。

首先,製作許多一千日圓優惠券,闖進站前的百貨公司,一家家發給美女店員。

被珠寶店的姐姐喚作「客人」的日子,我們會主動不斷邀約。

百貨公司打烊後,我們也會陸續到夜晚的街道向女生搭訕,除非搭訕成功帶回店,否則就不回來。

附扣打的搭訕。

我說「我們的店太不顯眼,所以客人不來!」,於是試著在門口高掛美國的大國旗。

結果,外國人一個接一個上門。從艾迪‧墨菲(Eddie Murphy)這種類型到湯姆‧漢克斯(Tom Hanks)這種類型,外國客人蜂擁而至。

非但如此,在門口擺放喇叭,開始大音量播放搖滾樂之後,連樂手和音樂狂熱分子也開始增加。

我說「製作前所未見,超強的酒譜書吧!」於是製成了辭典相形見絀的超級酒譜書,刊載十多種波本威士忌、一百多種雞尾酒的照片,詳細說明名字的由來、酒精度數、口感等。

我說「果然要舉辦派對狂歡!」於是以兩週一次的頻率,邀請朋友的樂團,舉辦搖滾派對,或者在客人不上門的週一,舉辦攜帶食物入店的一千日圓無限暢飲派對,不斷地舉辦由店主辦的派對。麻煩的座位費和消費稅也全部取消。

我說「打造全世界最強的店吧!」於是拚命執行各種戰略的過程中,我也一點一滴地隨之顯現。

「我的ROCKWELL’S是全世界最強的店!」

從我們四人有自信這麼說之後,營業額開始大幅成長,ROCKWELL’S開始上了軌道。

從開幕之後,過了半年的時候,被稱為常客的客人也不斷增加,其中,也有許多比起客人,更該稱之為朋友的人。

打烊後,我們經常和在店裡認識的人們去喝酒,但是沒有在戶外玩的活動。

「總覺得每天晚上老是喝酒也太不好⋯⋯」

「大家一起舉辦熱鬧的活動吧!戶外那一種。」

「好耶∼偶爾也想健康地在戶外玩∼!」

大家基於這種對話,隔著吧檯開始集思廣益。

烤肉、露營、壘球、機車旅行、釣魚⋯⋯

雖然提出了各種點子,但都有點一般,很無聊。

太過平凡,這樣的話,ROCKWELL’S會顯得不慍不火。

既然是ROCKWELL’S主辦的活動,就不能平凡無奇,最好是充滿驚險刺激的活動。

因此,想到的是無繩高空彈跳。

「我想玩高空彈跳∼!」

「好耶∼這種熱血的讚!」

高空彈跳正是我們喜愛,能夠考驗膽量的比賽。

「可是,該在哪裡玩高空彈跳才好呢?遊樂園裡面的嗎?」

「我才不要!不要遊樂園的假貨,最好是從真正的橋上一躍而下的。」

「不去國外一定沒辦法。」

「出國實在不可能⋯⋯既沒錢又沒時間⋯⋯」

「可是,我想玩⋯⋯」

嗯∼

有了!我靈光一閃。

「我說,我們不能自己製作高空彈跳嗎?」

又開始了⋯⋯大家對我投以錯愕的目光。

「辦不到啦!」

「會出人命!」

「那可未必唷。畢竟,說到第一個必要的東西⋯⋯」

我有勇無謀地開始思考製作高空彈跳的戰略。

總之,為了玩高空彈跳,必須獲得高空彈跳專用的彈力繩。

嗯。總之,這個只能去逛一逛戶外用品店。再來,買到它之後,接著需要橋。在某個湖找到合適高度的橋即可。

五十公尺這種和真正的高空彈跳一樣的高度,實在太過危險,但假如是二十公尺,總覺得並非不可能。

最後,試著丟下和人的體重差不多的沙包,實驗幾次的話,應該總有辦法成功。

喔,感覺上辦得到嘛!

「喏,對吧?如果是這個戰略,感覺上辦得到唄?總之,試試看唄!」

「嗯∼是啊。欸,總之,試試看吧。何況我想玩高空彈跳。」

OK。

他們三人光是聽我這番鬼扯就被說服,果然是值得愛的笨蛋。

首先,我們為了尋找高空彈跳專用彈力繩,去了位於千葉PARCO六樓的戶外用品店一趟。

若是替代品,或許會有。而且如果問店員,說不定會知道怎麼買到專用彈力繩。
可是,高空彈跳沒那麼簡單。

不管去哪家店、找誰討論,答案一律都是「笨蛋!別鬧了!」

ROCKWELL’S的工作也很忙,而且我們實在覺得找彈力繩很麻煩,所以決定先尋找橋。

位於千葉縣房總半島的龜山湖,列入候選名單。

「那麼,先去龜山湖探勘唄。」

店打烊後,半夜留在店裡的我們四人和另外兩個朋友,開車前往。早上,抵達當地,稍微在車上小睡,然後開始探索龜山湖。

信步而行,不到十分鐘就發現了適合玩高空彈跳的橋!

高度距離水面十五公尺左右。

我說「這座橋的感覺不錯」,我們六人一個接一個走到橋上。

喂喂喂,挺高的⋯⋯

「嗯。這座橋OK。下次弄到彈力繩和沙包,再來實驗吧。」

「好啊。」

「總覺得意外輕易地找到了。」

我們出乎意料地輕易找到了橋,總覺得掃興。

「總覺得來到這裡,馬上回去也很可惜。」

「是啊∼」

「要不要坐船?」

「一群男人划船,哪裡有趣?!蠢蛋!」

「啊!我想到了一個好點子!今天雖然沒有彈力繩,但是⋯⋯要不要無繩跳一次看看?」

「咦∼從這裡無繩跳嗎?!」

「那是無繩高空彈跳?」

「簡單一句話,就是跳樓自殺嘛!」

「既然來到這裡,只好跳了吧?!」

「要跳?!真的要跳嗎?!」

「真的假的?真的要跳嗎?」

「可是啊,水夠深嗎?」

「我曾經來這裡釣過黑鱸,水很深,放心。」

「嗯∼真的。」這樣就OK。

躍入水中之後,要游到岸邊也很辛苦,所以先租來手划船,用來搶救入水者,兩人搭船在橋底下待命。

「所以,誰要第一個跳呢?」

剪刀石頭布!布!布!布!布!……

讓我死了吧!

糟透了……我最輸。

都十月了,我脫掉夾克、褲子和襪子,全部脫掉,只剩一條四角褲,站在橋的扶手邊,搖搖晃晃地俯看下方。

真的不是鬧著玩的⋯⋯

實際要無繩高空彈跳,真的很恐怖。

十五公尺不是普通的高。若以大樓來說,是五樓以上。

哆嗦哆嗦哆嗦哆嗦⋯⋯背脊一陣快感。

喀噠喀噠喀噠喀噠⋯⋯下顎不停打顫。

嗚∼∼啊∼∼∼好可怖⋯⋯

這、真的、不妙。

別跳比較好。

可是,既然已經來到這裡,就不存在「不能跳」這個選項。

沒有。

大家一副事不關己,一面賊笑,一面高喊:GO!GO!

呼∼已經無路可逃⋯⋯

「哦⋯⋯喔!活著、我還活著!可是,冷死了∼」

因為是十月,水中相當寒冷。

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顫抖⋯⋯

我一面打顫,一面搭船被送到岸邊,平安生還。

經過我的實驗,一知道無繩也安全,大家開始接連跳下水。

看我的!咻∼∼∼∼∼∼∼啵嚓∼!

我來了!咻∼∼∼∼∼∼∼啪嚓∼!

「超恐怖!可是,好好玩!」

「好刺激!好爽!」

我說「總覺得很有趣嘛」,我也變得跳上了癮,又跳了兩次。

大家一跳再跳,開心得不得了。

「這很有趣,就直接以無繩的方式辦活動吧!」

「等的人很閒,所以也烤肉吧。」

「好耶!一堆人一起玩比較好玩。」

我們回來之後,立刻開始準備。

我簡單地下結論「彈力繩隨便啦,不重要。反正是裝飾」,在居家修繕中心買了三十公尺長,像寬麵一樣兩公釐厚、一公分左右寬,又扁又平的彈力繩。

「用這種彈力繩,真的可以嗎?」

「可以啦、可以啦,我不是說了,彈力繩反正是裝飾嗎?」

「你是說過沒錯⋯⋯」

總之,我們跳過,知道沒有彈力繩,掉下去也不會死。

彈力繩是裝飾,其實只是從橋上跳入水裡的活動。

「可是,這一點別告訴來的傢伙!」

「OK。」

活動名稱
「萬一死了很抱歉!手工料理和手工高空彈跳大會in龜山湖」
其實只是跳入水裡,但原則上,活動名稱中使用了高空彈跳這幾個字。
如果聽到只是跳入水裡,一定沒人來⋯⋯
製作傳單分發,當天有四十二名參加者。

哇∼噢!

「真的假的?!這種活動,居然來了這麼多人。」

可憐的羔羊們⋯⋯

明明是自己主辦的活動,我卻不得不同情他們的下場。

「大家出發嘍∼!」

早上九點,在我們的店集合,十台車浩浩蕩蕩地出發。

一抵達龜山湖,突然下起了雨。

「慘了,下雨了。」

「反正也會弄濕,沒差吧?」我一面說,一面將車停在停車場,前往探勘過的橋。
「喂∼∼∼∼」

「水、水……慘了……」

我往湖一看,竟然水量大減,沒有水。

總是處變不驚的我,看到這一幕時,真的臉都綠了。

揪了四十二人,在雨中帶他們來到這裡,也不能「因為沒有水,所以停辦」。

可是,水只有三十公分左右。

不管怎麼看,這麼淺不能跳。

我們就算行事再草率,也不能說「在這裡跳下去」!

絕對會死。

糟糕了⋯⋯

※ 本文摘自《不瘋狂不成功,一個夢想家的冒險實錄》,原篇名為〈萬一死了很抱歉!手工高空彈跳大會〉,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