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士鈞(哈克)

不少年輕的朋友這樣問我(當然也有一些已經不年輕的):「哈克,我平常都表現還不錯喔,可是一到考試,一到要上台,一到要比賽,就突然之間緊張到肌肉僵硬腦神經打結……厚!覺得很雖啦,明明自己就不差的,結果卻都讓人失望,怎麼辦才好?」

二十多年的專業累積,我回答過各式各樣的問題,有些還回答得挺有意思,而上頭這個問題,我一直沒有突破性的答案可以貢獻……原因是,我也是。我也像提問的朋友們一樣,會失常。

專業上,這個症頭叫做「表現焦慮」(performance anxiety),意思是說,長時間觀察的話,平均表現其實挺正常挺OK,只是,一旦被檢視、被考核、被評比、需要上台短時間展現或是比賽競爭,呈現出來的水準就會失常,甚至慘不忍睹。

我真的會這樣。我一直以來,都很能帶工作坊,因為工作坊一帶就是十小時十二小時的,我可以慢慢說,慢慢示範慢慢傾聽,於是,不太會緊張。可是,一旦接了演講就慘了,五十分鐘一個半小時,就要把一個大題目講好,哎喲喂呀,失常的演講就成了我的夢魘,不止自己不滿意,甚至還會胃痛到哎哎叫……

另一個我一直無法突破的地方,就是網球比賽。我很愛打網球,也打得挺好,在球場上,球友們常會用上揚又拉長音,親切的遠遠的就叫我:「Doc–tor~」我愛說笑話,球技也不差,所以其實在球場上常常運動得非常開心暢快。只是,一比賽,就失常,而且是每次網球比賽,都失常得很離譜,離譜到我的雙打隊友會皺著眉頭不懂為什麼我會出現那麼多的非壓迫性失誤……

端午節前兩天,我參加的球隊舉辦了邀請賽,從小就是運動員的我一如以往,超期待比賽,然後,又超害怕失常……早早就到了員林運動公園的半露天球場,熱身手腕、熱身小腿肌肉,好好的用心的準備。只是,一上場,唉,又還是一樣……

隊長把我排在第一點,通常第一點,對手都會遇到最強的。比賽前,對拉抽球時,我和隊友都和對手試手勁、試斤兩,我和隊友都有直覺這一場不好打,可是也不是沒有贏面。

一開打,我的比賽夢魘又來了。好好的球,處理不好,該扣殺的,又不敢扣,只敢輕輕吊球……對方領先局數越來越多,二比○……三比一……五比二……一轉眼,就要輸球了。我的懊惱越來越多,我的隊友的臉色越來越凝重……哎呀……

局數五比二,再輸一局,就掰掰了。

為自己創造滋養的「小綠苗語法」

輪到隊友發球,我站在前排,舉起球拍準備截擊,忽然想到:「ㄟ!我演講時的失常,跟打網球比賽的失常,好像很像喔!」

「ㄟ!那如果我打網球比賽突破了,說不定我其他的失常也跟著突破耶!」

「太好了!」

「那,那,來,來把心裡自動化的夢魘語法換一下。」

(這些心裡的話語中間,我的隊友已經發了兩顆球了。)

「原本我是怎麼想的?那些讓我失常的夢魘語法是什麼?」

「喔,是:『糟糕了,又越打越糟了,怎麼辦,都好不起來……,怎麼辦,胃開始抽痛了……』。」

「好,來,換一個新的看看。」

「ㄟ,試試看這個:『It’s one of my beautiful days!(這是我美好歲月的一天)』。」

站在前排的我,想到這裡,隊友正準備好要發第四個球,我的身體忽然之間動了起來,原本僵硬的身子自動的彈跳了起來,就像是我平常快樂的打球的樣子,彈彈彈彈!深呼吸上來,耶~我笑了,笑容在我臉上自然的綻放!快樂進來了,我正在暢快的使用我運動員的身體,老天爺安排了這麼好的對手給我,讓我運動,太好了!來,來好好的打回去這顆球。

就這樣,每一回準備接球時,就聽見自己心裡的這個全新創造的「小綠苗語法」:

「It’s one of my beautiful days!(這是我美好歲月的一天)」

「It’s one of my beautiful days!」

「It’s one of my beautiful days!」

在心裡頭,像是神奇咒語似的,像是催眠語法似的,像是更愛自己的努力,一句又一句,一次又一次,讓這個小綠苗新語法灌入我的身體,然後就彈彈彈彈,身體活起來,跳起來,扣殺下去。

可能是老天爺要我把這個新的好東西傳出去,如此照顧我。

比數,神奇的從五比二,變成五比三,然後五比四,中間我還打出了強力的平擊回發球,然後五比五……竟然和強勁的對方第一點的高手打成五比五平手了!然後六比六,竟然不可思議的,打到了搶七決勝局。

人生,不一定可以常常這樣反轉局勢,人生,卻可以一次又一次的為自己創造滋養自己的「小綠苗語法」。把那些十幾年下來,養成的「夢魘語法習慣」(當真會把自己僵住的語法),一次一次的,置換成為自己量身訂做的「小綠苗語法」。

小綠苗,意思是新的、幼嫩的、清新的、充滿朝氣的、有機會好好長大茁壯的、說不定有一天會變成大樹的……我,會一次一次的繼續練習,讓自己的身體在運動時更暢快,讓自己的心靈在拿著麥克風傳遞好東西時更流動。

啊,對了,我會用英文跟自己說話是因為我學諮商啟蒙是在美國,當時都用英文學習,就養成了英文的自我對話習慣。在小綠苗語法的操作裡,很適合用「非慣常語言」來跟自己說話,非慣常就是非習慣的、非平常的,意思是,如果你平常習慣用國語說話,在這裡可以試試看用閩南語、客家話、英文、日文、韓文,試試看用一些你會一些但不那麼常用的第二外國語或母語。因為不是最常用的,所以一旦用了,會有很特別的力量喔!

小綠苗語法,想試試看嗎?

※ 本文摘自《翻過來看世界》,原篇名為〈關鍵時刻會失常,怎麼辦?試試看「小綠苗語法」〉,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