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費思桐(Brian Fetherstonhaugh)

為人父母是人生中的重大階段,它在職涯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甚至是第三階段都有可能發生。然而,經過多年的討論與改革,許多工作者仍擔心,父母的身分會對事業有負面影響。雇主往往認為,這會讓人對事業失去過往的奉獻精神,而將心力轉移到孩子身上。這個議題現在不只影響女性,對男性也同樣造成困擾,這讓我們的職場面臨嚴重人才短缺的問題。我們如何在並未能善用人才資源的情況下,仍然推動世界所需的創新及經濟繁榮呢?

珍妮.凱斯汀(Janet Kestin)和南希.馮克(Nancy Vonk)兩人身兼母親、作家、主管等多重身分,並且同樣任職於一個吃力不討好的職位:「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雖然廣告業中有超過一半都是女性,卻僅有5%的創意總監是由女性擔任。南希和珍妮兩人都一步步往上爬,隨後才共同擔當多倫多奧美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成為備受推崇的創意團隊之一,並帶領旗下成員多次獲得坎城國際創意節(Cannes Lions)首獎。如今,南希和珍妮共同經營一間名為Swim的創意顧問公司,致力將領導力與創意教給下一個世代。這個雙人組也撰寫了兩本暢銷書,《選我:闖入廣告界的適者生存之道》(Pick Me: Breaking Into Advertising And Staying There)與《親愛的,妳無法兩者兼顧》(Darling, You Can’t Do Both: And Other Noise to Ignore on Your Way Up),後者便是以探討為人母與事業如何取得平衡為題。

對於南希和珍妮來說,這一路走來並不容易。如同南希所說:「多年來,職業婦女都沒得到適當的建議,來處理孩子與工作間的平衡。女性對擁有小孩感到害怕,特別是在工作還沒穩定之前。每個人都為此擔憂,但沒人有相應的答案。有了孩子就如同失去對工作投入的機會。許多男性認為,妳放棄了向上爬的機會,甚至連許多女性也對此嗤之以鼻。」

珍妮補充說道:「對許多人來說,事業與為人母是二選一的抉擇。高績效文化要求妳要隨時全神貫注,但如果妳是女性,就會因為孩子而分心。我的兒子在我有那麼多工作量之前就出生了,但我敢說,為人母讓我在工作中表現得更好。如果男人想要與孩子建立如同母子間一樣好的關係,那就捫心自問:『為什麼有了小孩,就只該得到工作表現必然下降的結論呢?』」

珍妮和南希對於未來發展的潛力都抱持樂觀的看法。她們很欣賞北歐(Scandinavia)的開明政策,認為男人也應該花更多時間陪伴孩子與家庭,這樣有助於改變。就如同珍妮提到的:「擁有愉快職場生活的父母所生的快樂小孩,會願意不斷為他人付出。」

如果要說比擔任廣告創意總監更不利於家庭生活的工作,那便是擔任新創公司的執行長了。米萊娜.貝里(Milena Berry)和保羅.貝里(Paul Berry)創業成功,又共同撫養三個孩子,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米萊娜在一個敏感的時刻(也就是在九一一恐怖攻擊的前一星期),從出生地保加利亞來到紐約市。儘管沒有正式的藝術背景,她仍然靠著一身好口才,挺進紐約大學知名的互動電子媒體課程,還是傳奇導師兼「紐約矽巷神仙教母」(Godmother of Silicon Alley)雷德.彭斯(Red Burns)的學生。就米萊娜的說法,雷德教她「接受改變、不要害怕未來憑直覺行動。」

米萊娜在科技產業工作了七年,成為公司的技術長,也同時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認為這樣的角色非常具有挑戰性。米萊娜某天接到一通電話,驚惶失措地說:「巴士都要開了,妳在哪裡?」米萊娜錯過了孩子學校的戶外教學。當她六歲的女兒伊娃問她說:「媽咪,為什麼妳不滿意這份工作又還要繼續?」米萊娜才意識到,工作帶來的痛苦和負擔,已經到了非解決不可的地步了。

對於米萊娜來說,工作逐漸失去樂趣,辛苦就不再值得。米萊娜決定與朋友創立名為「PowerToFly」的新公司,專為職業婦女提供科技業遠距就業機會的線上平台。「想像一下,當婦女也開始工作時,能為社會帶來多大的成長。」她說。「我想要讓每家公司都更加壯大,同時也更容易找到人才。」

許多企業文化偏好較長的工時,然而這樣的工作對於有孩子要照顧的婦女而言,會使她們錯過升遷、加薪,以及事業提升的機會,因此並非長久之計。許多女性被迫在家庭與工作間做出抉擇,她們選擇離開大有可為的事業,為的是與家人有更多相處的時間。米萊娜認為,女性不應該因為家庭而被犧牲。她想要打造一家公司,提供女性良好的工作機會,又可兼顧到工作與生活間的平衡。「同時扶養小孩又要身兼全職工作,是各地女性都面臨的挑戰,不僅止於都會區而已。」米萊娜解釋道。「如果妳住在北卡羅萊納州的郊區,總體來說,就是連工作機會都沒有。」

遠距工作為受地域限制的工作者與生活間的平衡提供解決方案,讓女性得以投入自己的專業發展。PowerToFly不以傳統「面對面進退應對」的辦公室模式,而是以更有彈性的方式,專注於成果和績效,而非待在辦公室多久。「我是遠距工作的狂熱支持者,我身邊的人才都因為這樣找上我。這是達到工作與生活平衡的方法。」她說。PowerToFly媒合女性人才與願意提供遠距工作的科技公司,這雖然不是人人適合的方式,但也大大拓展了人才庫的可能性。

米萊娜的丈夫保羅也是新型態工作模式的支持者,同時擔任Rebel Mouse公司的執行長,提供專為分布式網頁內容而設計的線上平台。「我不去計算人們工作了多少時間。」他說。「你無法假裝工作時能永遠保持全神貫注,休息時就完全不想工作的事。既然如此,隨時回家或去散散步,又有何妨。關鍵不在於你做了多少工作、或是付出了多少時間。」保羅強烈質疑常態性的面對面會議。當他在工作時與員工談事情,總習慣邊走邊談,他發現這麼做比較有成效和活力。他十分喜歡語氣堅定的、果斷的電子郵件內容。「我喜歡當機立斷的行事風格,開會做決定真的有必要嗎?『必要』與『想要』是不太一樣的兩回事。」

米萊娜和保羅都知道,高標準的全職工作與吃力的家庭生活讓人身心俱疲,壓力是會傳染的。保羅說:「特別像是創業,包含諸多起起落落,令人身心俱疲,使得擔負壓力的父母會把壓力轉嫁到孩子身上。」這也是為什麼保羅明確界定了家庭時間,唯有如此,才能為生活留下些許空間與平靜。每天晚間六點到九點,他們只關注孩子的事情,不能有任何公事電話或電子信件介入,這個家庭每晚都用一個小時一起讀書。儘管米萊娜和保羅都從事科技業,但他們家的孩子幾乎不使用任何科技產品,沒有智慧型手機、也沒有電視,僅在閱讀時間可以使用電子書閱讀器Kindle。當家族旅行時,消磨時間的好物是畫紙與蠟筆,而非iPad。

南希、珍妮、米萊娜和保羅,教導我們如何同時為人父母又能在事業中大展身手。以下是我對這些智慧的總結:

1. 別讓事業與親職成為二選一的選擇題

不要因為它必然會影響你的事業就害怕有小孩,事業與家庭雙贏的人已經愈來愈多。就算為人父母會讓你暫時離開職場,也並不代表會永遠如此。

2. 尋找對家庭友善的雇主

這樣的雇主真的存在。不同行業、不同雇主的彈性與對待員工的方式差異甚遠。問問公司內部的人,實際狀況到底為何,並參考「職場中的父母最佳選擇公司名單」。我所在的公司,也就是北美奧美廣告,曾針對增加育嬰假的政策,做出以下聲明:

「育嬰假後,返回工作崗位初期會讓人備感壓力,必須調整生活習慣並做出許多決定。希望透過『過渡假』,能讓你與你的上司共同適應你重回跑道所帶來的變化,包括家庭的新責任與工作之間的種種。過渡假中規定,主要負起照護責任的家庭成員,可以先以兼職的方式回到工作崗位(最少一星期工作二十小時),這樣的工作形式可以長達十二週。在這段過渡期中,你的薪水也會有相應的調整。在返回工作前,儘快與上司討論你的工作日程,以確保盡可能滿足雙方的所有需求。」

像這樣的政策看來既明智又公平。你也可能會發現,某些國家對於職場中的父母更寬容。例如,北歐國家現在不論是父親或母親都可以請育嬰假。為了順利度過磨合期,部分的育嬰假會讓需要外出上班的父母與較資淺的員工輪替值班,這被視為是很好的學習機會。時至今日,請育嬰假在職場中已被視為是正常工作生活的一部分,而不再是造成雇主和同事困擾的痛苦經驗。

但某些行業及工作具有結構性上的根本障礙,像是需要不斷出差或是不確定性的工作時程,讓邊工作、邊照顧小孩成為極艱難的挑戰。有些工作真的就是讓人無法兩者兼顧。如同一名職業婦女所說:「你不能期望所有限制都消失不見。」

即使所屬的行業、雇主或國家都對此十分寬待,你也需要在職場上得到支持。南希和珍妮彼此互為搭檔,因而能夠在特定的任務或關鍵時刻上,分工合作,完成任務。她們不是將工作分擔,而是各自面臨龐大的工作量還能彼此互相照應,以度過許多潛在的危機。在關鍵時刻,誰能做你的後盾?

3. 適當的支援系統非常必要

連專家都同意這點。大家選擇的「支援系統」會因人而異,可能是配偶、伴侶、家庭其他成員、托兒所、育嬰服務、保母或是多項選擇的組合。米萊娜說過,即使是在家中遠距工作,在一些緊要時刻,仍會需要支援系統的協助,像是大清早或是孩子下課時段。一名經營兩萬人公司的職業婦女說過:「你可能不會付給保母太多錢,也不會整天向他們表達感謝,然而你所聘用的保母,可能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員工。如果家庭沒有被悉心照料,工作也會被牽連。」

4. 設定實際的期望及堅守底線

別讓自己活在失敗與不悅中。只懂得做牛做馬並不實際,你無法隨時隨地都在工作。什麼事都答應下來,只會讓自己一團亂。你要讓自己成為「有條件承諾」的高手,清楚表明自己即使非常有能力與熱情,並且致力於團隊,就算配合度再高,但一切都有底線。

我曾在聯合國參與了一場盛況空前的活動,主要是為了表揚我的上司夏蘭澤(Shelly Lazarus)她是位成功的全球企業執行長、董事會成員、鼓舞人心的講者,也是產業龍頭與三個孩子的媽。這場活動正是為了表揚她為「年度優良職業婦女」。

這個活動大可簡單描述她的豐功偉業,說一些關於她家庭生活的日常瑣事。然而,為夏蘭澤頒獎的人做出超乎我想像的事情。頒獎人道出孩子們對母親夏蘭澤的感謝,內容真誠令人動容。她的每個孩子:泰德、山姆和班,都對身兼產業龍頭的母親表達敬意與感謝。隨著年紀增長,他們逐漸了解母親的工作內容,更是對她的成就驚訝不已。她劃清工作與家庭的界限,以便總能陪伴在孩子身旁;從簡單的家庭餐聚到每個孩子人生中的重要時刻,她從來不缺席。

我知道要謹守這些界限有多難。當夏蘭澤成為奧美全球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客戶的領導人時,大家對她的期望都相當高。她備受推崇,在客戶眼中是不可或缺的要角。當美國運通請她參加為期五年的計劃會議時,夏蘭澤告訴他們,她無法在下午一點前的時間參與會議,因為她已經答應她其中一個孩子要保留這段時間,但她願意事先準備。如果有需要的話,她也會在會議後的傍晚,做功課跟上進度。下午一點整時,夏蘭澤進入會議室,與會者露出訝異的表情。夏蘭澤解釋:「前幾個小時,就算我不在會議中也不會有人注意到,但我不能缺席我兒子的校外教學。」她繼續說:「你不可能總待在孩子身旁,總有為工作離開他們幾天的時候。然而,最重要的是,你要讓孩子體會到,他們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這無關陪伴時間的長短,而是感覺問題。」

夏蘭澤並不認為劃清界限就是將家庭與工作完全隔絕。從孩子還小,夏蘭澤就會讓他們參與她工作的話題,與他們分享工作上發生的事,偶爾也帶著他們一起到公司參訪或出差。曾經,夏蘭澤的家庭生活與工作幾乎密不可分。我第一次遇見她時,只是奧美加拿大公司的新人,我們一同為美國運通新發行的奧特瑪(Optima)卡推出行銷策略。當時,夏蘭澤懷有八個半月的身孕。某天的氣氛十分熱絡,她甚至答應客戶,如果奧美因為這次合作案而獲獎,就會把肚子裡的孩子以這張卡命名。然而,那次我們並沒有獲獎,我很高興能在此告訴大家,她的兒子現在叫做班,而不是奧特瑪。

懂得有效劃清界限的人,總是能拿捏好何時該答應請求,何時該堅守底線。「是的,這是一項重大的任務。我可以在星期二、星期四或星期五去做,但星期六中午不行。」要避免「無條件答應」,也切忌「不好好解釋就拒絕」。當職場中的父母拒絕特定任務、工作或升遷機會,他們會被認為是既固執己見,又不肯自我精進。你必須要打開天窗說亮話。我認識的一名女主管,曾得到一個晉升的機會,但她深知此刻自己無法在新工作與家庭承諾中取得平衡,以下是她所說的話:「我認為這是份很好的工作,我也一定能勝任。但此刻,最重要的是我的家庭事務,因此我無法用我認為常規的方式來完成這份工作。我非常感謝得到這個機會,也仍會認真看待我的事業,在未來幾年多加貢獻。此刻這份工作並不適合我,但在未來,請記得我仍會是適當的人選之一。」對我來說,這樣的回答足以回應對方的期望,同時在長達四十年的職涯中,做出符合當下情況的決定。這樣暫時的駐足是值得的,這並非是她職涯的最後一步。那名女性至今仍待在同一家公司,在市價數十億的部門中擔任總裁。

5. 管理你的時間與精力

珍妮將身兼父母與全職工作者,形容成是一種磨練時間管理技巧最好的方式。「當我開始接受他人的幫助或是尋求協助時,就是發出示弱的訊號。我還在學習如何尋求幫助,並將其視為一種求生技能。我會避免做不動腦的事情。九點半才進辦公室,腦袋清晰且精神振作,總好過九點就到,但備感壓力且糊里糊塗。重點不在於工作時間的長短,而是能有多少產出。每當提及生產力,米萊娜總要說說「三好」的概念。「為了排解生活中的壓力與瑣事,你需要做對三件事情:好好睡覺、好好吃飯、好好運動。沒有人可以替你完成這三件事,你要親力親為,因為這些是讓你保持進步的動能。」如果失去任何一項,米萊娜就無法正常生活,為了保持工作品質,她願意犧牲幾小時的工作時間。

※ 本文摘自《人生的長尾效應》,原篇名為〈要升遷,還是要生小孩?〉,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