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愛力.吉諾(Alex Gino);譯/陳佳琳

第二天早上,凱莉站在一群女孩中間,表情生動的在講故事,但她一看到喬治就停了。她們指著她,要她過去。

「我們的大英雄來嘍!」凱莉微笑,伸出雙手,看起來像是車展展示新車的模特兒。

「你怎麼記得住那些臺詞啊?」麥蒂問。

「在臺上演女生是什麼感覺?」愛麗問。

「一開始我根本不知道你是男生。」傑克森老師班上演農場動物的艾瑞亞說。

「聽說你演得很好。」沒來看戲的丹尼絲也說。

「我還是覺得你不應該這麼做。」艾瑪是旁白之一。「萬一你搞砸了怎麼辦?」

「而且,」喬瑟琳接下去:「你是男生吔!怎麼可以演女生的角色呢?」

「我沒法想像自己在臺上怎麼演男生,就算大家知道我是女生,我也做不到。」麥蒂說。

「對啊,超糗的。」丹尼絲說。

這些七嘴八舌的評論讓喬治難以招架,但這樣也好,因為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只是聳肩,虛弱的微笑。她希望她現在就是夏綠蒂,可以用睿智的忠告回答她們,而不是被這堆疑問淹沒。

喬治聽見身後傳來可怕的笑聲。這是熟悉的輕蔑嘲笑──傑夫。她還來不及準備好,傑夫就已經站在她面前,瑞克就在旁邊。傑夫輕推喬治,由於喬治沒有心理準備,所以往後退了好幾步。其他女生們一哄而散,留下喬治與凱莉面對傑夫與瑞克。

傑夫奸笑。「聽說你上臺演戲了,夏綠蒂。」

「沒錯,而且演得好極了!」凱莉說。

「妳閉嘴,我在跟喬治說話吔。他可比妳更像女生喔!」

「不要欺負她!」喬治大喊。

「不然呢?」傑夫問。

「不要欺負她就對了。」喬治低頭看地面。

「走了啦,傑夫,我們走。」瑞克拉拉傑夫的手肘。「你答應我如果我告訴你,你不會惹他。」

「隨便啦!」傑夫彈了一下喬治的額頭。「這怪咖吐了我一身,我好喜歡那件上衣,但我媽都洗不掉那股臭味。」

傑夫大笑著跟瑞克走開了。

「不要理他們。」凱莉說:「我有個驚喜喔!我叔叔比爾星期天要帶我們去動物園!」

喬治皺起鼻子。動物園總是有動物大便的臭味,而且,去年她跟凱莉就決定史密森親親動物園是給嬰兒去的。那裡的鴨子多得跟什麼一樣,而且最特別的主角竟然是一匹老態龍鍾的迷你馬,牠已經十四歲了!

「不是史密森親親動物園啦,白痴喔。」凱莉翻了白眼。「他要開車帶我們去布朗克斯動物園,那裡有六百多種動物。老虎、大猩猩和長頸鹿,不只山羊和綿羊而已,甚至還有貓熊!妳星期天沒事,對吧?」

「大概吧。」喬治說。

「因為我在想,」凱莉壓低聲音繼續說:「布朗克斯動物園超遠的,我們在那裡不會遇到熟人,妳也從來沒見過我叔叔,不是嗎?」

喬治搖頭。

凱莉開懷笑了。「妳還不懂嗎?我們可以打扮成最好的好姊妹!我們可以想怎麼穿,就怎麼穿!」

喬治的嘴張得好大。喬治早就知道凱莉是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她們從來沒一起當過女孩。喬治從來沒在任何人面前當過女孩,除了當夏綠蒂以外。

「妳聽見了沒有?」

「妳是說,穿裙子嗎?」光說出「裙子」兩個字,就已經讓喬治汗毛直豎了。

「那當然,女生若要好好打扮,就要穿裙子,我有好多可以教妳的,喬──喔!」凱莉住了嘴。「萬一我叔叔聽見我叫妳喬治,那可就不妙,對吧?」

喬治私底下想過她的女生名字。但她從來沒有將它大聲說出口,甚至連那群雜誌密友也沒聽過。「妳可以叫我梅莉莎。」她現在說出來了。

「梅莉莎。」凱莉睜大雙眼。「我喜歡這名字。這是很棒的女生名字。」她又說了一次,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發音:「梅──莉──莎。太完美了!」

喬治頭垂得好低,感覺臉頰都紅了。

「妳還好嗎?」凱莉問。

「還好。」喬治說:「聽人家這樣叫我,感覺真好。」

「我可以一直叫妳,梅莉莎,梅莉莎,梅莉莎,梅莉莎!」凱莉在喬治身旁轉圈,每次說出梅莉莎就伸出雙臂。

喬治用手摀住凱莉的嘴。

「妳瘋了嗎?傑夫就在那裡!」喬治將她的頭轉到另一邊。

「所以呢?我有個朋友叫梅莉莎。他不會知道我在說誰,反正也不關他的事。」

凱莉在喬治身旁跳舞,唱著梅莉莎,逗得喬治也咯咯笑,臉跟甜菜根一樣紅。她從來沒聽過別人大聲說出她的女生名字,現在凱莉竟然還將它編成一首歌。

早自習的鐘聲響起。學生排好隊伍。喬治走上通往二○五教室的樓梯時,凱莉剛才的旋律在她心中響起。

梅莉莎梅莉莎梅莉莎梅莉莎……

***
喬治回家時,媽坐在沙發上,面前是電腦,旁邊茶几放著一瓶橘子汽水,電視演著連續劇,但音量很小。

「過來,巧巧。」媽拍著身邊的沙發,闔上電腦,將電視關上。她深呼吸了好幾次才開口說話。

「昨天你在臺上的表演非常傑出。我知道我一開始看起來很意外,但我對你能表現自我感到很驕傲。今天學校同學怎麼說?」

喬治聳聳肩。「沒說什麼。傑夫是個混蛋。」

「那又如何?你也不是省油的燈。但這世界對跟他們不一樣的人,不見得都會這麼寬容仁慈。我不希望你未來的道路太艱困難走。」

「當男生對我來說已經夠辛苦了。」

媽媽眨了好幾次眼睛,當她再次睜開雙眼時,一滴淚水滾落臉頰。

「對不起,巧巧,真是對不起。」媽媽緊緊擁住喬治。「你真的覺得自己是女生,對不對?」

「真的。還記得我小時候,妳發現我偷穿妳的裙子當洋裝嗎?」

「記得。」

「記得我想當芭蕾舞者時,史考特快抓狂了,因為他說我是男生,不能跳芭蕾舞嗎?」

「我也記得我不買連身衣給你時,你好生氣。」

「妳生我的氣嗎?」

「哦,寶貝,沒有。」媽媽撫摸喬治的頭髮,重重歎了一口氣。「可是我認為你需要找人談一談。連我自己可能都需要,能了解我們心情的人。」

喬治知道像她這種祕密女孩需要見的第一個人就是心理醫生,如果她想要大家認識真正的她,醫生能幫她踏出第一步。「我可以像女生一樣,先留長頭髮嗎?」

「我們一步一步來。」媽媽擦去另一滴落在臉龐的淚水。她清清喉嚨。「回家作業呢?」

喬治拿出拼字作業,在餐桌上開始寫,媽媽在廚房準備晚餐,正在將雞蛋和牛奶加入玉米麵包粉裡攪拌。喬治注意到她效率奇高,攪拌的手臂緊貼著身軀。她沒有像平常準備晚餐時那樣哼歌或跳舞了。

直到史考特回家,將腳踏車丟在人行道前,屋內一直是一片沉默。他衝進家裡,直奔廁所。

「啊……」當他走回樓梯時,開口說道:「怪不得人們說這叫解放。太爽了!」

「史考特,去把你的腳踏車放進車棚。還有,巧巧,把餐具擺好,我們要吃晚餐了。」

媽將烤雞翅、玉米麵包和蒸花椰菜分成三等份,放在桌上的餐盤。喬治倒了三杯冰紅茶,拿出刀叉和餐巾紙。

晚餐時,史考特抱怨最近一次的社會考試題目有多爛,還告訴大家無頭雞麥可的故事,在一九四○年代,真的有隻無頭雞活了十八個月。當史考特唱作俱佳、用雞翅演麥可時,喬治笑得太厲害,幾乎要嗆到了,就連媽媽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天晚上,當喬治回到房間時,她在床頭發現了她的牛仔布袋,裡面的雜誌全部都在。

※ 本文摘自《喬治女孩》,原篇名為〈邀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