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鄭文正;譯/徐小為

老公,你知道嗎?據說請朋友來家裡玩,然後煮義大利麵請他們吃的人有很高的機率是不太會煮飯的人。因為只要照著包裝標示上寫的時間煮麵,在市售的現成醬料裡加入洋蔥和培根,把麵倒進去,拌一拌、炒一炒就完成了。

這個故事讓我想到瑪芬蛋糕,不論是多菜的烘焙新手,想把瑪芬烤失敗都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一般在家烘焙失敗的原因,大多是計量錯誤、形狀不對,或加入麵粉、雞蛋、牛奶混合的時候溫度和時機不對。不過就算稍微有點失誤,烤出來的瑪芬成品和味道還是有模有樣,無論如何烤起來就是圓圓的,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我以前很喜歡作麵包。因為對自己很有自信,甚至覺得製作瑪芬這類簡單的點心根本不足掛齒。我主要都作一些拌麵步驟很複雜的吐司、肉桂捲、塔類點心,裡面加上一堆比乳瑪琳貴五倍的奶油。

我很喜歡聽到別人驚訝地說:「這真的是妳作的嗎?」所以曾經用火烤過鐵筷,在麵團上畫出眼睛和鳥喙,作成日式的小雞饅頭送給前男友的爸媽;那種雖然要發酵兩次、步驟很複雜卻能換來精緻外表的火腿麵包,我也作給前男友和朋友吃過。當時我認為喜歡的人們吃了我作的麵包,就會更喜歡我。雖然我現在不作那麼難的麵包了,但我不是也曾烤過瑪芬和餅乾給老公你吃過嗎。

我有跟你說過大學時交的男朋友嗎?那個時候我剛上大一,他剛當完兵回來復學,是跟我同系的學長。復學生和大一新生的戀愛,很單純不是嗎。因為學校活動,系上辦了小酒席,我作了一整天的下酒菜。當我和女同學們一起作煎餅和蔬菜炒火腿時,學長們坐在位置上喝酒。

煎一整天的餅,腰真的很痛,所以酒席結束之後我就到系上的休息室躺了一下。因為只想小睡一下,便用手機設定了鬧鐘。之後學長走進休息室時正好聽到鬧鐘響,想幫我關掉所以走上前來。他看到我設定的提醒上寫著「起床囉,公主大人」,之後便常取笑我說:「妳是有公主病嗎?」

有一天,學長用認真的語氣叫我「公主」,然後說他會像對待公主一樣對我好,要我跟他交往。即便是玩笑話也好,我連在父母面前都沒被叫過公主,所以非常開心。如果跟這個人交往的話,似乎能夠因此改變自己那總是缺乏自信的模樣。再說了,我不是對貧窮的味道非常敏感嗎?對於我不曾擁有的那些東西,我自然是非常清楚。然而這位學長並沒有散發出那種味道,所以跟他交往好像沒關係。

我在那之前也跟家裡沒錢的人交往過,因為雙方都很辛苦,所以什麼都不能作。學長是個在中產階級家庭長大、備受關愛的獨生子,個性很開朗。不是有種人因為缺乏被害意識,所以常覺得世界很美好嗎?每次我都很羨慕這樣的人。

那些不曾被無條件愛過的人,一旦聽見別人說喜歡自己,就會立刻覺得非常感激,而且會為了好好把握,覺得自己一定要付出代價。因為「自己」這個存在本身,從來沒有被誰愛過。所以總是太過拚命,想獲得對方的認可而把事情搞砸。

第一次一起度過的學長生日,我作了鮮奶油蛋糕給他。用心烤了蛋糕、塗上糖漿,加入牛奶和雞蛋,把鮮奶油打發用來裝飾,最後再放上草莓。他收到之後非常開心,還拍了很多照片。

只不過,為什麼男生一談戀愛或結婚,就會突然變成孝順的兒子呢?就為了他一句「我爸媽應該也會喜歡這種東西」,所以我烤了很多黑芝麻餅乾和日式饅頭,在父母節(譯註:韓國將父親節、母親節合併為同一天,為農曆的5月8日)時帶去他家。又由於他平常是在家自己煮,所以我也作了很多可以久放的常備菜給他。真是……我那時還只是個二十歲的小女生耶,很好笑吧?

原本是因為喜歡才作的,但是到後來烤麵包、作餅乾、作菜給他,變得很像在交作業一樣。即使我上課、打工,回到家以後很睏,也還是要打起精神作麵包。每當我想到那時因為想要被愛、想被稱讚而過得如此辛苦的自己,就忍不住想給自己一個擁抱。老是覺得自己一直在犧牲的人,會在某個時刻忍受不了而爆發。雖然平時一副不求回報的樣子,其實比任何人都更渴望,所謂認可和關懷之類的東西。

當時的我就這樣忍氣吞聲地付出,某一天跟學長講電話的時候他說:「我媽生日快到了……妳要來看她嗎?」學長的言下之意,就是要我幫他媽媽烤一個蛋糕。我那時突然意識到了,雖然嘴上說想把我當成公主對待,實際上卻是當成奴婢,想著想著覺得心灰意冷。我很大聲地回應:「我又不是她媳婦,幹嘛要去?你不要把這想得太理所當然了!」那位學長嚇了好大一跳,之後他還曾經小心翼翼地問我:「難道妳是……女權主義者嗎?」

現在我偶爾才會作麵包,只有在我自己想吃的時候才烤。超市也有賣餅乾粉或瑪芬粉,份量都算好了,只要再加入適量的雞蛋、牛奶和奶油就可以輕鬆完成,既便宜又方便。就算要料理,隨便炒炒義大利麵感覺也很厲害。要送人禮物的話,只有真心想送的時候才送,在不勉強的界限內作自己想作的事。

過度的好意不只對給予的人有害,也會害了接受的人。有一句電影台詞說:「你要知道,過度的好意只會被當成權利。」不管怎麼說,我,還有我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一直到現在我才真正懂了。

其實,我跟老公你結婚的原因,就是因為在一起的時候不用勉強自己。這樣才能走得長久不是嗎?唉呀,不是說跟你在一起我就抱持著隨便的心態,而是說你喜歡上的,就是我原本的樣子。

今天是週末,多睡一下再起床吃午餐吧。最近對面不是新開了一家麵包店嗎,那裡的墨西哥巧巴達麵包聽說很好吃,要去那邊吃午餐嗎?

※ 本文摘自《微笑面對無禮之人》,原篇名為〈過多的好意會被當成權利〉,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