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新樹幼兒圖書館館長 蔡幸珍

翻開《月亮都是一樣的》,讀到書中的〈滴答滴 順著時鐘吃〉這一首詩時,我狂笑了,迫不及待要和我的兒子分享這本書。克萊吃飯是有一定的順序的,從一點鐘方向開始繞著餐盤吃,即便吃到又厚又乾的麵包,不易吞嚥,也不能喝水,因為十點鐘方向才有水;克萊活在自己的小宇宙中,和我兒子一樣,有自己特殊的行事價值觀和遊戲規則。其實,每個人都是一顆「小行星」,在自己的「小宇宙」中自由地漫遊,偶爾,與別人的「小宇宙」、社會的「大宇宙」互相交會、撞擊,改變了航道,也改變了這世界。

已經搬了八次家的克萊,在媽媽和男友分手之後的衝動下,再次搬家了。面對新的學校,患有妥瑞氏症的克萊決定聽從媽媽和醫生的建議,選擇隱瞞。課堂中克萊不自主地發出青蛙叫的怪聲,坐不住踢來踢去,或是搥頭,或是高聲重複朗讀一個英文字等等怪異的動作,引來同學的嘲弄,甚至是霸凌。在學校,克萊要面對妥瑞氏症帶給她的困窘、同學們言語的霸凌,自己喜歡的男生在霸凌事件上採取壁上觀的態度;回到家裡,要面對老愛談戀愛卻屢屢分手的媽媽,要隱忍媽媽對付她的妥瑞氏症的種種不適當行為,要面臨明天是否就搬家的不確定性。

儘管承受各種生活的磨難,她因自己喜歡的男生在摩天輪上的愛的表達而獲得了力量。克萊摘取一大把罌粟花,彷彿汲取了一大把的勇氣,勇敢地向霸凌她的同學說「No」,也同時向對方伸出友誼的手。原來霸凌別人的人,生命中也是有自己難以承受的苦。而挺身而出向霸凌者說不,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但有時候,生命就是需要如此。一味的吞忍與屈膝的善意,並不一定能改善霸凌與被霸凌者的關係。

在愛中油然而生的勇氣,讓克萊換到下一個新學校時,選擇坦白。開誠布公地讓學校的老師和同學們知道自己的妥瑞氏症,也讓大家知道妥瑞氏症的tic就像想打噴嚏、咳嗽一樣。於是,她的人生翻開嶄新的一頁。

本書以女主角克萊、男主角勁嵩的第一人稱來書寫,讓讀者更能窺見青少年的心理層面以及內在想法和外在行為表現的落差。這本書帶讀者漫步青少年的小宇宙中,觀看青少年的生活日常——校園裡的霸凌與反霸凌,友誼的建立與背叛,親情的順服與尊重,自我的否定與認識,愛情的嚮往與失落。

白玫瑰的花語是純純的愛,有紅色花瓣和黑色花蕊的罌粟花的花語是「勇氣」。人生有時艷陽高照,有時烏雲密布,願你我如白玫瑰花海中的罌粟花,在滿滿的愛中,有前進的勇氣。

※ 本文摘自《月亮都是一樣的》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