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蔣竹山

原來我們現在電視廣告打著「買貴退差價」的屈臣氏藥妝店不是新東西,早在日治臺灣時代就已經有了。

臺灣外來藥的鼻祖

神農氏大藥房創辦人巫世傳的照片。

屈臣氏早在清代道光年間就創立,總行位於香港,並在各地設有分行。屈臣氏專門販賣歐美大藥廠的西藥,被視為是臺灣外來藥的始祖。

剛開始時,由於所販售的藥品相當靈驗,又適合華人體質,在上海頗有名聲。前清時,臺灣就已經在大稻埕一帶設置了分售處,生意相當興隆。日治之後,藥品審核規定開始變得嚴格,通過認可的申請案不到一半,但屈臣氏所賣的藥品則全數通過。為了確保自身權利,屈臣氏不久遂註冊了商標。由於知名度大,該店商標遭冒用的事層出不窮。

全臺的屈臣氏是由臺中實業家李俊啟全權負責經營,他趁著在臺中舉行「共進會」的好時機,擴張銷路,開設了臺中分店,並和臺北的總店北中呼應。之後,香港總行派了經理齊塔藍到臺灣來處理商標問題,採取的方式是開始售予臺灣的總代理權給指定商家。

《臺灣博覽會記念臺北市街圖》,圖中的大稻埕地區,左邊的永樂市場對面,可以見到屈臣氏藥房及神農氏藥房的位置。

神農氏大藥房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神農氏大藥房。

這間藥房由巫世傳所設立,地點位於大稻埕市場前。由於巫世傳相當精通西藥,專賣香港進口的藥品,廣受消費者喜愛。一九二六年時,為了顧客方便,遂在臺南市本町的何鴻記行代理相關商品。員林也有分行,設在員林街市場前的壽世大藥房,不僅代理歐美港粵特效藥,也見到有販賣化妝品。

除了香港的藥品之外,大稻埕的神農氏大藥局還與上海的福美貿易公司簽訂契約,取得第一手代理權,發售一款名為「化煙糖」的知名商品。這款藥物的發明者是美國威利博士,標榜著已經過官方衛生機構檢驗,藥性溫和,無嗎啡成分,且有治療煙癮的療效,還可滋補身體。當時臺灣有許多鴉片煙癮者,部份人是靠這款化煙糖戒掉吸食鴉片的習慣。

由於當時臺灣人吸食鴉片的人不少,各藥房紛紛推出戒除毒癮的藥丸。比較著名的有宏生藥局的「林文忠戒煙丸」,其次是惠濟堂、同德堂、華昌堂及屈臣氏藥房的「戒煙粉」。但由於這些藥物受到日本警察官吏的管制,未經許可,不得販售,所以在禁煙初期,這些藥物購買困難,但一時也讓這些藥品的身價水漲船高。

大稻埕的更生院病房內,接受鴉片煙癮治療的病人。

一九二五年時,神農氏大藥房還有一種藥賣得嚇嚇叫,這是來自香港,專治淋病的特效藥白濁丸。除了治療性病外,對於婦女病。也特別有效。當年八月,為了要促銷這款藥,藥房還祭出買白濁丸送馬戲團票的活動。特別與桃園正夯的神風曲馬戲團合作,凡是向神農氏或桃園出張所購買者,都可獲得當月一日到十日的入場券。十二月時,神農氏大藥房又從香港進口滋養聖品杏仁露及白濁丸等商品,參加永樂會的商品特賣。還印了附有新舞台入場券的宣傳單,由自動車在布街發放宣傳。

神農氏大藥房的老闆巫世傳的名聲遠近馳名,就連一九二八年他胞弟巫尊乾與員林黃祥女兒阿銀結婚時,《臺灣日日新報》的人事版面,還刊登了這則新聞。

神農氏大藥房老闆巫世傳曾在一九三一年九月,和三峽的陳江浦、臺中莊銘翰及謝金元四人,花了兩個禮拜的時間在香港及廣東視察業務。此後,神農氏大藥房的事業版圖擴展得很快,幾年不到,就已經將藥品來源延伸到上海及日本關西一帶的藥物聚集的都市,例如京都、大阪及神戶。

藥房的社會事業

2014年2月初,筆者親自拍攝的屈臣氏大藥房的樓面。

神農氏大藥房相當會行銷,不僅賣藥,還投入藝文活動或社會事業,既做公益也幫自家宣傳。一九二七年三月,蓬萊閣預定二十日開全島詩社聯吟大會,巫世傳就提供了大中小的神農藥散數十瓶,給入選的詩友;此外還提供百包的頭痛藥,給每位出席的詩人。甚至在城隍祭典時,裝扮神農採藥藝閣,遊行時由閣上撒兌換券,共有五千張,凡拾獲者,可以藥房索取一瓶神農散。

這些社會參與獲得的名聲,使得他成為各大商工會爭相邀約捐款的商家。一九三六年時,臺北舉辦商工業展覽會。會後舉行摸彩抽獎活動,各界所捐助的獎項,前三名依序為神農氏、永安堂分行及菊元百貨,其中又以神農氏大藥房的金額最多,竟超過當時著名的菊元百貨公司,有百圓的一等獎金。

山寨版

神農氏大藥房代理販售各歐美日大藥廠的西藥打響名號後,引起許多商人的眼紅,紛紛開設類似藥房。

通常店內服務過的員工對這種商業機密知道的最清楚,也就最容易跳槽或另立門戶。例如,一九二九年三月,原在神農氏大藥房任職的莊蚶自,離開了神農氏,就和一名同事另闢江山,合開了漢西藥房。此外,對於外地顧客而言,路過臺北的話,就必定會去神農氏大藥房買藥。有鑑於此,有些人選擇臺北的周邊開設類似店家,像是呂傳溪在基隆所開的漢英藥房。

神農氏大藥房在大稻埕一帶不僅是著名的藥店,還是當地的知名重要聚會場所。

例如一九三○年,一些在臺日人打算在蓬萊町建一座佛教會館,遂在建務會社專務、臺北信組理事及圓通婦人會員等人的協議下,決定建築面積八百多坪、工費四萬八千多圓,以及增加建築事務所設在神農氏大藥房。另外一則例子是,同一年,李姓宗親會組織多年,打算修建祠堂於神社路東邊的葉姓祖廟前,所召開的實行委員會就開在神農氏大藥房。

由於香港屈臣氏的名氣過於響亮,在日治臺灣時有「山寨版屈臣氏」出現。臺北之外,我們還見到臺南的本町也開有叫屈臣氏藥房的商家。店主李俊黨為此還特地到香港向英國京司公司取得魚肝油專賣的權利。

香港總店的提告

屈臣氏藥房的商標。

一九三四年,香港屈臣氏本店,向法院提出告訴,控告臺灣屈臣氏大藥房李俊啟,擅自使用該公司的商標。最後經東京大審院判決,原告的香港總店獲勝。為此,李俊啟還因為偽造私文書,遭受臺北地方法院檢查局拘留。

在官司塵埃落定之後,香港屈臣氏馬上對外強力放送,只有臺北神農氏大藥房,才是他們唯一具有正字標記的專門代理店。報紙也開始刊出神農氏大藥房的樓房、招牌,及其老闆巫世傳的照片。然而,這樣還不夠,還開始在報紙刊個斗大標題「香港屈臣氏會社總代理店:臺北神農氏大藥房」。並在上頭畫了了個屈臣氏的商標,擺明要民眾認個清楚,特徵是左邊是龍,右邊是匹有著尖角的馬,中間夾著個中國的寶塔,似乎象徵著中西藥合併的藥局。

此後,臺灣的屈臣氏「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關鍵詞:李俊啟、神農氏大藥房、巫世傳、共進會、鴉片、戒煙粉

延伸閱讀:
皮國立,《臺灣日日新:當中藥碰上西藥》,臺北:臺灣書房出版有限公司,2008。
劉士永,〈醫學、商業與社會想像:日治臺灣的漢藥科學化與科學中藥〉,《科技、醫療與社會》,11期,2010。

※ 本文摘自《島嶼浮世繪》,原篇名為〈屈臣氏:原來天天都便宜早就有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