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米歇爾‧施密特─索羅門、莉亞‧索羅門

在我們確認了個人有權自殺後,我覺得也該聊聊一般的殺人。我們可以殺人嗎?對於虔誠的基督徒來說,這件事情很清楚,因為「上帝」在十誡中禁止殺人。不過,身為非信徒,我們就無法援引「上帝的誡律」,必須以別的方式來說明,為何違反某人的意願去殺害此人是不該被允許的。

沒錯。只不過我想立刻指出一點,在《聖經》裡,殺人壓根兒就不是完全禁止的。在《出埃及記》的第二十章裡雖然提到「不可殺人」,可是到了第二十二章卻又寫道:「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凡與獸淫合者,總要把他治死。祭祀別神不單單祭祀耶和華者,那人必要滅絕。」也許妳會感到訝異,不過總體來說,我們在《聖經》裡找到的殺人律令絕對多過於禁止殺人的律令。

該殺的不僅只有殺人凶手和強盜,就連同性交媾者、通姦者和與在月事期間的婦女交媾者也都該殺。此外,褻瀆上帝的人、咒罵父母的人、在安息日工作的人、身為男性卻未行割禮的人、取用錯誤飲食的人或誤用(僅限祭司使用)油膏的人,同樣該殺。我們可以說,《聖經》裡的上帝對於動用死刑可是一點也不手軟⋯⋯

OK,OK,我懂了!不過,如果只單看十誡,它們還是完全沒問題吧?

很遺憾,這也不對。因為光是十誡的第一條,就隱含了高度不道德、甚至是牴觸憲法的規範。「上帝」命令祂的子民,不准敬拜除了祂以外的神明,這點就完全牴觸憲法中「宗教與信仰自由」的基本原則。祂甚至是「宗族連坐法」的代言人,祂說:「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討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如果我們認真看待「上帝」所說的話,這就代表不但我自己會因為批評宗教而遭到上帝的追究,就連妳九歲的小弟朱利安、他尚未出世的兒子、孫子和曾孫,也都會被追究!這可不是現代法律會有的觀念吧?

不,肯定不是!可是為什麼只有兒子有事?身為你女兒的我,還有我那些未出世的兒子、孫子和曾孫又會怎麼樣?

在第一誡裡並未提到女兒,而這肯定不是出於偶然。因為《聖經》裡的上帝將女性的地位擺在男性之下,因此女性在十誡中並未被當成權利平等的主體提及,事實上,女性是被當成男性利益的客體。也因此,十誡的最後一誡才會說:「不可貪戀他人的房屋,也不可貪戀他人的妻子、僕婢、牛驢和其他的一切。」

什麼?! 女人像牛或驢一樣只是男人的財產?而且顯然十誡裡也還允許奴隸制度……

是的,不過妳也不用大驚小怪。在所有的時代裡,人類其實都會把自己在歷史過程中所發展出的是非觀念轉移到「神的世界」。要是早在三千多年前「上帝」就主張男女平等與廢除奴隸制,或者頒佈了一部關於普世人權的憲章,那才真的令人感到訝異。我們不難理解,這樣的情況從未發生過,是因為「神明」總是只和人類一樣聰明,他們其實只是人類的幻想產物。

好吧。除去第一誡與最後一誡,你總會至少同意其餘八誡的某一誡嗎?「不應說謊」與「不應殺人」,這聽起來還滿合理的吧!

很抱歉,就連這些我也難以苟同!因為「說謊」和「殺人」這兩者「本身」並非不道德,總有某些情況會需要進行這些行為。舉例來說,在納粹統治時期,一個人若不說謊、隱瞞,反倒誠實向蓋世太保舉報猶太人的藏身之處,這樣的行為其實是不道德的。相反地,施陶芬貝格上校(Claus PhilippMaria Justinian Schenk Graf von Stau_enberg)為了刺殺希特勒以拯救無數人命所發動的叛變,在道德上就很能取得合法性。

所以,盲目地遵從某些誡律或禁令,原則上是錯的?

是的。一個人若是真的想要讓自己的言行「有道德」,他就必須去檢驗,某個特定的行為會牽涉到哪些正面或負面的後果。一個人若只是因為受到權威人士的道德要求而去做或不去做某些事情,這個人的道德發展就還停留在相當低下的層次。

本文介紹:
哲學,可以吃嗎?培養高手思維的基礎讀本,拒絕讓別人的常識成為你的常識》。本書作者/米歇爾‧施密特─索羅門、莉亞‧索羅門;譯者/王榮輝;出版社/遠流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現代草民哲學讀本
  2. 一口哲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