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泰田.代;譯/謝凱蒂

你若有讀心的超能力,會發現最討人喜歡的人都在想什麼呢?第一件該做的事就是判別正確目標,因為討人喜歡和受歡迎並不一樣。發展心理學家對「討人喜歡」的定義是某人在他人眼中的配合度與和藹可親的程度,而「受歡迎」則是某人被認為具有影響力與權力。研究人員分析國中生與高中生的社交觀念,發現討人喜歡與受歡迎並沒有太多關連。

受歡迎與討人喜歡的人通常都擅長社交,追求「受歡迎」的人會運用讀心的能力來強化自己的社會地位,或是維護他們在社會階層的上層位置。相對之下,討人喜歡的人則多半是運用讀心的能力來確認自己有公平且合作的行為舉止。換句話說,想要受歡迎的人面對社交場合的心態是:「這對我有什麼好處?」而討人喜歡的人則是:「我能有什麼貢獻?」

以受歡迎為動機的人大多注重短期的社交利益,為了拓展權力還必須支付社交資本,他們採取的策略多半得消耗社交資本,例如耍心機、八卦,或是為了私利而貶低他人。另一方面,雖然討人喜歡的人不見得有最高的 IG 追蹤人數,也不見得能被選為返校日國王或皇后,卻常是快樂、自重的人,交到的朋友也都比較可靠。「討人喜歡」就像是透過投資績優股來奠定經濟基礎,而「受歡迎」的投資標的則是高風險、缺乏永續經營策略、卻是當下最時興的公司。

如果討人喜歡的人比較能得到可長可久的感情,那麼不妨探索他們腦子裡都想些什麼。普渡大學的伯恩特(Thomas Berndt)終其一生研究人類如何建立並維繫友情。他從過去的研究報告發現,討人喜歡的人對友情的觀點特別不同,並且也會影響到他們的社交觀念與行為。如果你在臉書或 IG 搜尋「#友情」,可以輕易找到數以百計的溫馨貼文,敘述哪種人才是值得交往的好朋友,不過從實際經驗得到的答案卻相當簡單明瞭,討人喜歡者具有三項核心價值:公平、善良、忠誠。

「公平」是孩子成長過程首先習得的社交規矩之一,包含輪流玩遊戲、一起使用大家都喜歡的玩具等,重點都是「平等」。如果某個孩子連續玩兩次,或是霸佔太多好玩具,可能會讓其他孩子哭鬧或發脾氣,因為他們所認知的公平原則被侵犯了。長大成人之後,某些具體事務仍須遵守公平原則,例如輪流洗碗盤或選擇電視節目,但成人的公平原則可能較為複雜,彼此交換的東西或許是抽象的概念,例如別人對你有同理心,你也以同理心回報;或是曾經原諒你的人,你也同樣能盡釋前嫌。如果你的朋友、同事、交往對象無法同等回饋你付出的同理心或體貼,你可能就會厭倦對方。

孩子們最終會瞭解人際關係並非只是你一來我一往的互動,他們發現「我可以幫你抓背,但除非你也幫我抓背,否則以後我就不再幫你抓背」這樣的道理其實是有限制的,於是開始主動超越公平原則而付出更多,他們會說:「你先吧!」或是:「這個最好的玩具給你玩。」他們懂得以一點犧牲促進人際關係,表達他們願意為團體中的他人謀福祉。善良的人願意先做無償付出,並預設別人也會尊重公平原則。善良者的因果觀念是:當每個人都主動付出,就能促進團體內每個人的利益。

別人若超越了我們的公平標準,我們就會心生感激。因為有「感激」的情緒,我們便特別注意到這些超越期待的人,並產生回報對方善舉的動機。北卡大學的社會心理學家雅爾果(Sara Algoe)發現,心存感激的人通常會加碼回報,他們的行為或許是求取平衡,但當你的付出超越對方預期,也會被視為善意行為。「感激」能創造越來越多的善舉,我們回饋他人善舉的時候,對方也產生感激之心,因而又促使他們付出善意回報。

「善良」同時也衍生出討人喜歡者的第三項特質:忠誠。友誼存在於一個開放市場,你大可隨心所欲與別人建立或切斷關係,但忠誠的朋友卻在困難時期依然不離不棄。當人生陷入逆境,不論是工作低潮、被男友拋棄,或是遭到朋友排擠,再優秀的人也可能對自己的價值產生懷疑,就在你自我貶抑之際,某些朋友卻不改變對你的評價,甚至對你付出更多。就短期而言似乎不合乎邏輯,因為雙方付出的友誼並不平等,但忠誠背後的邏輯並非永遠清楚明瞭。

以下是忠誠的朋友對你的信任:他們認為你對他們的生命也有特殊貢獻;他們珍惜你的原因不是外在的財富、地位、權力等因素;他們相信你可以度過難關;他們相信你克服困境之後會變成更好的人;他們不只相信現在的你,還相信未來的你。忠誠的友誼是世間難得的福報,忠誠的朋友不離不棄對你做長期的投資,只因為你是你。

如果我們有讀心的超能力,就能看出討人喜歡者的心思都圍繞著三個正面社交價值:公平、善良、忠誠。這是從經驗主義的角度解讀友誼,我們還能從性靈或文化傳統等角度出發,或許能得出不同的友誼定義,但上述三個價值似乎能夠跨越各個文化的性靈或宗教傳統。

當不擅人際關係的人試圖瞭解別人心裡正在想什麼時,不妨將這三個核心價值視為逆向思考的途徑,除了從個別訊息拼湊出他人的意圖或言外之意,不妨預設討人喜歡的人就是以這三項標準評估我們,而他們的行為也是意在體現公平、善良、忠誠的價值。

不是每個人都是一心想要被喜愛,某些人的驅動力是權力或貪婪,或意圖利用別人的善意,這樣的情況就複雜許多,需要更謹慎對待。

霸凌者其實擁有高明的社交技巧

霸凌現象存在於所有年齡層。典型的遊樂場霸凌者會把排隊中的孩子一把推開、偷同學的午餐費,或是取笑別人的不同之處。到了青少年期,霸凌者可能當眾羞辱地位較低的同儕,或是造謠中傷地位高於他們的人。即便到了成人時期,仍有霸凌者強取豪奪,利用他人獲取私利,或是欺侮弱者。職場霸凌協會(Workplace Bullying Institute)的調查報告指出,百分之三十五的員工曾在工作上遭受霸凌,另有百分之十五的人曾目睹職場霸凌。職場霸凌的定義是重複出現的不當對待方式,包含威脅、羞辱、破壞工作成果等行為。

無論哪個年齡層的霸凌者,可怕的是他們並非笨蛋。研究指出霸凌者的讀心能力優於平均,能夠運用社交能力操弄他人,以取得自身的利益。帕多瓦大學的吉尼博士(Gianluca Gini)曾測驗霸凌者的道德推理能力是否較差,想知道他們分辨對錯的能力是否不足。吉尼博士的研究團隊抽樣調查七百多位九歲到十三歲的孩童,分別調查霸凌者、受害者,以及反抗霸凌者的道德推理能力是否有差異,最後發現霸凌者的道德推理能力與反抗霸凌者並無差異,這兩個族群的能力都高於受害者,不過,霸凌者的同理心分數明顯較低,他們認為自己的利益比受害者的心理傷害更重要,藉此將不道德的行為合理化。

霸凌者運用社交能力,挑選較不可能反擊的人作為目標。華盛頓大學的庫克(Clayton Cook)與加州大學河濱分校合作,以一百五十三項研究結果進行統合分析,檢視數十項遭受霸凌的高風險因子,包含性別、種族、自尊心不足,以及高壓力家庭環境等。雖然許多因子都與遭受霸凌有關,但排名最高的是低社交能力與低同儕地位。很不幸的,社交囧星人的社交能力與同儕地位都比較低,霸凌者雖然也不見得受同儕喜愛,卻擁有相當程度的社交能力與影響力,通常也很瞭解社交動態,並且能夠選擇性的施展魅力。

社交技巧匱乏的孩子面對一般社交習俗就已經很困難了,若要對抗霸凌者擅長的耍心機,很可能完全招架不住。霸凌者採用的騷擾方式經常刻意落在對與錯之間的模糊地帶,因此缺乏社交技巧的孩子可能並不會抱怨自己被霸凌,因為他們並不確定自己是否受到不當對待,更不確定該怎麼做。

霸凌受害者若有幸獲得俠義者的仗義執言,也必須懂得感激俠義者因此負擔的社交風險。德州大學醫學中心的薛吉瑞(Rashmi Shetgiri)訪查三百五十四位六到十年級的學生發現,為他人出頭去對抗霸凌,自己被霸凌的機率將大幅增加。也就是說,你能為他人出頭的次數有限,否則自己也會開始遭到霸凌。霸凌受害者必須知道俠義者是有選擇性的為他們付出社交資本,不能持續依賴俠義者不斷自行吸收社交成本,而必須設法強化自己的社交能力與同儕地位,但這說的比做的容易多了。此外,為了公平與感恩起見,受害者最好能適當地報答俠義者,或至少私下表示感激。

成人的世界依然有霸凌的存在。小時候是霸凌者雖也可能在長大後改變,但許多研究指出,有霸凌行為的孩子在成年之後依然是霸凌者,成為職場中擅於操弄他人的主管、情感上凌虐他人的伴侶,或是以偷盜、侵略等行為獲取利益的罪犯,嚴重者可能成為反社會者,專事利用他人的善意來獲取私利,傷害他人也毫無悔意。雖約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可被診斷為反社會者,但自私自利者佔總人口的百分之十到十五,某些人的個性就是傾向於自我中心、貪婪、權力慾旺盛,總是算計著從他人手上奪取不屬於自己的好處。

霸凌者的行為很可能造成你的嚴重損傷,一心願意善良與忠誠的人自然必須謹慎付出信任,但也不能因此變得過於警戒,或是對人性抱持太過悲觀的看法,尤其是經常遭受霸凌的不擅社交者。我們不難理解何以長期被霸凌的孩子可能因而冷淡對待他人,或是因為過度自我防衛而主動出擊,若是建立這種全面性的防衛措施,即便對方是好人,你也無法與他們建立關係。想要同時保護自己,又願意承擔受傷的風險而付出善意與忠誠,這對無論是否擅長社交的人來說,都是困難的課題。

若希望在自我保護與付出善意之間取得平衡,風險較低的方式就是在結交朋友初期節制利他與仁善的行為。善良與忠誠的人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保護自己,同時也能與值得相交的人之間逐漸產生利他與感恩的良性循環。

※ 本文摘自《社交囧星人的生存之道》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