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豐偉

如果要說臺灣有什麼十分重要卻長期被忽視,媒體、政治人物與社會大眾認為「只是小孩子的事情」,「亞斯學」應該可以排前三名。

最鮮明的例子,就是這本書書稿在「做書」與企劃行銷的過程裡,就已經讓幾位經手的人察覺身邊伴侶、親人的亞斯特質,開始思索如何帶來改變。這些人都是資訊傳播產業的工作者,卻從來沒有人詳細告訴他們這些重要訊息。

不久前,我遇到一位年輕貌美、強勢能幹的女病人,她帶著強烈的憂鬱與焦慮症狀求診。一切看起來都順利啊,她的學經歷都很好,為何人生急轉直下?會談一陣子後,她才願意說出來,原來,她領導的團體,因為她追求完美、掌控欲強、要求嚴苛,去年「推翻」她。現在,她變得時時都在注意,別人是不是在講她壞話、批評她。

如果她沒有自覺、如果她沒有說出真正的發病因,可能就會因為憂鬱症、焦慮症的病名,在精神科診所長期服用藥物,緩和症狀。但,真正造成她社會適應困難的,可能是她強烈的「亞斯特質」,釀成眾叛親離的心理創傷。近年來歐美國家鑽研亞斯伯格症的學者,正把研究方向朝向「女亞斯」的症狀學,認為亞斯伯格症的診斷方式太偏向男童特質,忽略許多難以融入小團體的亞斯女孩。

除了亞斯女孩的困擾外,還有一群女性沒有亞斯特質,卻也受到亞斯特質的牽引,過得並不好,那就是「具有亞斯特質的先生」。當我開始大量閱讀關於「成人亞斯」的資訊後,我漸漸能分辨,有些陷入憂鬱的女性病人,最大的壓力來源,是她有強烈亞斯特質,但未必到達「亞斯伯格症」診斷標準的先生。這些先生在外的形象常常是認真工作、賺錢顧家、老實忠厚。他們可以調整自己來適應社會。但回到家,應該要好好鬆一口氣了,「本性」就跑出來。太太若對外訴苦,親友會覺得不可思議,因為同居人看起來就是個好好先生啊。太太的話沒人相信,常被懷疑她自己也要負許多責任。得不到外界支援、甚至被指責,有苦說不出的太太,就很容易陷入憂鬱,這可稱為「卡珊德拉症候群」。

這要如何改善?如果跟先生談他的亞斯特質帶給太太的困擾,找心理師做心理治療或婚姻諮商,是不是能帶來一些良性的改變?

幾乎沒有例外,這些女病人若跟先生談到亞斯特質,先生都難以接受這樣的「標籤」,甚至因此大怒。不接受,就很難有改變的可能。

與歐美國家相較,臺灣社會對「成人亞斯」顯然十分欠缺瞭解。當國外每年都推動亞斯「覺醒」(awareness)活動時,臺灣的亞斯社群卻還沒有這股力量。國外媒體大量出現談論亞斯的文章,有許多亞斯人現身說法,描述自己獲得診斷後,對人生帶來的正面改變。這些對外訴說自己亞斯特質的人,有不少名人或專業人士,讓讀者漸漸不把「亞斯」當成必須避諱的「疾病」,而是存在於許多人身上的「特質」。

歐美國家亞斯社群除了經營網路,還有能力出版印刷精美的雜誌,這集結的社會力量,在臺灣難以想像。當診斷亞斯伯格症的人擁有強大的傳播力量時,其他人也能夠從這些資訊,判斷自己或重要親人有沒有值得注意的亞斯特質。

亞斯特質越早發現越好。套句臺灣「大亞斯社群」重要人物「花媽」卓惠珠的話:「父母、家庭很重要。」如果能早早察覺亞斯特質,消極面是尋找適合自己的工作、專長,積極面是增加社會適應能力。

如果發現家裡的青少年好像有亞斯特質,及早開始情感、溝通的訓練,不要逼他們找不適合自己的工作,或許有助於人生路上減少一些衝擊。這本書重點是成人亞斯,所以沒有著墨亞斯人在青少年階段常遭遇的重大壓力:來自同儕的霸凌與排擠。

臺灣遠遠不足的地方,就是這本書存在的目的。我們要讓社會大眾瞭解,亞斯特質普遍存在,在人類演化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且亞斯特質會帶來許多正面的力量。只要被放在適合的位置,亞斯人常會是很棒的員工、忠實的朋友,以及盡責的父母。

人們不知道身邊到處都是亞斯人

英語世界的亞斯人會暱稱自己「aspie」。但誰才能算亞斯人?有些較為封閉的論壇,會嚴格規定經過醫師診斷才能加入。但也有人認為「aspie」是「一個廣闊的連續體」(a wild continuum),也就是說,未達診斷標準、有亞斯特質,也可以算是亞斯人。

社群要維持秩序,以醫師診斷作為資格限制,十分合理。但如果我們的標準是:「可能會造成伴侶『卡珊德拉症候群』的人」,「亞斯人」的認定標準就很寬了。許許多多在外表現良好的上班族、專業人員,可能都有足以造成家庭問題的亞斯特質。

我們身邊有許多亞斯人,家族、好友裡應該都會有,但多數人對亞斯特質卻完全不瞭解。許多人把符合「亞斯伯格症」診斷的人視為異類,希望他們最好不要出現在身邊,卻常常不知道,「我們」跟「他們」其實有相似的基因,只是「濃度」稍有不同。

亞斯人有許多在現代社會容易生存繁衍的特質,例如在過往臺灣的考試制度裡,亞斯人的專注力、記憶力,以及分析考題、規劃念書時間表的成熟能力,有助於讓亞斯人比相同IQ的人得到更好的考試分數。在醫師、工程師族群裡,有很多亞斯人兢兢業業地努力工作。

亞斯人如果遇到自己喜歡的工作,常會比其他同事更認真、更投入、更專注。歐美國家有些大公司,已開始注意如何協助亞斯人發揮潛力,減少人際與溝通問題帶來的困擾。

這本書說的「亞斯人」,是指「有亞斯特質的人」,而不是「符合精神科醫師診斷準則的人」。這本書是為寬鬆標準下的亞斯人,以及他們的伴侶、近親而寫。這本書還會談到「神經多樣性」,讓大家從腦科學的觀點,來看待演化競爭底下人類的生存之道。

四十六歲,我察覺自己的亞斯特質

我察覺自己的亞斯特質,是因為寫小說。我的推理小說《恢復記憶就得死》男主角是急診醫師,因為柯文哲當選臺北市長,我想說設定男主角有亞斯伯格特質好了。為了描繪小說內容,我到亞馬遜網站買了一些談成人亞斯感情世界的電子書,然後發現,怎麼跟自己有點像?

那時,有一本講反社會人格的書《4%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已在臺灣出版。如果「反社會人格」的專家,都能估算到有百分之四的人具備容易殘忍無情的特質,在「泛自閉症/亞斯光譜」上的人有多少?或許有百分之十?心裡猜想,我的亞斯特質,座標大概在百分之五至十,也就是說,每十到二十個男生,就有一位跟我差不多。

小說修修補補時,《自閉群像》在臺灣出版。「神經多樣性」的概念,在臺灣漸漸有人提及。既然「泛自閉症」的光譜可以一直往外延伸,那一定有人為「比較淡」的那一大片命名,並持續做研究。

二○一八年初,在一連串搜尋後,我終於找到關鍵字:廣泛自閉症表現型(Broad Autism Phenotype)。BAP 研究的是「比較淡」的自閉症特質,這等同於這本書所說的「亞斯特質」。用 BAP 搜尋,可以找到許多心理學家的研究,在這些研究裡,值得注意的亞斯特質的人數,通常都超過百分之十。在這些研究裡,亞斯特質強烈的人,統計上容易得到憂鬱症、焦慮症,容易感覺孤單、被團體排擠,朋友不多,也較難維持長期穩定的友誼與工作。

腦海裡有一股聲音,告訴我一旦搜集到可以出書的資訊量,就要趕快出版。所以我在二○一八年六月初覺得應該要寫本成人亞斯特質的「小總論」時,馬上聯絡小貓流總編輯瞿欣怡,問她能不能把這本還沒動筆的書儘快排入出版計畫。她回答最快十月,但八月必須交稿。

為什麼要這麼趕?嗯,為了《二○二○臺北亞斯覺醒月》這樣的概念。

雖然我是精神科醫師,但我沒受過兒童與青少年精神科次專科訓練,平常沒在看兒童青少年病人。我對兒童亞斯/自閉症瞭解不深,不懂得如何治療。我能貢獻的,是我整理資訊以及快速書寫的能力。藉由出版這本書,以及各種行銷書的活動,吸引讀者以及媒體人、意見領袖的注意,或許能幫助臺灣早日走向「亞斯覺醒」。

在成人亞斯領域,我買了四十幾本電子書,搜尋兩百個 PDF 檔案,儲存上千篇網頁文章。說起來我還稱不上「專家」,或許大家可以把我想像成類似國外大媒體的資深撰述,因為長期關心某個議題,寫了一篇長篇幅的專題報導。

快速寫成的文章,必然有疏漏或不甚準確之處。請大家把我這本書當成讓大眾理解亞斯人的起點就好。讓這本書成為暢銷書,可以鼓勵其他出版社請有亞斯特質的專家或名人寫更多「亞斯學」,催生對自己有信心、願意標榜自己擅長亞斯家庭心理治療的心理師,然後這些心理師又會寫文章來促成「亞斯」的覺醒。如果你看完這本書意猶未盡,可以搜尋卓惠珠寫的許多中文文章,也可以加入她主持的許多中文亞斯網路社群。

如果能形成認同「亞斯」正面形象與自我揭露的風潮,強化亞斯人的自我認同,或許會讓造成太太困擾的亞斯先生們願意求助或接受心理治療。我所看到這些因為「卡珊德拉症候群」受苦的女士們,或許就有終於能鬆一口氣的一天。

如何察覺自己或重要伴侶、親友的亞斯特質?

每位亞斯都是不同的,下列僅供參考。

一、對於有興趣,或者跟工作有關的話題可以滔滔不絕,但不擅長沒有主題的隨興聊天。

二、不太懂得如何引導聊天話題,常常製造冷場,或因此變得少講話。

三、不時講出一些讓人覺得白目或不會看場合的話,或因此變得少講話。

四、有時為了避免冷場,會一直想話題,但其他人常常對這些話題沒興趣。

五、看到一般朋友、同事、長輩,如果正好沒有話題可講,常會繞路、閃避,或打個招呼後就閃開。

六、滿常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有時是跟不太熟的人。

七、常常「已讀不回」。

八、不太重視生日、重要紀念日,或商人炒作的節日。

九、已經決定好的事情,不喜歡改變。

十、喜歡為許多事情訂定明確的規則(如SOP)。

十一、喜歡一件一件、有次序地把事情做好。

十二、心中的次序如果被打斷,有時會很生氣。

十三、一定要看紅綠燈走斑馬線,不喜歡橫越馬路。

十四、喜歡在吃飯時看書或看報紙。

十五、不喜歡跟計程車司機聊天。

十六、喜歡的電影片段會重複一直看。

十七、喜歡的餐廳會一直去吃。

十八、小時候有跟其他人不太一樣的興趣。

十九、喜歡把許多東西弄得整整齊齊(尤其女生)。

二十、但不會為打扮花很多錢或時間(男女都是)。

廿一、常常有點莫名奇妙發很大脾氣,不過如果仔細問還是問得出生氣的理由。

廿二、發大脾氣後很快就恢復平靜,但被生氣的人還在氣。

廿三、常常沉思或自言自語。

廿四、喜歡、習慣一個人獨處。

廿五、伴侶不在身邊的時候,有時會讓人感覺冷淡、不理睬、不多話。

廿六、知道要為伴侶創造浪漫與熱情的時刻,但可能才做一天又讓人覺得冷淡。

廿七、對於送花、送鑽石沒太大興趣,會說花會凋謝、鑽石只是碳之類的話。

廿八、很愛理性分析「愛是什麼」、「喜歡是什麼」。

廿九、會猶豫說出「我愛妳(你)」,因為腦袋裡想太多定義的問題。

三十、伴侶生病時,顯得不太關心,雖然他心裡想的是「我又不是醫師,關心也沒用」。

編按

此參考列點來自作者看了許多資料,以及參照自身經驗的濃縮,沒有經過實證研究,而且較偏向亞斯男性觀點。建議想深入瞭解的讀者,看完本書後繼續廣泛閱讀,或請出版社出更多談成人亞斯的中文書。

如您擔心自己或親友已經不只是亞斯特質,而是「亞斯伯格症」,或者「自閉症」,請尋求專業的醫療診斷。

※ 本文摘自《我與世界格格不入》自序,原篇名為〈很重要但你不太清楚的「亞斯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