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敦.德勒根;譯/林敏雅

01

秋天快結束的某一天,刺蝟坐在窗前看著外面。

他很孤單,從來沒有動物來拜訪他。就算有誰碰巧經過他家,也都心想:啊,刺蝟不是住在這裡嗎?於是敲門。但這種時候,刺蝟不是在睡覺,就是猶豫老半天,等到他開門,人家已經走了。

刺蝟將鼻子抵著窗玻璃,閉上眼睛想著自己認識的動物。那些動物常常會互相拜訪,就算不是慶生或有其他理由要慶祝也一樣。要是我現在突然邀請他們,會怎麼樣呢?

他從來沒有邀請過誰。

刺蝟張開眼睛,搔搔後腦勺上的刺,又考慮了一會兒,然後寫了一封邀請信:

親愛的動物朋友們:
我想請你們大家
來我家玩。

寫到這裡,刺蝟咬著筆,又搔搔後腦勺的刺,接著補了一句:

不過,要是有誰不想來也沒關係。

寫完,他皺了皺眉。

他想,他們要是看了這封信,會不會認為我根本沒有誠意邀請大家?或是他們會想:快,馬上去刺蝟家找他,免得他很快又改變主意,他向來三心二意。

刺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他把信收到櫃子的抽屜裡,搖搖頭,在心裡對自己說:我先不要寄這封信好了……目前沒有這個打算。

02

目前沒有。刺蝟回到窗前坐下,一直想著這兩個詞。目前沒有

這兩個詞彷彿在他腦子裡跳起舞。目前偶爾不安的看看四周,沒有踩著正確的步伐轉圈。

刺蝟閉上眼睛,心想這樣就可以把這兩個詞看得更清楚。

沒有抱住目前目前依偎著沒有,彷彿眼中只有彼此。

這時,門突然打開,有誰進來了。是暫時,刺蝟心想。他從它身後飄揚的大衣認出它。暫時走向目前沒有,擠進它們之間一起跳舞。

刺蝟歎了一口氣。突然,他發現有其他東西也進到屋裡來了。一個看不見的東西,同時存在又不存在的東西。

不可能,刺蝟心想。肉眼當然看不見不可能。

不久之後,暫時走了,然後是永遠進到屋裡。它穿了一件厚厚的鋪棉大衣,戴著一頂帽子。它也擠進目前沒有之間。

刺蝟感覺自己的心怦怦跳。那些詞彷彿想突破他的思考一般,它們跳著舞,一直逼近他。它們好像對他有什麼要求,想跟他一起做些什麼,可是他不知道究竟是什麼。

刺蝟和它們三個跳到桌子上繼續跳舞,步伐愈來愈快,愈來愈亂,刺蝟幾乎快看不清它們。他才想著要不要睜開眼睛時,永遠就突然不見了。

目前沒有從桌子上下來,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站著。它們看著對方,好像在說:現在怎麼辦?繼續跳舞嗎?

目前挑眉,表示想繼續跳舞,可是沒有搖頭。

一陣吵鬧,門又開了,這次進來的是一次。它們很調皮,又跳又鬧,頭上有一撮奇怪的紅色羽毛。

它們一抓住目前和沒有,就同時平靜了下來,然後四個一起安靜的跳舞。

房間裡變得更暗了。

目前一次也沒有,刺蝟想著這四個詞的組合。

突然,這些跳舞中的詞閃閃發亮。刺蝟心想:繼續跳,就這樣繼續跳下去吧!因為那些詞的背後一片黑暗。

03

就像遊戲一樣,刺蝟這麼想,然後張開眼睛。遊戲結束了,但邀請別人來家裡可不是遊戲。

他躺在床上,想著櫃子抽屜裡的邀請信。

大家說不定都會回信說他們不能來。他們一定會找理由。

他想像有幾十封信從門底下飄進來,他撿起信,一封一封的讀:

「如果要我去你家,請準備三層的蜂蜜蛋糕,外層撒滿糖,上面要湧出很多鮮奶油,還要覆蓋一層像天空一樣的翻糖。不過,我想我還是不會去。」

「我剛剛去找你,可是你沒開門,我從窗戶外面看到你匆匆忙忙躲到床底下。」

「謝謝你的邀請!能去你家玩實在太棒了!看到你的邀請信,我高興得跳起來!刺蝟邀請我吔……可是我不會去。」

「我應該不會去,雖然還沒想到理由。」

「我的精神與你們同在!」

「我不能去,祝大家玩得愉快喔!」

刺蝟歎了一口氣。當然沒有動物會來。

他把那些信放在床邊的地板上,繼續躺回床上。他鬆了一口氣,同時感到悲傷。他想,孤單就像我身上的刺,是我的一部分。如果我有翅膀而不是刺,就不會這麼孤單了。我就可以隨心所欲飛到任何地方,再也不需要什麼願望。

刺蝟打算睡覺,可是睡不著。說不定他們全部會來,他心想。

他全身顫抖了一下,然後起床給自己泡了兩杯紅茶。

04

喝完紅茶,刺蝟拿出抽屜裡的邀請信,又看了一遍。

也許明天他們都會來,大清早一塊兒到。

刺蝟突然覺得冷,他放下邀請信。他彷彿聽到動物們朝這裡前進的聲音,森林似乎騷動了起來。

他們擠在門口齊聲大喊:「刺蝟,我們來了,客人來了!謝謝你邀請我們!大家都來了!一個也沒少喔!」

他們把門擠開,一窩蜂的湧進來。跑的跑,飛的飛,爬的爬,但是狗魚、鯉魚,還有後來的鯨魚和鯊魚,則是隨著浪潮游來,他們把海浪也帶進屋裡。

「真是太棒了,刺蝟!」大家一起歡呼:「有紅茶?有蛋糕嗎?」

刺蝟來不及為這麼多動物泡茶,而且他只有一個很小的蛋糕,還放了很多天。刺蝟聳聳肩,看起來很無助。

「沒關係啦!」大家安慰他,「我們來跳舞好了!」他們搭著彼此的肩膀開始唱:「我們是客人,刺蝟的客人!我們全員到齊,不需要紅茶。」他們繞著桌子又唱又跳。

「你們不怕我嗎?」刺蝟問,同時用力豎起身上的刺。

「不怕呀!」他們大聲說:「我們高興都來不及,怎麼會怕呢?」

他們就這樣跳著舞,很快的,地板塌陷了一個洞,鼴鼠和蚯蚓從洞裡鑽出來,高喊他們也來了。他們還帶了泥巴蛋糕來,那些蛋糕可以存放好幾年,想一次吃完當然也行。

「有誰想到會這樣啊!」有動物大喊。

我真的沒想到,刺蝟心想。他溜到外面,鑽進屋子後頭的樹叢裡。

過不久,動物們停下舞步,他們發現刺蝟不見了。

「刺蝟!刺蝟!」他們大聲呼叫。他們的叫聲響徹森林,最後把沙漠裡的駱駝和白蟻也叫來了。他們可不想落單。

刺蝟躲到樹叢的更深處。

刺蝟搖搖頭,把邀請信裡的你們大家改成你們其中之一,還在前面加了頂多兩個字,然後從頭到尾再看一遍。

※ 本文摘自《刺蝟的願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