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莉婭‧博曼 Lea Berman、傑瑞米‧伯納 Jeremy Bernard

起初,社交秘書只負責幫總統和第一夫人回覆邀請與策畫宴會,但是到了今天,除了橢圓形辦公室或白宮新聞發布室所舉行的活動之外,白宮社交秘書負責協調白宮「宅第內」或戶外花園草坪上所舉辦的一切活動。一九○一年,第一位社交秘書伊莎貝拉.哈格納開始為當時的第一夫人,也就是老羅斯福總統的夫人,伊蒂絲.羅斯福工作,很快地,她的角色就變得不可或缺,當時的報紙宣稱哈格納是「白宮真正的社交女王」。她的職責之一是幫第一夫人回覆郵件,其中可能包括有人請求羅斯福家庭將丟棄的衣服和鋼琴送給他們。哈格納也要處理那些定期致贈給羅斯福夫婦的禮物,其中包括一隻叫做洛雷塔的鸚鵡。

自從哈格納任職以來,第一夫人就一直聘任社交秘書,借重的是這些人對各種社交禮儀、應對進退的知識、圓融謹慎的外交手腕,以及可以對人說不,卻不會得罪人的能力。

柯立芝總統夫人的社交秘書蘭多夫,談到了社交秘書需要具備的特質—力氣大、臉皮厚、耐性夠,還要有幽默感,這些特質在今天的白宮絕對可以派上用場。我們四、五名職員,晝夜不停地工作;十二個小時算是輕鬆的一天。平日的時候,總統或第一夫人大多都會參加好幾個活動,有時會一起參加,有時則各自出席。周末也一樣,塞滿了一個接著一個的活動:社區少棒賽、電影欣賞會,以及非官方的朋友聚會。傑瑞米回憶在他擔任社交秘書的第一年,二○一一那年,他得忙著準備「受傷士兵專案騎行活動」、「白宮菜園收成活動」、正式的國宴,以及從未停止過的運動冠軍隊伍慶祝活動,活動之多,真是族繁不及備載。節慶期間時,在小布希總統的白宮裡,莉婭在二十一天之內就舉辦了二十四場宴會,在這忙亂的三周之內,接待了一萬一千名賓客。每一任政府都會舉辦一些一年一度的慶祝活動,像是復活節滾彩蛋活動、國會野餐、戰鬥指揮官晚宴、參議院伉儷午宴、五月五日節、 州長舞會音樂節,這還不包括為了義賣所舉辦的活動,像是孟克爵士音樂學院或特殊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活動。

這是一份聽起來很光彩奪目的工作,而且往往也真的很光彩奪目,例如問候國外領袖,當他們在國是歡迎典禮上,從陽台上向群眾揮手致意之後進入藍廳時;在史蒂芬.史匹柏或梅莉.史翠普獲得甘迺迪中心終身成就獎的那個晚上,護送他們進到外交官接待室;或是看著活蹦亂跳、開心的親朋好友,在就職典禮遊行之後紛紛湧進白宮裡,而外頭旗幟飄揚,敲鑼打鼓地演奏著蘇沙的進行曲。

我們也有鍾愛的幕後時刻,像是在下午招待會,賓客正要離席時,史提夫.汪達意外地獻唱上一曲,還有世界知名大提琴手馬友友,悄悄地滑進美國海軍陸戰隊樂隊的座位,跟這些欣喜若狂的樂手即興演奏一段,就剛好在查爾斯王子跟他的新婚妻子康瓦爾公爵夫人抵達晚宴的前一刻。傑瑞米最喜愛一邊在白宮北門廊恭候貴賓大駕光臨,一邊觀賞歐巴馬在國家晚宴之前跟人俏皮的互動,此情此景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對莉婭來說,最令人振奮的是,在一個正式的夜晚活動結束時,看到小布希夫婦輕快地步出晚宴,並且在他們一路走去搭電梯時停下來說:「今晚真是太棒了!」

我們有幸見證了這些事情,但是並非每件事情都像傳統上迎接總統的音樂「鼓號齊鳴」那樣,敲鑼打鼓,歡天喜地的。有許多不完美的時刻,像是賓客在節日宴會狂歡過度,喝得爛醉如泥,或是以為四下無人而順手牽羊,拿走桌上的銀器和座位牌。國會野餐則是一年之中最具挑戰性的活動之一。這個活動邀請國會議員和至親家屬,來到白宮南草坪進行主題野餐和娛樂活動,野餐到最後總是會無法避免地變得悶熱、潮濕到令人受不了;而國會議員帶來的親朋好友人數超過他們原先告知的有好幾百人,特勤人員開始抓狂,因為這些臨時出現的客人不在他們的名單之上。大家圍繞在總統和第一夫人身邊好幾個小時,才終於依依不捨地離開,帶著一身的汗臭、酒臭,腋下還夾著桌上的擺飾品。

※ 本文摘自《善待他人,也不委屈自己》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