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治.馬汀 George R. R. Martin

宴席上出現了鬼影。

他們在睡眠區設好睡網,整理好個人用品後,沒費多少工夫便找到了休息室。那是船艦這一側最大的空間。休息室一端設有廚房,廚具完備,糧食充足。另一端放了好幾張舒服的椅子、兩本書、一台全息投影機和一整面牆的書、錄影帶和晶片。中央有張長桌,能坐十個人。

桌上放了熱騰騰的輕食。學者各自坐到桌前,彼此說說笑笑,比剛登艦時顯得放鬆不少。船艦的重力網啟動了,他們感到更為舒適,剛才無重力狀態所造成的反胃和不適盡皆拋到腦後。

所有人一一坐定,只剩主位是空的。

鬼影出現在上頭。

眾人對話停止。

「大家好。」那鬼影說,光線投射出一個年輕人,他身材細瘦,一頭白髮,雙眼蒼白。他穿著打扮仿若二十年前的人,身穿一件袖口蓬蓬的粉藍色寬鬆襯衫,一件白色緊身褲,褲子直接和靴子連在一起。他們視線能穿透他身體,而他的雙眼也絲毫沒聚焦在他們身上。

「全息投影。」阿麗絲.諾斯溫說,身材矮胖結實的她是個外星科技技師。

「羅伊德,羅伊德,我不懂。」克洛黎.德布蘭寧盯著鬼影說。「這算什麼?為什麼你只用投影?你不親自來跟我們吃飯嗎?」

鬼影淡淡一笑,抬起一隻手。「我的房間就在牆的另一邊。」他說。「球形系統艙兩半之間恐怕沒有門或艙口。我大多時間都自己一人,也很重視個人隱私。我希望你們都能諒解,並尊重我的意願。除此之外,我會盡全力款待各位。休息室內,我的投影能陪伴你們。其他地方,如果你有什麼需求,或想和我說話,直接使用通訊器即可。好了,請繼續用餐聊天。我會在一旁開心地聽。我已經好久沒有接待乘客了。」

他們試著聊天。但坐在主位的鬼影投射出一道長黑影,這頓飯大家吃得又急又勉強。

──※──

夜行者號進入星際飛躍那一刻起,羅伊德.埃利斯便時時看著乘客。

幾天之後,大多數學者都已習慣對通訊器和休息室的全息投影說話,但真正自在的只有梅蓮薩.潔兒和克洛黎.德布蘭寧。若其他人知道羅伊德隨時監視著他們,恐怕會更不自在。他無所不在,即使在衛生間也逃不過他的耳目。

他看著他們工作、吃飯、睡覺、性交,毫不厭倦地聆聽他們的對話。一週之間,他徹底認識這九個人,一個都沒放過,他一點一滴找出他們低俗的小祕密。

模控學家若咪.梭恩會和電腦說話,比起人,她似乎更喜歡有電腦為伴。她頭腦聰敏,表情靈動生趣,身材嬌小結實,宛如少年;其他人都覺得她很美,但她不喜歡被人觸碰。她只做過一次愛,對象是梅蓮薩.潔兒。若咪.梭恩穿著細織的金屬襯衫,左腕植入一個接孔,讓她能直接和電腦連結。

外星生物學家拉簡.奎斯多弗斯乖戾又好辯。他憤世嫉俗,毫不掩飾自己對每一個同事的鄙視。他常獨自一人喝酒。拉簡個頭高大卻駝背,長相醜陋。

兩名語言學家丹諾和琳德蘭是一對公開的情侶,時時牽著手,相攜相持。但私底下,他們吵得不可開交。琳德蘭伶牙俐齒,吵起架來句句正中要害,她經常嘲笑丹諾的專業能力。兩人都時常做愛,但不是跟彼此。

艾葛莎.美里布萊克是超精神醫師,她有慮病症,常因此鬱鬱寡歡,夜行者號的密閉空間讓她的情況更加惡化。

外星科技技師阿麗絲.諾斯溫生性好吃,從不洗澡。她粗胖的手指甲永遠都卡著一層黑汙,航行前兩週,她都穿著同一件連身工作服,只有做愛才脫下,而且時間也不長。

心靈感應者賽歐.拉薩默個性緊張,喜怒無常,他怕身旁每一個人,但態度又總是高人一等。他常讀同伴腦中的想法,並藉此來嘲笑他們。

羅伊德.埃利斯看著所有人,研究他們,間接參與著他們的生活。他沒放過任何一人,就連他最討厭的人也一樣。但等夜行者號進入動蕩不穩定的星際飛躍兩週後,兩名乘客漸漸吸引了他大半的注意力。

──※──

梅蓮薩.潔兒光看就教人賞心悅目。

梅蓮薩.潔兒年輕健美,充滿活力,身上有股其他人難以媲美的生命力。她的身材整整大了一號;她比其他人高出一個頭,骨架也大,腿很長,而且體格結實,一條條肌肉在她炭黑閃亮的肌膚下蠕動。她也是個大胃王。她吃的量是同伴的兩倍,喝再多也絲毫不見醉意,她自己帶來健身裝備,安裝在一間貨艙中,每天運動四小時。第三週時,她不只和船艦上四個男人都睡過一輪,還包括其他兩個女人。即使在床上,她也一向精力充沛,大多數人都會被她搞得筋疲力盡。羅伊德對她有非常強烈的興趣。

「我是改良過的人類。」她有次這麼告訴他。當時她正在雙槓上運動,皮膚滲出的汗水閃閃發亮,一頭長黑髮綁在髮網中。

「改良過?」羅伊德說。他無法投影到貨艙中,但梅蓮薩運動時會透過通訊器和他聊天。她不知道的是,就算她沒叫他,羅伊德也絕不會錯過她任何生活點滴。

她做到一半停下,利用手臂和背肌撐直並抬高身體。「是變種人,艦長。」她說。她習慣稱他艦長。「我出生於普羅米修斯,在精英中成長,又是兩名基因專家的孩子。改良過的,艦長。我攝取比你多兩倍的能量,還會把能量全耗完。新陳代謝更有效率,身體更強壯,能活得更久,預期生命為一般人類的一倍半。家鄉的人試圖徹底重新設計人類時,曾犯下可怕的錯誤,但基因上的小修正都做得很好。」

她繼續運動,動作迅速輕鬆,做完前不吭一聲。她結束時雙手一撐,彈下雙槓,站著大口喘氣一會,然後雙臂交叉,頭一歪,露出笑容。「現在你知道我的生平了,艦長。」她說。她將髮網脫下,甩了甩頭髮。

「妳生平一定不只如此。」通訊器傳來聲音說。

梅蓮薩.潔兒大笑。「當然。」她說。「你想知道我背叛亞法隆的前因後果?還有我因此為普羅米修斯的家人帶來什麼麻煩?還是你對我在外星文化學的卓越研究比較感興趣?你想聽聽看嗎?」

「也許下次吧。」羅伊德有禮地說。「妳戴的那水晶是什麼?」

水晶墜子自然地垂在她胸部之間;她剛才脫衣服運動時把項鍊也脫下了,現在才再次拿起,從頭上戴好。銀鍊上垂掛著一枚綠色小寶石,四圍以黑色花飾為邊框。項鍊接觸到梅蓮薩時,她短短閉上雙眼,然後再次睜開,露出笑容。「這項鍊活著喔。」她說。「你見過嗎?悄語寶石,艦長。共振水晶,以心靈感應蝕刻保存一段回憶,或一股情感。碰觸時能再次短暫感受那段過去。」

「我懂得背後的原理。」羅伊德說。「但沒見過這樣的用法。這麼說,妳的項鍊儲存著寶貴的記憶?也許是關於家人?」

梅蓮薩.潔兒一把抓起毛巾,開始擦乾身上的汗水。「我的項鍊記錄的是一次特別爽的做愛感受,艦長。那感受總會讓我性欲高漲,不過那是以前的事了。悄語寶石會隨時間變弱,寶石傳來的感受不若之前那麼強了。但有時候—通常是我剛做完愛,或激烈運動後—寶石會在我身上再次活過來,就像剛才一樣。」

「喔。」羅伊德說。「所以寶石讓妳性欲高漲了?妳現在要去做愛了嗎?」

梅蓮薩露出笑容。「我知道你想聽我哪部分的生活了,艦長—我混亂熱情的戀愛生活。唉,我才不會告訴你。總之,至少在聽到你的人生故事之前,我是不會說的。不過,我內心還是有止不住的好奇。你到底是誰,艦長?說真的?」

「像妳這樣改良過的人,」羅伊德回答,「絕對猜得出來。」

梅蓮薩大笑,將毛巾扔到通訊器的喇叭網上。

※ 本文摘自《暗夜飛行者》【喬治馬汀NETFLIX影集原著】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