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力斯.泰森;譯/陳重亨

一九九四年的冬天,高大魁梧的四十七歲美國人提摩太.布雷克威爾(Timothy Blackwell)就帶著一位菲律賓女孩蘇珊娜.雷梅拉塔(Susana Remerata)回到西雅圖。他只是個勞動工人,肥胖超重又禿頭,大概難以博得女性青睞。他們兩個剛認識時,她才二十一歲。她長得美麗而嬌小,只有四十五公斤,而且一直夢想著能去美國。

這兩人是透過一個叫做「亞洲相親」的婚姻介紹所認識,他們提供一本菲律賓婦女名錄給布雷克威爾挑選。名錄封面上寫著:「美麗的太平洋女郎」、「東方之珠:美麗、嫵媚、優雅又熱情的女士」。布雷克威爾挑了二十幾個,買下她們的姓名和地址等資訊。他一一加以聯繫後,蘇珊娜的熱情讓她成為首選。

布雷克威爾飛到菲律賓看她,在她的村落卡坦岡(Cataingan)像個貴賓一樣受到熱烈歡迎。馬斯巴特島(Masbate)上都是農夫和漁民,他挺著壯碩身材在村鎮昂首闊步,比當地的任何人都來得高大,散發出西方白人(尤其是美國人)的魅力光環。布雷克威爾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他慷慨地贈送蘇珊娜及她的家人許多禮物,他的美元代表著她從不知道的財富。蘇珊娜住的房子沒水沒電,也沒有室內浴廁。

「就是他了,他就是真愛!」她對朋友說。

最後布雷克威爾花大錢辦了一場盛大鋪張的婚禮。全村的人都出席了,至少他覺得是如此。他仔細計算開支,包含蘇珊娜飛到西雅圖的機票費用,總共花了一萬美元。蘇珊娜實現了自己的願望,她終於來到這片夢想的土地。但是布雷克威爾並不是他在村落裡假扮的那個人。當她知道他其實生活窘迫時,感到非常震驚,這個事實在她走進那間狹小公寓時變得清晰起來。結果他們的婚姻在美國才維持了十三天。

後來她在法庭上說他虐待動粗,罵她跟罵小孩一樣;他說她冷酷無情、居心叵測,只是利用他來獲得美國公民身分。他主張要把她驅逐出境,她說他可能是個同性戀。在他們申訴婚姻失效審判的最後階段,布雷克威爾在法院走廊上,平靜地從公事包裡拿出一把九○手槍,對蘇珊娜近身開了三槍,在那把槍掉落在法院木椅上之前,槍管幾乎頂著蘇珊娜的身體。後來他因殺人罪被判無期徒刑,而蘇珊娜的遺體被運回卡坦岡,安葬在距離出生之地騎腳踏車就能到的墳場。

我為《西雅圖時報》做了這則報導,後來又在電視新聞節目《六十分鐘》做了一次單元報導。這則報導讓我發現一個不為人知的世界:專門為第一世界男性與第三世界女性拉紅線的婚媒產業。我在芒果大道上看到沙皮狗先生和他那位青少年伴侶之間的權力不平衡,那失衡在這個產業中是被正式定型在交易之中的。而許多男性也就是靠著那樣的不平等予取予求。那些「東方之珠」都應該要服從男性、服侍男性,不該提出自己的要求。這也是那本名錄的封面所承諾的福利,東方女孩都應該是這樣。要是那些女孩沒有達到預期要求,男人可以直接退貨,就像布雷克威爾想讓蘇珊娜被判驅逐出境一樣。

亞洲迷戀

華盛頓州艾芙瑞市的一位中年男性對我說:「你在這個國家經歷過的幾次婚姻,只會讓你得到一大堆美國女人和她們各式各樣的解放。」他是長途貨運司機,後來在「亞洲相親」的婚介所找到一個太太,達到標準的新娘:「現在,你可以去菲律賓、去亞洲找啊,那些女孩都很乖,每一個都很聽話。這就是那裡的文化嘛,她們認為男人才是一家之主。」

從一九九○年代中期開始,這種婚姻介紹開始由線上服務取代印刷名錄。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亞洲婦女通過這樣的服務離開她們的國家:柬埔寨有四千人,菲律賓七千人,越南一萬人,都成為外籍人士的未婚妻或妻子。有時候外籍人士直接搬去新娘的國家居住更方便,因為外幣在當地更好用,像泰國東北部現在就有大約十萬名外籍老公永久定居。在某幾個村莊裡,外籍先生甚至高達八至九成,分別來自德國、瑞士或美國。

這些網站通常會像以前的印刷名錄一樣為女孩打廣告,當然也強調東方女孩的神祕感。用Google搜索「seeking Asian women」(尋找亞洲女性),搜索結果高達二千四百多萬條,有各式各樣的網站為西方男性提供各式各樣的服務、找到各式各樣的亞洲寶貝,不管要在海外或美國本地;要愛情和婚姻;是長假伴遊,或只是去公路摩鐵六十分鐘滿足一下東方幻想,通通都能被滿足。

許多這樣的婚媒網站會同時連結到色情網站。它們的共同主題之一就是:「雄偉碩大」的白人或黑人,對「嬌小纖細」亞洲女性的性支配。這個不對稱正是魅力之所在。在西方的色情影片裡,「亞洲」特別獨立出來成為一個類型,指的當然幾乎就是亞洲女性。色情影片中的「亞洲」要素,通常表示對那些女性可以毫無節制地羞辱。

二○○一年,我寫過一篇史坡堪市的報導,是兩名日本女孩遭到三位當地男性綁架,後來發現那三人懷有所謂的「亞洲迷戀」(Asian fetish);這是指某些非亞洲人,通常是白人男性,對亞洲女性懷有強烈到近乎病態的「性」趣。史坡堪當時的警察局長羅傑.布列登(Roger Bragdon)說這是他碰過「最卑劣的罪行之一」。布列登的太太就是日裔美國人,他後來好像親自偵辦這件案子,而且指派十二位警探一起辦案,陣仗空前。

施暴的是當地SM性愛俱樂部的成員,他們曾到市郊的日本學校──武庫川女子大學查看過。那所學校位於史坡堪河旁的林地,占地約二十九公頃。在一個寒冷的十一月早晨,這三個人在公車站綁架兩名青少年女孩,載往史坡堪谷的一處房舍施以長達七小時的虐待和強暴,才將她們釋放。施暴過程甚至被犯人錄下影片。這三人中帶頭的是四十歲的艾德蒙.「艾迪」.鮑爾(Edmund “Eddie” Ball),他的朋友說他是「可愛的紋身壯男,外表兇暴的泰迪熊,經常帶著一把超大的獵刀和一根牛皮鞭,剛好最愛虐待別人」。

其中一位受害女孩精神嚴重受創,幾乎說不出話來,甚至有自殺傾向。另一位女孩雖然想馬上回到日本,但還是留下來協助警方直到找到嫌犯。施暴者在供詞中都承認,之前曾兩次企圖在史坡堪地區綁架亞裔女孩未果。而他們被捕時,也正計畫再次犯案。

警方發現鮑爾收藏了許多日本繩縛色情影片,其中有些是他四年前去日本旅行帶回來的。那情境浮現在我面前:他在東京的歌舞伎町徘徊搜尋,培養出他的亞洲迷戀。我可以想見,他在那些陰暗房間偷窺假扮的武士強迫藝妓順從屈服;走進那些真人大小的性愛玩偶出租店,那些玩偶都配備著小孔穴,提供特別的服務;或是偷偷溜進那些設計成地鐵車廂的地方,只要花錢就可以恣意撫摸那些穿得像學生的女孩。我猜鮑爾一定在這些地鐵裡消磨過不少時光吧。

他走在東京街上,就像提摩太.布雷克威爾在卡坦岡,或沙皮狗先生在宿霧一樣:從他們的幻想中搜索可能性,找尋當地婦女。每年有成千上萬的西方男性和愈來愈多富有的東方男性也都是如此。他們透過這樣或那樣的管道,帶回這樣的影像和印象,不管誇張與否,都讓謠傳變為神話;他們寫下這樣的遊記和部落格貼文;他們偷偷對朋友談起豔遇或傳聞,就像鮑爾煽動幫兇一樣,這樣的故事更加助長神話的蔓延。那些棕色的小女人都是人間肉便器!

東方女孩都應該是這樣?

這個神話在美國有其獨特的淵源。十九世紀的移民政策只允許亞裔男性進來當工人,不准帶女性入境。因為美國人擔心男女兩性都進來的話,會生出一大堆黃種娃娃。少數獲准進入的亞洲婦女都是照片新娘、戰爭新娘、郵購新娘或妓女。入境與否的基本條件之一,就是性。在某些美國的西部城鎮中,中國婦女都會被直接認定成妓女。而這些女性又進一步強化歐洲人對東方的想像,隨著歐洲人漂洋過海移民美國,這個想像也跟著進入西部地區,甚至一直保留到現在。東方女孩就該是被男性消費的玩物。

我親眼看過這個神話對美國亞裔女性的嚴重影響。她們的生活因此變得更險惡,有許多看不到的陷阱。那些豺狼虎豹可都在等待著捕食的機會。她們獲得的每一項成就都會招來質疑,甚至連她們自己都會自我懷疑,類似的憂心恐懼從沒少過。

「當對方發現我跟他想的不一樣,我就會感到很緊張。」一位住在紐約的華裔女孩對我說:「你的舉止要符合他們的猜想,他們才會喜歡你。如果不一樣,他們就會很失望。不然他們對你是很感興趣的。但這種刻板印象也很煩,你懂吧?就像:『喔,我就應該要又乖又聽話嗎?很抱歉!』然後突然間他們就把你當作龍的婊子傳人一樣。」

這在西方人的想像中,又變成另一種剛好相反的亞洲女性原型:霸氣、蠻橫又冷酷,不擇手段以遂己意的「龍女」(Dragon Lady)。所以亞裔女性如果不是一朵又乖又聽話的蓮花,就是一個會噴火的女暴君。

我在報社看過一個女人從一朵鮮花變成噴火龍。她是美國華裔,身材窈窕又漂亮。她剛進報社的時候,新聞室的老編輯都說她是個可愛的女孩,是需要大家的呵護和指導的漂亮寶貝;但時間一久,她開始嶄露鋒芒、發揮能力,也就漸漸難以駕馭。等到她的職位慢慢升上去之後,很多同事(不論男女)對她的態度就轉到另一個極端去了。大家對她的傳言不斷,說她狡猾又壞心,是個陰險的自大狂。「就是一條蛇!」有位同事這麼說,我還記得他低沉嗓音裡顯露的憎恨。這個轉變真是令人目瞪口呆。

身材和臉蛋不符想像的亞洲女性也是如此,那位紐約女孩告訴我:「我們大多數人的遭遇都是這樣。」一個看起來不像中國娃娃或藝妓的亞洲女性不只會遭到忽視,還會被當成醜女。紐約女孩說她有個台灣來的朋友,她的臉比較大,有點肉肉的,就幾乎都沒人約。她在高中時還被叫做「豬小姐」。這時紐約女孩扮了個鬼臉說:「基本上,你只要長得不符合他們的幻想,那就是醜到沒得比的醜女啦。」

還有一位住洛杉磯的越南裔女孩說:「對那些盯著我的男人、找我聊天的男人和面試我的男人,我都會懷疑他們眼中所看到的是不是真正的我。也許他們腦子裡只是在幻想一些色情片,以為我就是個東方蕩婦?」

「有一次在酒吧,」她繼續說:「那時我跟幾位女性朋友在一起,有個白人男子走過來講個沒完沒了,眼神閃著興奮,他說:『聽說亞洲女孩一直都是濕的。』拜託!真是夠了。雖然他不是一過來就這麼講,但也太口無遮攔了。我心裡想:『還真是夠文雅的,快滾啦!』我跟我朋友說這件事,大家雖然都笑了,卻感覺很不舒服。我們每個人都碰過這樣的事,讓我們真想回家啊。」

※ 本文摘自《亞洲男人的美國生存紀事》,原篇名為〈要找個亞洲辣妹嗎?〉,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