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羅怡君

小孩:「我們不認識他們,怎麼知道他們會不會說謊?」

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是「九合一大選」的日子。隨著選舉日倒數計時,路上的旗幟、宣傳車也漸漸多了起來,最後幾天更是密集式轟炸,一會兒市長的、一會兒市議員的,連里長也競爭激烈。

那段期間,有天晚上去夜市買麵,看到一對夫妻身著里長候選人背心,拿著掃把、垃圾袋,沿路邊拜票邊清理,身旁沒有其他人圍繞,只有播放事先預錄好的擴音內容。

某個星期天下午,妹妹陪著我一起到家附近的美容院剪頭髮,恰巧里長候選人親自來拜票,發放文宣,我友善地向候選人點頭致意,妹妹則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候選人的一舉一動。

隔天,妹妹放學回家,遇到另一位里長參選人親自拿著傳單,一個一個地發送、握手。路過的我們當然也是目標之一,妹妹躲在我背後,聽著候選人簡單的拜票內容,看起來有些好奇。

果然,往前走沒幾步路,妹妹就把我手上的傳單搶了過去。

「媽媽,他是二號,那一號是誰啊?」

「一號就是現在的里長繼續參選。今年要選超多人的,還要選市長、市議員,每一種都有好幾個候選人。」

孩子其實偷偷在注意

某天在校門口,竟然有個身穿背心的市議員候選人,親自拿著一個個小貓熊塑膠玩具發給小朋友們,那是種捏一捏就會擠壓空氣發出聲音的塑膠玩具,孩子們當然好奇地圍了上去。妹妹走出校門時,也拿了一個。

候選人邊發邊說:「小朋友們,要乖乖聽爸爸媽媽的話喔!」

我在旁邊不禁想發笑,這句話顯然是說給旁邊接送的家長們聽的。站在校門口發顯然有點爭議,想必這次真的競爭激烈,選情白熱化了。

回家後,妹妹仔細研究了一番,底下寫著候選人的名字。

「媽媽,為什麼他沒有寫號碼啊?這樣大家哪知道要選幾號?」妹妹觀察入微,也把前幾天的事情聯想在一起。

「抽號碼是比較後來的事情,他可能先做了這些玩具,來不及印號碼吧!」

「可是,你不是說一次要選很多種嗎?這樣很容易記錯耶!」妹妹提出她的看法,其實這真的也是很多大人的困擾。

「對啊。妹妹,你知道為什麼要選舉嗎?」

既然如此,不如我們來聊聊記錯、選錯的後果好了。

「嗯,就像我們選模範生一樣,要選出很好的人?」妹妹用目前僅有的生活經驗猜想。

「對了一半,的確是要選出好的人,但這個好的人是要替大家做事,並不只是選出來拍拍手就好了。你覺得什麼是好的人?」我問妹妹。

「嗯,要選不會做壞事的人?然後……要聽他們說要幫我們做些什麼?」妹妹盡力地回答我的問題。

「不會做壞事就是好人嗎?選舉要選出來的『好』,跟我們一般說的好人應該不太一樣。選出來的『好』,還必須具備一些能力,才有辦法把事情做好,否則就算不做壞事也不能算好人喔!」

「媽媽,可是我們都不認識他們,要怎樣才知道誰比較好呢?」妹妹問。

「所以要注意每個人的政見,聽聽看他們說當選之後想做什麼事情。每個候選人想做的事情不太一樣,或者應該看看本人和他過去的經歷,一起綜合判斷。」

「嗯……也對。可是我們不認識他們,怎麼知道他們會不會說謊?」

妹妹開始覺得有些困難,回答速度明顯地慢了下來。

「你說對了,我們的確無法分辨。比較不會說話或表達的人,也許能力比會說話的人還好呢!我們只能盡量蒐集資料去判斷,但這樣,還是有可能會選錯人出來。」

這句話連我都講得沒有把握。

大人的選舉,與孩子的未來息息相關

選前倒數幾天,收到厚厚一疊選舉公報。

有一天,接妹妹放學回家時,她興奮地像發現新大陸一樣。

「媽媽,老師說星期六,我們的教室要變成投票所耶!所以要把東西收好。」

「嗯,回家後我們確認一下,今天收到投票通知單了。­」

打開選舉公報,我們這鄰的投票所是設在妹妹的隔壁班。

對妹妹來說,也許這是她人生第一次覺得「選舉」這件事離她好近好近。事實上,又何嘗不是跟她的未來息息相關?

正當我思索著該不該更進一步地跟妹妹討論「選舉」這件事時,她拿起市議員的公報,開始點名了起來。

「媽媽,我有看過這個人、這個人和那個人喔。」

「啊,你什麼時候看過的?」

記憶中,我沒有接觸過市議員候選人啊!

「這個林某某的招牌在馬路那邊啊,這個葉某某的旗子在麵店前面喔。還有,王某某有宣傳車耶……」

我心中一驚,原來我早已習慣視而不見,但對孩子來說,生活裡處處都是線索。

民主,從來就不是簡單的事

「媽媽,上次你說選錯人的話,會怎麼樣嗎?」妹妹想起之前的對話,突然有點擔心。

「選錯的話,政府會做出錯誤的決定,這些跟大家有關的決定叫做『政策』。政策是國家設定的方向,每一個人都要遵守的;遵守了錯誤的規矩,就像走錯方向一樣,到不了我們想去的地方。也可能這些人會貪汙,偷偷拿走我們大家每年繳稅的錢,或者改變法律,影響大家的權利。」我盡可能地用淺顯的白話說明。

「可是,我們怎麼知道自己選對選錯?」

「其實沒有絕對的對或錯,因為選舉是看誰得最多票當選,那代表當時大多數的人都想要那個人提的意見,而且不管你有沒有選這個人,他當選之後的結果就是大家一起承受。」

「啊,那就要等下次選別人才能換喔!」妹妹聽懂囉。

「對啊!所以不是投完票就沒事啦,我們還要去注意,這個當選者是否有努力實現自己說的話,他有沒有說一套、做一套,這些都需要我們花時間關心和觀察。」

「啊,好累喔,真麻煩!」不只妹妹愈聽愈沒力,連我自己說著說著都沉重起來。

是啊,民主,從來就不是簡單的事。

還在腦筋裡打轉的問題有很多:

我們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嗎?

大多數人的意見就是對的嗎?

當選舉結果與自己期待不同的時候,我們又該怎麼調整自己的心態,繼續做個維護民主價值的好公民呢?

※ 本文摘自《被禁止的事》,原篇名為〈我們要選出什麼樣的「好人」?民主的第一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