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奈爾.傑斯坦尼;譯/吳書榆

一九九〇年代初期,經濟學家阿馬蒂亞.森恩計算出有一億的女性消失了。女性的壽命比男性長,因此女性人口應多於男性。在英國、法國與美國,大約是每一百零五位女性對一百位男性,但森恩發現,在某些國家,男性人口超過女性。在中國與孟加拉,大約僅有九十四名女性對一百位男性,巴基斯坦則為九十。把這些缺口加總起來,森恩發現全世界大約少了一億名的女性。

她們到哪裡去了?森恩說,她們是遭受極度經濟剝奪的受害者,因為營養不良與缺乏醫療而減壽。他的發現指出各經濟體並未做到男女平等,經濟環境普遍對女性不利。

一九九〇年代有一群經濟學家試著解釋這樣的偏差,他們將經濟學結合了女性主義:女性主義是社會性與政治性的概念,基本信念是男女平權。這批女性主義經濟學家說,出現偏差代表女性並沒有分得應有的社會資源。偏差也存在於經濟學家的世界觀裡,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我們對經濟體的想法會影響經濟體如何對待不同的人。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在本書中檢視的經濟理論(完全競爭、供需法則諸如此類),都是經濟學家一說再說的說法。最著名的原理之一,是亞當.斯密的「看不見的手」。當然,實際上並沒有這樣一隻手,只是比喻人們以某種井然有序的方法從事買賣。這很有用,但也只是一種說法。黛安娜.史特拉絲曼(Diana Strassmann,生於一九五五年)是女性主義經濟學的先驅,她指出多數的經濟學說法最早都是由男性說出口,通常起於十九世紀。許多傳揚這些說法的男性經濟學家,也傳揚了他們所處社會的疑惑:不理解女性在經濟體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如今態度已有改變,但經濟學仍是男性主導的專業)。史特拉絲曼主張,即便沒有意識到,但人們傳揚的說法反映了從過去承襲而來的偏差。經濟學向來透過男性的眼光看世界,女性在經濟學的說法中並未獲得重要地位,在真實資源的分配上也身處不利處境。要做到反映真實,經濟學必須認知到自身的偏差,而女性主義經濟學家努力突顯出這些偏差。

女性成了隱形人

傳統經濟學中有一種受人喜愛的說法,史特拉絲曼稱之為「仁慈的父權」(Benevolent Patriarch),這一詞指的是善意的男性領導者。構成社會的不僅是獨立的個人,還有家庭。家庭架構通常是一群成人與孩子一起生活,而經濟學將家庭視為一個單一的單位。「戶長」通常假設是男性,他們賺取薪資,負責撫養無法賺取薪資、必須仰賴男性的妻兒子女。家庭是一個和諧之地,不會因為食物或金錢而起爭執,男性會滿足妻兒子女的需求。在這樣的假設下,經濟學家便可聚焦在賺取薪資的男性行為上,不用太認真思考那些要仰賴他們的人。畢竟,有這麼公正且明智的人負責規範,老弱婦孺必可得到妥善的照顧。這麼一來,妻子與孩子在經濟學家的眼中便成了隱形人。

史特拉絲曼說,這種說法很扭曲。森恩所說的「消失的女性」,顯示資源分配並不公平。男人不見得都很公平,而且有時候他們會和妻子吵架,多半都和金錢有關。通常,爭執會把女孩放在家庭優先順序中的最下方。在某些社會,食物與醫藥的分配都重男輕女,生病的女兒通常都只能等死,不像兒子生病了會被帶去看醫生。還有,戶長也常由女性而非男性擔任,女性戶長的家庭多半最辛苦。當經濟學忽略女性,也就忽略了很重要的事:家庭內的資源分配。

經濟學裡還有另一種由來已久的說法,是把女性視為「閒置的」。如果女性留在家中不外出工作,她們就被視為沒在工作。如果她們沒有工作賺錢,那麼,她們一定是在從事經濟學唯一承認的另一種活動,叫做休閒。比方說,外出吃個午餐或看個電視。經濟學家南西.芙爾伯(Nancy Folbre,生於一九五二年)在她的著作《誰付錢養孩子?》(Who Pays for the Kids?)中挑戰了這樣的說法。

芙爾伯說,養育未來勞動力的成本,多半由女性承擔。標準經濟學忽略這些成本,因為母親育兒不會獲得金錢所得。當男性支付薪資聘用管家從事打掃、烹飪和照顧孩子的工作,她的勞力就會計入該國的國民所得當中;如果他跟管家結了婚,她就納入了他的家庭。她還是繼續打掃、烹飪,但是身為他的妻子,他不會付錢給她,她的勞力也不再計入國民所得。在傳統觀點下,她成為「無生產力的家庭主婦」。

請思考一下所有因為沒有人付錢而變成隱形的勞力:採購、烹飪、打掃、照顧孩子。在貧窮國家裡,女性負責撿柴、挑水、犁地、碾穀、整修小屋。根據聯合國的計算顯示,這些無薪工作相當於全世界經濟產出的七成,多數無薪工作都由女性擔任。如果無薪工作比重這麼高,那麼當經濟學家在衡量經濟體時,設法去掌握這個部分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嗎?紐西蘭的女性主義經濟學家瑪莉蓮.瓦琳(Marilyn Waring,生於一九五二年),在她的《女性若算數》(If Women Counted)書中就提出這樣的立論。本書確實影響了經濟學家計算國家所得的方法,但計算仍忽略了許多重要的無薪工作。

空談的時間選擇

其他女性主義經濟學家強調,必須要讓女性更容易找到工作。上一個世紀最重大的經濟變化之一,就是女性踏入有薪的職場工作,這一點在歐美特別明顯。在美國,一八九〇年時僅有兩成的女性在賺取薪資;在一九五〇年代之前,很多工作都拒絕已婚女性,一旦她們結婚,就會被解僱。慢慢的,社會開始接受女性是勞動力的一部分,到了一九八〇年,有六成女性都有工作。過去女性負責的無薪工作,有很多都交給保母與清潔工。即便有這樣的趨勢,家庭裡還是有很多無薪工作,而且多半還是落在女性頭上(即使是從事有薪工作的女性也要負擔)。

史特拉絲曼說,經濟學家喜歡的「自由選擇」說法,也需要改寫。標準經濟學的基礎是「理性經濟人」的概念,這種人可以根據價格與所得容許的範圍,自行選擇要買什麼。人有明確的偏好,很清楚自己喜歡茶勝過咖啡,喜歡歌劇勝過足球,他們用自己擁有的金錢以最適當的方式來滿足渴望,這就是他們的生活。女性主義經濟學家主張,這種行為理論也來自男性觀點。對傳統經濟學家(在歷史上,這些人多半是受過良好教育且富有的男性)來說,從一組選項中做出一個決定,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他們有錢有權,可以隨心所欲,但是女性以及其他弱勢群體面對的偏見與歧視,通常讓她們無法自由選擇。在女孩因為想上學而遭到殺害的社會裡,讓她們可以自由選擇要學習什麼並無多大意義。

當經濟學家在判斷某些經濟結果有多好時,他們最在乎的是「人有沒有選擇」,至於男性與女性的福利差異,則無需比較。事實上,經濟學家假設這樣的比較毫無意義。反之,他們在評估某個經濟狀態好不好的時候,用的是我們在第二十五章中介紹過的柏拉圖效率。在這個指標下,要有改進,唯一的標準是在沒有任何人變得比較差的情況下,至少有一個人變得比較好。但是,經濟體中很多的改變會同時創造出贏家和輸家。舉例來說,如果有一種情境是少數很富有的人變得沒那麼富有,卻有成千上百的女性能脫離貧窮,用柏拉圖效率的標準來看,就不會支持這種改變。因此,以柏拉圖效率判斷經濟體的表現結論通常太過保守,因為這套標準不太容易認同改變現狀。毫無疑問,這種方式通常都是對社會中最有權有勢的人最有利。

理性經濟人需要一顆心

女性主義經濟學家主張,這整套方法都太狹隘了。實務上,人和他人有著感情上的聯繫,也會同情他人。顯然母親是出於愛才照顧子女,而不是為了平衡她們自己的成本效益。即便是買方、賣方與員工,也會因為廣泛的同情心而去做某些事,不光只是回應價格而已。比方說,舊金山會有人購買昂貴的「公平交易」咖啡,這種行為對開發中國家的咖啡農有益,消費者之所以願意多付錢,是因為他們希望能做點事,幫助千里之外的陌生人。如果人類會展現這類行為,我們真的能宣稱比較不同群體的人的福利毫無意義嗎?

經濟學家茱莉.妮爾森(Julie Nelson,生於一九五六年)主張,要用不同的方法來判斷經濟體的運作。她不用柏拉圖效率以及選擇來思考,改用「提供」(Provisioning)概念:如何為人們提供必要的事物,讓他們能好好過日子。她甚至訴諸經常和自由選擇以及產品交換等概念聯想在一起的亞當.斯密。妮爾森指出,亞當.斯密所說的健康經濟體,是一個能產出必要產物讓人們過著安樂人生的經濟體。這樣一來,我們可以將經濟成就定義成為每個人提供所有必需品,包括食物、醫療以及老有所終幼有所長,而不單是讓人們能在許多選項當中自由選擇而已。

在現代,女性面對最嚴重的剝奪之一,是愛滋病帶來的後患。在貧窮國家,年輕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染上愛滋病,而且在治療上也遭遇最嚴重的阻礙,如果家中有其他成員染病,女性也要承擔額外的工作。女性主義經濟學家告訴我們,如果沒有專門針對這些提出政策,「消失的女性」這個問題只會愈來愈嚴重,然而,社會變革與好的政策可助一臂之力。印度喀拉拉邦(Kerala)致力於女性教育,在這方面的努力領先印度各邦,現在當地有許多女性都能從事有薪工作。森恩發現,喀拉拉邦與印度很多地方都不太一樣,這裡找回了消失的女性。此地的女性人數高過男性,比率大約與歐美相同。

傳統經濟學並未完全忽略女性,但女性主義者通常不認同傳統經濟學提出的答案。比方說,女性的薪資為何常常低於男性?傳統經濟學家可能會說男性與女性就是有不同的偏好,男性喜歡學習的東西可以讓他們找到比較高薪的工作,比方說法律和科學;女性則偏好文學和藝術,後來成為學校老師,而非法官與工程師。一切都只在於男女的選擇不同,如果女性想要提高收入,那就必須改變自己的選擇。

女性主義拒絕這樣的觀點,指出這種說法只是找藉口合理化女性在經濟方面的弱勢,認為女性在經濟體中所扮演的角色,完全出自於她們自身的選擇,而不去檢視是否是因為社會規範她們應該要適合什麼角色。她們說,要改變的不是女性,而是經濟學本身。根本上,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人的行為都很複雜,比「理性經濟人」的模式更為繁複糾結。女性主義經濟學家說,「理性經濟人」需要一顆心。這或許可以是新經濟說法的起點,更有助於改善每一個人的生活,不分男女。

※ 本文摘自《經濟學的40堂公開課》,原篇名為〈消失的女性:女權主義經濟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