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吳維寧

「負面情緒」有很多種,可能是大吼、大叫、大哭,也可能是無聲的抗拒和壓抑。無論是哪一種,都需要大人認真面對和協助。怎麼樣都別忘了:「負面情緒」是求救訊號!有一次我接到小雅導師的電話,希望我和雅爸可以找出個空檔到學校,她同諮商老師要和我們「談一談」。並且要求,一定要夫妻兩人共同出席。

聽到這樣的邀約,我和雅爸心裡有底,小雅一定又在學校做了什麼事。所以兩個人快快拿出手機行事曆來對日期,找出最近的空檔,一起到學校會談。

孩子在課本上罵老師!怎麼辦?

到了會談那天,我們四個人坐在一張小圓桌旁,桌子上放著一本課本。導師先是感謝我們的到來,然後提到科任老師在下課時發現小雅忘了帶走課本,她順手拿起來翻了一下,發現裡頭寫了很多咒罵科任老師的話。
 
「她在這裡寫了對老師個性的批評,」導師翻開某一頁指給我們看,然後再翻開另一頁,「這裡則寫了對於老師外貌的不滿,還有這裡……這裡……」

「顯然她是分次寫的,而不是一次性的情緒。」諮商老師接著說,「你們怎麼看這件事?」

我和雅爸面面相覷。

「科任老師看到後的情緒如何?」如果要問我有什麼想法,第一個想到的當然是那位可憐的科任老師,這些話不知讓她多麼傷心。

「雅媽,妳不用擔心科任老師會生氣。」導師聽到我的問題就笑了,「她教學很多年了,非常瞭解這個年紀的小孩。她很清楚小雅的怒氣不是針對她,而是來自本身的困擾;相反的,科任老師看了之後,很擔心小雅,覺得她心中有很多說不出口的怒氣,所以才把課本交給我們處理。」

「我想小雅還是要知道,她寫了這些話在課本裡,就算無意讓別人看到,仍有可能傷到人──就像現在。無論如何,得讓她去和科任老師道歉!」雅爸邊看課本邊搖頭。

「我很高興你在意成人的情緒,但不要忘了小雅的本意未必想傷人。」諮商老師說,「她有權利找個抒發負面情緒的地方,只是寫在課本裡不是太好,容易被別人看到。」

「我請你們來,其實不是為了這些憤怒的句子,我在意的是她寫了一首詩。」老師指著那首詩說。

那首詩在談身體、成長與失望,用了很高雅的希伯來文,談青少年對於成長的失落感。「容我直接地詢問一下,你們覺得小雅否在身體接觸方面,是否有些困擾?」諮商老師問道。

「這倒不會,我們十分清楚小雅二十四小時的行蹤,也認識小雅每個朋友的父母。她要去朋友家,我都會確認對方媽媽是否在家,也會跟對方媽媽先聯絡過。」我告訴諮商老師。因為以色列是個性方面比較開放的國家,我反而把小孩看得緊,甚至不讓小雅到朋友家裡,如果那裡只有爸爸在的話。

諮商老師聽我的回答,稍稍安心了一點:「好的。這點對我們非常重要,若小雅的憤怒與苦惱不是來自於這裡,就好處理多了!謝謝你們到來,我們明天會找小雅來談談,聽她怎麼說。因為科任老師看到了,不管小雅本意如何,老師看到這麼多的負面句子總是會有些傷心,小雅若能和老師道歉自然是好的,但還是看她怎麼決定,我們不會強迫她!」

小孩的負面情緒,不用禁止嗎?

回家的路上,雅爸問我:「雖然小雅應該要有個發洩情緒的祕密空間,但我們真的不用擔心這些負面情緒嗎?真的不該禁止嗎?」

「負面情緒要有出口,這個我們可是 從 toddler(一到三歲的幼兒)就在做。」我聳聳肩跟雅爸說。

「什麼意思?你們在幼兒園做了什麼?」雅爸吃驚地說。

「我帶的是一到兩歲的小孩,」我跟雅爸解釋,「這個年紀的小孩已經可以看到清楚的個別差異──有些小孩安靜、有些小孩好動,他們的氣質不同,對於挫折的反應也不同。因為成長上有很多挫折,小孩會咬人、控制不了自己的怒氣、一直很想打其他小孩,還有感官統合失調的小孩,生理上需要很多接觸,就會一直想辦法坐在老師或同學身上……」

「這麼小問題就這麼多!那怎麼辦?」雅爸問。

「除了告訴小孩暴力行為是不被接受的,有啃咬需求的小孩,會給他牙刷、或是能咬的玩具,再大一點甚至教他咬衣袖。狀況太嚴重,便請父母帶他去看感官職能治療師。」我進一步說明,「我們也容許小孩在室外尖叫和跑步,在小孩不大平靜的日子,會帶著大家一起跑步或尖叫!」

「有些小孩很需要身體接觸,整個人靜不下來。在教育現場,我們看到這種小孩不斷惹是生非,大人勸阻時,他明明聽懂了、回應了,看似理智恢復,但一回到群體中,又開始打人和咬人……」雅爸聽到皺起了眉頭。

「這種小孩不是壞或故意喔!」我看到雅爸的表情笑了起來,「這擺明是小孩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需要協助。這種時候,我們不會放著他繼續和別的小孩在一起,先保護其他小孩不被攻擊。看似惹是生非的小孩則被請來和老師一起坐,幫他按摩、緊緊地抱他、甚至是拿冰塊讓他咬(感官職能治療師教我們的小技巧),讓他冷靜一下。」

情緒發洩,讓大人看懂小孩痛點所在

「喔,那小孩再大一點呢?你們一樣給小孩發洩情緒的『出口』?」這下雅爸的興趣被引起來了。「有喔!」我繼續解釋,「再大一點的孩子,可以去『舊物回收區』的院子,有個角落是容許小孩把所有玩具拿起來丟地上,只要旁邊沒別人、不會傷人,小孩都可以盡情發洩情緒。但不能把固定大型物(像是櫃子)給拆了,因為那樣太危險。有些小孩一早到幼兒園時情緒不穩定,這個角落對於轉換情緒很有幫助。」

「而以色列的義務教育(三歲到六歲的幼兒園),都會有這類角落或活動,像是沙坑、鞦韆,甚至是沙包,針對不同小孩的氣質和狀況,老師會安排不同的情緒發洩活動。記得我們家老二念大班時,有個小男生總是坐不住,桌上活動玩不到幾分鐘就想翻桌。

有次大家在畫畫時,我聽到他跟老師說自己靜不下來,可不可以去外頭打沙包,老師便讓他去了。直到我離開幼兒園的最後一刻,還看到他在院子裡奮力打沙包,不由得覺得這小孩真是讚,這麼小就知道要怎麼幫助自己。」講到這裡,我和雅爸都笑了。

「另外一個被鼓勵的做法(但幼教老師常會有些疑慮)是──以色列幼教其實同意讓小小孩透過虛構遊戲發洩情緒──我們容許小孩拿著掃把假裝那是一把槍,對著其他小孩假裝發射子彈說『砰!砰!砰!』;或是在群體遊戲中,小孩假裝拿刀砍人,另一個小孩假裝自己被砍到。」

雅爸聽到這裡眉頭又皺了起來:「你們不擔心小孩假戲真做嗎?」

「這其實是很多幼教老師擔心的事。」我還記得在幼教課上到「遊戲」這個主題時,教授與其他同學的討論:「其實就算是四、五歲的孩子,也很清楚遊戲與現實的差異。遊戲是可以幻想的,可以天馬行空毫無界限;但現實有侷限,有很多不能做的事情。我們要容許他們發展想像力,容許他們做現實不能做的事,容許他們在想像中宣洩負面情緒,但也要讓他們知道,當他們『真的』做了不該做的事情,遊戲就不再是遊戲。而且在這個過程中,老師與大人反而能夠更理解小孩的心理與情緒狀態,想辦法幫助小孩。」

那天我和雅爸的對話就到此結束。我也希望透過這次對話,他可以瞭解小孩的負面情緒不能只是安慰或禁止,而是該給予更大、更包容,並且正向處理的方式:不管在哪個年紀,都要先找到讓小孩可以「排毒」與「暴走」的空間,並且檢視這樣的空間對於小孩有多少幫助,隨時調整大人的做法。從小教會小孩理解、面對自己的負能量,才有可能養出正向積極的小孩!

※ 本文摘自《聽懂孩子的話:養出不畏權威、理性對話的虎刺巴小孩》,原篇名為〈給小孩「暴走」與「排毒」的空間〉,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