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李永適 攝影/HANNAH REYES MORALES

今年2月,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下令暫停輸出勞工到科威特,起因是不斷有菲律賓女性勞工在科威特受虐致死,他同時呼籲在科威特工作的菲勞盡快返鄉,但仍有26萬人甘冒生命安危留在科威特,因為家鄉有弟妹與雙親正等著他們的薪水來改善全家生活。儘管杜特蒂透過各種計畫來增加國內就業機會,仍有1000萬人在海外工作,他們每年匯回310億美元,相當於菲律賓國內生產毛額的10%。

伊恩.皮內達(Ian Pineda)在商船上工作,全球的船員有四分之一來自菲律賓,只要成功當上船員,就能保證讓家人過中產階級的生活。

12月是菲律賓的「海外勞工月」,電影和電視節目美化了海外勞工的生活,並且稱他們為「新英雄」,實際上這些基層勞工是以自己的血汗來扛起一家的經濟,他們到中東國家幫傭、到日本當建築工人、在利比亞的油田工作,全球150萬名船員有四分之一來自菲律賓。

這一期雜誌的報導〈菲律賓的新英雄〉透過一個菲律賓船員與他在海外幫傭的姊姊,帶我們看見移工家庭的故事。然而他們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每一位移工懷抱著各自不同的夢想外出打拚,藉由這篇報導,我們希望讀者更了解他們為了出國工作而付出哪些代價與努力。

臺灣的外籍勞工約有70萬人,大多來自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而香港有36萬名外籍家庭傭工,大多來自菲律賓與印尼。男性移工填補了基層勞力的缺口,在工廠、工地或漁船上工作,女性移工則是醫院看護或家庭幫傭,承擔長期家庭照顧的工作。他們的膚色、宗教文化、生活習慣儘管有很大的不同,但同樣為了讓家人脫離貧窮而離鄉背井,我們的社會應給予更多平等對待與包容空間。

踏上海外移工這條路,就是進入了一個沒有止盡的欲望循環。

※ 本文摘自《國家地理雜誌2018年12月號》, 立即前往試讀►►►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