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伊恩.亞特金森

人生已經夠難,要是笨,就更難了。
──演員 約翰.韋恩

一九九七年時,一部叫「深藍」的電腦,在西洋棋大賽上打敗人類世界冠軍蓋瑞.卡斯帕洛夫。

再詳細一點的故事是一九九六年時,卡斯帕洛夫贏過深藍(險勝),接著一九九七年再比一次時則輸給電腦。電腦這一方有一群 IBM 程式設計師與西洋棋專家,他們在棋局之間下指令與重新設定程式(卡斯帕洛夫第一局四十五步就贏了之後,他們大概覺得有必要重新設定)。

當時深藍贏了之後,大家都說那是不可思議的「電腦智慧」成就,可是我總覺得,那場比賽反而證明了人腦多麼令人驚歎。電腦有工程師與西洋棋專家組成的團隊助陣,還有無限的記憶體,驚人的運算能力,不會分心,不會情緒化,而且永遠不會累,但第二次才贏。

深藍贏得辛苦的原因,在於比賽對象是一顆卓越大腦的八百六十億神經元。那顆腦袋的主人,一輩子幾乎只接受一件事的訓練:贏得西洋棋比賽。

不只是西洋棋,足球員的大腦也令人驚歎。我是說真的,只要想一想自由球就知道。負責踢球的球員,必須判斷球在球場相對於球門的位置,還得考慮其他所有球員的位置——他們目前站在哪裡,等一下可能往哪個方向移動。場上是哪些人,每個人各自的拿手好戲與弱點是什麼。此外,當天風的強度與吹的方向、濕度、是否在下雨——如果有的話,下得多大,還有氣溫,球飛過空中的物理學——不管是踢的力道、踢的位置、踢的方式,種種因素都會影響球如何移動。

此外,球員的體力和心跳速度在整場比賽中也隨時在變。各位能想像要判斷這一切有多困難嗎?場上有多少複雜到不行的數學問題?我們稱之為「肌肉記憶」,但那是在抹煞大腦的功勞。或是這樣想吧:目前世上沒有哪台電腦在計算自由球時,能表現得跟世界級足球員一樣好。

不論是科學、藝術、運動,不管是貿易或創意,人腦擅長解決每個領域的問題。那很好,因為不論各位的公司正面臨什麼挑戰,你將需要借重大腦這方面的能力。

事實上,大腦永遠在解決高度困難的問題,只是大腦很謙虛,沒讓我們的意識知道,例如有一件事電腦很難辦到:辨識出椅子是椅子,可以坐上去。我們人在百步之外就能辨識出椅子,而且就算那張椅子以前沒看過、漆著沒見過的顏色、上頭還被外套罩著,我們也認得出來那是一張椅子。對電腦而言,辨識椅子一向是困難的任務。對人腦而言,只是小事一樁。

那麼人腦在解決問題時做些什麼?大腦是如何想出答案?

問題解決提示

首先,大腦每天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吸收由五官接收的資訊。商業的世界通常透過視覺或聽覺吸收,只有在午餐會上才會有味覺的接收。

接著,大腦會處理吸收到的資訊。訊息輸入會啟動神經元,神經元透過突觸彼此溝通,這中間發生的事,是我們不需要了解的電化學過程(幸好如此)。

最後,大腦會詮釋資訊,關鍵就在此——同樣的訊息輸入,每個人的結論卻不同。過往的經歷、記憶、性格、當下的心情、大腦發展,全都影響著我們如何詮釋五官接收到的刺激。

此外,大腦的意識與潛意識同時參與這個過程。我們只能察覺意識的部分,但那部分通常看似平靜無波——然而就和天鵝游過磨坊池塘一樣,看得到的身體很優雅,但底下的腳/潛意識其實正在瘋狂打水。

潛意識聰明的地方

腦神經科學家大衛.克雷斯威爾曾經針對「問題解決」這個主題,做過有趣的「意識 VS.潛意識」大對決研究(在二○一二年神經領導高峰會上提出研究發現)。

克雷斯威爾請受試者想像一個買車的情境,列出種種需要考慮的需求。第一組人得立刻決定要買哪輛車——結果選得亂七八糟。第二組人得到比較多的時間,可以好好解決問題——然而這組人的選擇,也沒明智到哪裡去。

不過第三組……他們拿到買車的問題後,接著分神去做另一項實驗任務——那個任務稍稍占用了意識的注意力幾分鐘時間,但潛意識有辦法繼續工作,結果這一組整體的選車表現,遠勝其他兩組。

太有趣了,不是嗎?意識被不重要的活動干擾時,決策能力反而變好。也就是說,加上一點小小的干擾,讓周遭有一點變化,好好休息或來點幽默,都是在利用外在的方式協助大腦解決難題。

以下是另一個意識與潛意識互動的好例子。有一個著名的心理學實驗:你待在一個天花板上垂掛著兩條線的房間,麻煩的是房間裡只有你一個人,而且兩條線離得很遠,不可能同時抓住,要怎麼做才能把兩條線綁在一起?

有的受試者沒人從旁協助,靠自己就解決問題,把小卻重的物品(例如身上帶的一串鑰匙)綁在其中一條線上,讓那條線像鐘擺一樣晃動,就有辦法一手抓著一條線,一手等著那條線晃過來時抓住。

有時受試者如果想不出解決辦法,研究人員會給提示,「不小心」撞到其中一條線,讓那條線輕輕晃動,接著就會有更多受試者解決問題,然而事後問起有許多人卻說不記得自己看到提示。這又是另一個人們的潛意識在意識沒發覺的情況下運作的例子。

潛意識也有愚蠢的時候

是的,我們全都同意大腦很神奇,也難怪大腦是人類迄今發現最複雜的東西。

然而大腦並不完美。有時我們可能不希望潛意識做出連結或模式比對,但潛意識還是那樣做,拒絕停下,例如以錯視圖來說,拿把尺出來,就知道兩條線一樣長,但如果一條線的箭頭往內凹,一條線的箭頭往外凸,前者看起來比後者短。大腦就是會看成那樣,我們無法叫大腦不要那樣看,就算知道答案是錯的也一樣。

有一句話說:「一直做同樣的事卻期望出現不同結果,是天底下最笨的事。」然而我們的潛意識就是這樣,這就是為麼我們需要創意思考工具——強迫大腦做出乎意料的新連結,打破預期中的模式比對。

察覺愚蠢之處

好吧,我們的潛意識有不足之處,那意識呢?我們能察覺自己有意識的思考,所以一定比較好掌握吧。我們會希望是這樣,只可惜大腦的意識區也有點呆呆的。

人類不是理性的動物

我們為什麼會吃下太多食物,尤其是攝取過量的糖分與脂肪?因為我們渴望它們。為什麼?因為糖分和脂肪是有用的高卡路里食物,在演化史上很難取得,演化結果是大腦會對含糖、含脂肪的食物產生鴉片與多巴胺反應。換句話說,那種食物很好吃,非常好吃,讓二十萬年前的人類會努力尋找那種稀有資源。

問題來了:當人類發明了就在轉角的商店,以及瑪氏巧克力棒,發生什麼事?突然間高卡路里、高脂、高糖食物「不」難取得,然而由於演化的緣故,那種食物依舊美味無比,因此就算醫生、科學家、愛管閒事的政府都告訴我們,糖與脂肪吃太多對身體不好,我們依舊攝取過量。

大腦知道我們不需要瑪氏巧克力棒,大腦知道今天最好不要吃,但我們不是機器人,不會依據邏輯與理性做最好的事。我們不願承認,但我們做事深受情緒影響——有時甚至讓舌頭代替大腦思考,因此不僅依舊吃下瑪氏巧克力棒,還順道又抓了一包洋芋片。

以上快速帶過的標題式一覽,大概不足以讓各位捲起袖子,拿起解剖刀,來一場立體定位大腦活體組織切片,不過足以知道腦力激盪時間的主角大概的樣子。這下子我們知道大腦在解決問題時的長處與弱點。

此外,我們也得以了解,為什麼傳統的問題解決法無法帶來我們所需的突破。

流程妨礙進展

如果問人們工作上什麼事會拖住他們,會有一個主題一再出現——流程。流程、流程、流程。流程讓人無法有所突破。不過矛盾的是,許多問題解決法其實「充滿流程」。

許多問題解決的架構太著重流程分析,好像每一個問題都是拼圖,只要依據正確的順序放在一起就能解決。然而許多問題就像是少了好幾片的拼圖,不管再怎麼努力分析,都無法神奇地變出少掉的那幾片。

各位只要在網路上搜尋一下「問題解決」,就會被流程圖、流程表、密密麻麻的圓餅圖、表格與複雜示意圖淹沒。通常那些圖上會有滿滿的大量箭頭,指著一個又一個方框。

我找到一個典型的問題解決架構,據說問題解決是一個六步驟流程:

一、找出問題
二、組織問題
三、尋找可能的解決方法
四、做決定
五、執行
六、監督/尋求回饋

「想出點子」只不過是六步驟中的其中一個,重要性或需要耗費的心力並未勝過其他步驟。想出點子的步驟叫「尋找可能的解決方法」,聽起來就很無聊。事實上,我和各位讀過五花八門的問題解決策略後,有時會覺得到了應該告訴讀者如何才能靈光一閃的段落時,那個策略的發明者卻含糊帶過。

顯而易見的是,光靠分析還不夠。如果跟著流程走一遍,很少會帶來讓眾人眼睛一亮的好點子。

為了讓大腦的意識與潛意識想出前所未有的解決方案與創意,各位需要創意思考法。如果能有十二種方法,那就更棒了。

※ 本文摘自《有問題,才有創新》,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