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命名哲學:近年頻頻上榜的「結」與「優」
圖片截自: Youtube影片

日本人命名哲學:近年頻頻上榜的「結」與「優」

文/新井一二三

kirakirane-muキラキラネーム
在日本,用數字取的名字歷來不算稀奇,並不屬於如今流行的閃亮名字之類。例如,我的名字一二三,大部分日本人一看就知道是什麼讀音。

我的三個兄弟,名字分別叫做克彥、雅彥、猛彥。聽說,大哥出生的時候,爺爺本來要給他取個名字叫彥一,然而母親哭著抵抗了,因為日本人一聽到彥一這名字,就聯想到老笑話《彥一機靈話》的主人翁,而他在廣大日本社會確實跟一休和尚一樣有名。後來,經父母親商量,就把長子命名為克彥了。

七年以後,弟弟出生的時候,爺爺已經不在世,父母給他取的名字是雅彥。他們的名字中都有個彥字,並不是行輩的,雖說是只隔一衣帶水之鄰邦,日本人從來沒學過中國人給子孫取名的方法。儘管如此,長男、次男既然都叫做克彥、雅彥了,再隔四年出生的三男,似乎也應該叫做某彥了吧。記得當時在日本電視界,有個走紅的主持人叫前田武彥,時年才四歲的大弟都挺熟悉,因此當大家討論應該給小弟取什麼名字的時候,大弟就很興奮地主張:叫他新井前田武彥好了!顯然,小朋友不知道前田是人家的姓氏。

父母把三個男孩命名為克彥、雅彥、猛彥,反映出他們對每個兒子的期待,畢竟日本人普遍信仰言靈,即語言內在的神靈。然而,叫克彥的哥哥長大以後性格軟弱,叫雅彥的大弟卻從小學柔道,一點都不文雅,至於猛彥則有百分之百的文人氣質,唯一從事過的體育活動是一個人默默跑的馬拉松。可見,父母的許願並沒有得償。

我的小阿姨和婆婆,都叫做和子。我長期以為是她們在日本昭和年號的時代出生,因而長輩給她們取的名字叫做和子的。可是,冷靜想想,婆婆是昭和十三年,小阿姨則是昭和十七年才出生的,並不是剛剛改元後不久誕生的孩子。換成西元的話,她們出生的年份則分別為一九三八年和四二年,也就是日本軍國主義如火如荼的年代。於是我猜想,其實她們的父母是私下許願了和平年代早日到來,萬一被別人批判說違背國策,就可以解釋道:並不是那個意思,而是紀念偉大的昭和年代!

總之,那時候的日本女孩子,很多都叫做某某子的。然而,歷史上,公元七世紀初從日本頭一次被派去見隋煬帝的外交官叫做小野妹子,而跟名字給人的印象不同,此人其實為男性。一八六八年明治維新以後,日本人才開始把女兒叫做某某子的。這股潮流持續了大約一百年。

日語裡,擬態詞特別多。星星閃爍的樣子,一般說成 kirakiraキラキラ。著名的歐洲兒歌〈一閃一閃亮晶晶〉,日語歌名就是〈キラキラ星〉,歌詞唱:キラキラ星呀,你究竟為何物?至於最近的流行語「kirakira name」,則是「閃亮名字」的意思。

日本人在一八六八年明治維新以後,開始把女孩子叫做某某子,恐怕跟近代學校制度施行,女孩子都開始上學有關。之前,在家做雜務、農活的女兒,隨便叫做熊啊、虎啊、菊啊、梅啊,都無所謂。然而,一旦要上學讀書,卻非得有正經八百的名字不可了。一九七○年代,我讀高中的日子裡,女同學的名字,大多仍然是:德子、聰子、紀子、惠子、敦子、孝子、雅子、智子、靖子、浩子等等,特合適於上學的名字。可見,當年的日本父母給孩子取名時的態度多麼老實認真。

日本的明治安田人壽保險公司,每年都做新簽合約的嬰兒名字統計,並且把排行榜公諸於世。據統計,二○一二年出生的小朋友當中,最多女娃娃叫做結衣,其次叫陽菜,跟著是結菜、結愛、心春、心愛、凜、美櫻、芽依、優奈、美結。頭一百名裡,有「子」字的名字只出現兩個,即第二十六名的莉子和第四十七名的茉子。這些名字都不像上課用的學名,倒像女明星的藝名,於是被形容為「閃亮名字」。

過去幾十年,日本人的名字上發生的急劇變化,最大的因素是:讀音越來越受重視。排行榜上頻頻出現的「結」「優」等字,日語裡的讀音跟英語「You」相同,給人以溫柔、暖暖的印象,因而受寵。然而,重視讀音的人,往往忽視漢字的字義。否則,為什麼把女兒命名為衣呀、菜呀、凜呀、奈呀,真令人摸不著頭腦。這些年頗有人氣的男孩名字「蓮」,也主要是讀音「renれん」討人喜歡,而並不是日本父母希望兒子將來在泥土裡掙扎。如今流行的名字有不少取自動漫作品。其實,蓮就是《通靈童子》裡登場的中國男孩名稱。

另一派父母則喜歡給孩子取洋味的名字。比如說,「溜菜」這個女孩名字唸成「runaるな」,跟羅馬神話裡的月亮女神一樣,只是派生出來的英文單字「lunatic」是瘋人的意思。估計她父母親取名字的時候,根本沒想得那麼遠。但願小朋友長大開始學英語以後,不會為自己名字的英語涵義而煩惱,因為在日本,正式改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曾經在中國,有人問過我:妳的名字一二三,是否念成 Do-re-mi?

猜得特有想像力,讓我很開心,但對不起,非也。也有人把我的名字寫成了一、二、三。拜託,請不要把人家的名字隨意拆開,好不好?總之,一二三這個名字看起來很像數字,實際上也是取自一套數字的:一月二十三日,即我的生日。

在日本,名叫一二三的並不少見,其中最著名的大概是將棋(日本象棋)的棋手加藤一二三。當他被授予「四段」資格之際,報紙上介紹說是加藤一二三四段,令人糊塗極了。另外也有現代音樂作曲家下山一二三、電玩創作者河野一二三等。

其他用數字取名的人物,有十九到二十世紀的海軍上將山本五十六,據說他是父親五十六歲時生的孩子。著名的童謠、民謠填詞人西條八十呢,則是為了不讓他吃苦,他父親特地避開「九」(日語讀音「kuく」跟「苦」相同)字,專門用「八」和「十」兩個字取了名字的。除此之外,還有和歌詩人上田三四二、棒球選手高橋一三和關本四十四、《釣魚迷日記》等漫畫的原作者山崎十三、已退休的外交官藪中三十二等等。所以,叫一二三的在日本並不孤獨,只是上述的幾位全是男性,別人看了我名字也往往誤解為男性罷了。

以《蒲公英》等電影聞名的伊丹十三導演,原名叫做池內義弘,最初作為演員出道的時候,曾用過藝名叫伊丹一三。那是從他父親,電影導演伊丹萬作那裡繼承了姓氏,從阪急電鐵和寶塚歌劇團的創業老闆小林一三那裡繼承了名字的。他跟女演員宮本信子結婚的時候,卻宣布「從此要把減號換為加號」,便改名為伊丹十三了。他們婚後生的兩個兒子,大的叫做池內萬作,小的叫做池內萬平,顯然表現出伊丹對數字的執著。

在日本,用數字取的名字歷來不算稀奇,並不屬於如今流行的閃亮名字之類。例如,我的名字一二三,大部分日本人一看就知道是什麼讀音。相比之下,一些閃亮名字猶如猜燈謎,普通人看了也不知道該怎麼唸,甚至有醫生團體被逼著發布聲明說:救護車趕到的時候,或者病人直接到急診的時候,都要馬上登記姓名的,如果名字太閃亮、太難讀的話,就會影響到救命效率。說得也是。比方說,單板滑雪明星成田兄妹,哥哥叫童夢(domuドーム、Dome),姐姐叫夢露(meroメロウ、Mellow),弟弟則叫綠夢(gurimuグリム、Grim),都不是日語一般的讀音。最近夢露給剛生的女兒取名字叫真里愛,是要唸成mariaマリア(Maria)的,還是有點兒太閃亮了吧?

※ 本文摘自《和新井一二三一起讀日文》,原篇名為〈閃亮名字〉,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