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聽到惠菁點出三島由紀夫組織「楯之會」,他與眾學生會員一身戎裝,那身筆挺的制服,以及師生前往富士山集訓、在市谷自衛隊發動政變、演講和自戕的始末,「不就像是一場Cospaly嗎?」

我不禁有種醍醐灌頂、迷霧盡散的恍然之感,繼之而來的是一股難以言喻的哀傷。

儘管我從小讀三島覺得有隔閡,是受不了那些放大的、浮誇且自戀的情狀,儘管及長後漸漸地體會到三島獨特的魅力,但乍聽到這個凡事認真以對、自信滿滿地想對日本國家社會民族獻身的作家,最終讓人感嘆地表達「這是一場Cosplay」,而且是充滿理解的而非嘲弄的,不禁讓人更加深思個人與國家道路如此分歧的歷史宿命了。

——就算你義無反顧,就算你忠心赤膽,但是放在整個歷史洪流中,只是一個斷片⋯⋯

長期派駐日本的英國記者斯托克,近身觀察並記錄一代文豪三島由紀夫於日本近現代歷史演進中,他的所思所想,以及特立獨行的作為。

更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惠菁以歷史的角度審視三島一生中的重大事件、與台灣的連結,這本信實度且可看性極高的三島傳記《美與暴烈》,也是用功甚深的作者獻給眾粉,極具參考價值的三島文學導讀手冊。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作家張惠菁領讀《美與暴烈》。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