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陰翳來自於微光,並非絕對的黑。

燭火搖曳,不論寬敞的、逼仄的和室,將靜靜的角落,以及人的移動所帶起的風,畫出線條,這線條也是暈染的。

光是想像輝龍形容的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黑(灰),腦中就有無數畫面。

灰暗中,女人的面孔、塗黑的牙齒、剃去的眉,讓時隱時現的白皙顏臉,映現得更為鮮明。

茶几下的陰影、壁龕深處的暗香、廊下遠處、天井的橫梁背面,男人伸出去拂去女人淚水的指尖、女人垂下眼簾的睫腳。

讀《陰翳禮讚》,你會深刻明瞭谷崎如何對西方文明代引進的科技進步,導致一切大放光明、一切無所遮掩、一切不再婉約含蓄所感到的痛心疾首。

——日本人就是要保留那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黑,才是日本人哪。
——還我日本的美意識啊。

我彷彿看見谷崎大皺眉頭望著他心愛的東京面目全非,慼心(tsheh-sim,謝謝順聰指點)遠走京都避難去了。

——我的文學,乃自生命陰暗處而生。

我是《春琴抄》粉,更推谷崎的雜文集《陰翳禮讚》,谷崎在這些文章裡展現了非常谷崎的黑色幽默。

感謝輝龍精彩的領讀,更多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