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蘇珊・佛沃、唐娜・費瑟;譯/郭庭瑄

通常到了認真許諾、約定終身那一刻,你應該已經非常了解你的伴侶,也見過或聽說過對方的家庭成員和狀況,例如哪些家人是溫和寬容的大好人,哪些是專橫霸道的控制狂,哪些又是愛裝可憐以博取同情的受害者角色。

也許現在回頭看看,你會想起當初隱約感覺到自己即將陷入姻親風暴的徵兆,像是對方冷漠的態度、揮之不去的壓力和緊張,或是幾通無禮的電話和言語攻擊等。這些暗藏細節、披露真相的事件往往是未來一連串麻煩的開始,而且就像電影一樣鮮明,隨時都能在腦海中反覆播放(不過,如果不愉快的情況隨著時間煙消雲散,沒有形成持續性的行為模式,那就沒什麼大問題)。

在安妮(三十一歲,平面設計師)的案例中,準婆婆對她個人專業決策的反應就是姻親問題的危險信號。

「我跟喬都還沒結婚,露絲就開始數落我了。之前我為了工作做了很多宣傳,也有在電話簿上登廣告,因此婚後我並不打算改姓,好節省不必要的成本和麻煩。可是露絲很生氣,她在婚禮彩排晚宴上用大到足以讓我和其他人聽見的音量對喬說,她認為我野心太大,一定會把事業看得比先生還重。當然啦,她覺得我的工作沒什麼用,可是她自己也有自己的事業啊!雖然我沒說什麼,但是內心火冒三丈,有種被羞辱的感覺,再加上當時的場合也不好爭辯,所以我就一笑置之,試著討好她。」

喬的媽媽露絲對安妮非常挑剔,動不動就批評或貶低她,這種行為是很明顯的警訊。安妮是不是該為此重新考慮,想想到底要不要嫁給喬?當然不用。不過,要是露絲的態度一直沒有改善,安妮和喬就得面對接踵而至的夫妻問題,婆媳之間也會出現需要化解的齟齬。

日子一天天過去,安妮始終沒有找到「對的時機」來解決這項難題。婚後四年,她心裡依舊充滿憤怒與羞辱感,而且非常自責,覺得自己不應該忽視早期的警訊,任由露絲恣意妄為。安妮跟大多數擁有有毒姻親的人一樣,一開始就察覺到這段婚姻並不是兩個家庭的快樂結合,相反的,伴侶的父母還會以充滿敵意的方式來接管、掌控這段婚姻。由於不想破壞愛情世界中的浪漫氛圍,也希望未來的公婆或岳父母能喜歡、接納自己,因此很多人都選擇抵抗現實,將自己囚禁在無聲的痛苦裡。

事後回想起來,安妮驚訝地發現,原來自己一直很努力說服自己,認為婚禮彩排晚宴那件事只是一時的不愉快,沒想到接下來幾年出現更多「一時的不愉快」:

「我真的很希望能討露絲歡心,甚至還很有把握,一旦她了解我這個人,就一定會喜歡我。但這些根本就是笑話,因為婚後的情況變得更糟。後來我想,要是她當了奶奶,事情應該會有所改善,結果……現在我們有兩個小孩,她還是一樣動不動就隨便批評我。」

為什麼我們明明知道自己面臨棘手的姻親關係,卻往往任憑時間流逝,坐等問題自動消失?因為我們死命抓住一堆看似可靠又令人安心的陳腔濫調,以為那就是處理姻親問題的最佳解答。這些「保證」不僅深深嵌在我們的集體信念系統(collective belief systems)裡,就連親朋好友也時常提出同樣的觀點作為建議。當我們帶著恐懼,意識到現在或未來的姻親並不是盟友的時候,腦海中就會率先冒出這些信念,我稱之為「姻親迷思」,因為大多時候這些都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並不符合現實。我們就像抱著一條破舊的安全毯,在陳腐的思維中尋求慰藉。

破解姻親迷思

下列七項簡短的觀點陳述聽起來非常合理,它們就像心靈花園中的高聳藤架,支撐著小小的希望幼苗,期盼的嫩芽會隨著時間逐漸成長,開出繁盛的信念之花,結出恬靜的合理果實。然而,緊抓著這些迷思只會讓你無法聚焦在眼下的事實與當前的姻親關係,因此,雖然希望破滅會讓人覺得很受傷,但我們還是要逐一打破不切實際的幻想才行。

迷思一:結婚後就會比較好了。

可能會比較好,但也有可能更糟。在大多數的案例中,婚後的情況就跟婚前一樣,完全沒有改善。如果對方在你們交往時就很冷漠,甚至還要自己的兒子或女兒跟你分手,那婚後他們還是很有可能繼續排斥你,所以被動等對方來破冰是沒有用的。婚戒與結婚蛋糕固然是美好又有意義的象徵,但並不是解決姻親問題的魔法。

迷思二:他們了解我之後就會比較好了。

許多飽受公婆或岳父母批評以致難以撫平創傷的人,都對這句話很有感觸。事實上,想打開封閉的心與狹隘的思維,光靠時間和熟悉感是不夠的。裝出一副勇敢的模樣、期待自己能靠天生的善良和魅力贏得對方的心,就好像默默等待破掉的盤子自動修復一樣,完全不可能。

迷思三:有了孩子之後就會比較好了。

有些有毒姻親在成為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後確實變得溫和許多。但是,不要高興得太早,就算他們對孫子或孫女很好,也不代表會愛屋及烏,將正面的情感擴及到你身上。假如他們堅信自己知道什麼對你和你的伴侶才是最好的,那他們也會以同樣的觀念來對待你的孩子,畢竟在他們這些自認專業的資深父母眼中,你只是個業餘新手,根本不懂怎麼養兒育女。所以,要是你發現自己在創造新生命的同時開闢了新的戰場,別意外,準備接招吧。

迷思四:只要順從他們的要求,他們就沒理由不喜歡我。

記住,假裝在重大分歧上取得共識,或屈服於壓力以求對方認同等方法只能短期治標,不能長期治本。有些有毒姻親會不斷提高標準,直到你沒辦法達成他們的要求為止;有些則會接受表面順從、虛情假意的你,永遠看不透那個躲在「以和為貴」的面具後方、真正的你是什麼樣子。無論哪種情況你都是輸家,自尊心也會受創。

迷思五:他們又不是我爸媽,對我應該不會有什麼影響吧?

答案是:影響可大了!例如他們對你的伴侶有強烈的占有欲,或是讓你的伴侶(通常還有你本人)知道,其實他們並不喜歡你,甚至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入侵你的生活(詳見後面的章節)等等,這些都會影響到你。除此之外,由於他們跟你的父母同屬一個世代、具備一定的威權形象,因此可能會喚醒某些蟄伏已久的情緒,讓你想起早期原生家庭所帶來的傷痛與不安全感。

迷思六:他們住在另一個城市,所以我們不太需要應付這些問題。

就我查看的結果,姻親之間的遠距離率急速驟降,加上現在交通發達,就算遠在世界另一邊,只要花錢買張機票就搞定了。某種程度上,姻親關係可能會因為彼此不常見面變得更糟,畢竟長時間累積下來的情緒全都塞進短暫的片刻裡,爆發力自然更強。「遠距離」代表你們彼此可能不常去對方家,並不表示他們不會經常出現在你的生活裡。

迷思七:我的伴侶會永遠把我放在第一位。

可能吧——直到他/她必須面對自己的父母為止。

很多人就跟安妮一樣,即便大量相反的證據擺在眼前,依然選擇相信錯誤的迷思。當你因為對方的拒絕和排擠而感到痛苦時,這些觀念就會像救生圈一樣浮出來,表面上好像能撫平情緒,讓你恢復冷靜(以免失控掐死公婆或岳父母),並在你和伴侶家人發生爭執、覺得不公平時,創造出一種「客觀」的假象;事實上這些迷思只會模糊焦點,導致你在問題爆發時無法認清全貌、巧妙回應,採取有效行動。現在我們就來看看「現實」的廬山真面目吧。也許知道真相後你會很失望,但這是擺脫困境唯一的辦法。

殘酷的真相(一):有毒姻親的行為

接下來我們會仔細剖析的有毒姻親行為,深入探討他們常用的手段、方法及背後的動機。就我多年的經驗來看,大部分的人都認為研究對方的行為舉止根本沒用,所以不願意退一步審視,以客觀的角度重新思考,理由不外乎是「我沒得選擇」、「我就是沒辦法跟他們切割」、「我總不能請人把他們幹掉吧」、「反正我們沒辦法改變別人」,所以何必花心思呢?很多人就是抱著這樣的態度,從來沒有真正檢視有毒姻親的行為及其對自己和伴侶所造成的影響,導致自身的情緒反應不斷累積、越來越強烈,最後被沉重的絕望感壓垮;更糟的是,有些人甚至還會發展出固定的回應,以致在無意間稱了對方的意,變相鼓勵他們的行為模式,形成一而再、再而三的負面迴圈。

五種典型的有毒姻親類型包含:

◎挑剔型

會因為你的想法、偏好、信念系統、價值觀或處事方式跟他們不一樣,就認定你能力不足,或是有性格上的缺陷。此外,那些愛找人背黑鍋的姻親也屬於挑剔型——不管你或你的伴侶出了什麼問題,都是你的錯。

◎吞噬型

把你的結婚證書當成賣身契,要你在「簽下去」之後拋棄自我,全心全意投入、經營家庭生活,跟他們保持密切的關係。

◎控制型

認為他們的孩子(也就是你的伴侶)沒有能力應付生活中的大小事,還是由他們來做比較好,因此時常親自介入干涉。控制型姻親不僅要求絕對服從,而且還會依照你取悅他們的程度給予有條件的愛。

◎脫序型

幾乎或完全不控制自己的癮頭、婚姻衝突與財務問題,經常製造混亂把你的伴侶捲進去,甚至影響到你的原生家庭。

◎排擠型

刻意採取激烈、殘酷且往往帶有虐待性質的手段傷害所謂的「外人」,同時積極挑撥離間,讓你和伴侶之間產生心結,企圖破壞你們的婚姻關係。

這五種分類之間並沒有明確的界線,很多有毒姻親同時具備好幾種類型的特徵,例如有些時候很挑剔,有時又無孔不入、全面滲透你的生活,不過從他們跟你和你伴侶之間的交往關係來看,大多都可以歸納在某一個特定類型,而這些類型常見的行為模式就是我們要討論的重點。透過深入分析與真實案例的輔助,你會更了解各種有毒姻親,知道該如何應對自己的公婆或岳父母,進而看清事實,朝改變邁進。

一個巴掌拍不響

姻親問題之所以特別難纏,是因為這些癥結來自複雜的三方體系,也就是你、伴侶與伴侶父母之間的三角關係。

假如你的伴侶擁有一群善良、快樂又充滿包容心的家人,自然不會出現什麼姻親問題;要是對方真的恐怖至極,但先生或太太願意為你挺身而出,重視你的幸福大於自身父母的喜好,那你成功處理衝突、化解分歧的機率也很大。現在就讓我們用事實來打破姻親迷思,將焦點轉向有毒姻親關係中另外兩個關鍵角色:你和你的伴侶。

殘酷的真相(二):伴侶問題

有些人只要跟父母共處一室,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很多人都覺得很困惑,當初嫁的那個堅強又有能力的男人怎麼一到父母面前就變成膽怯的男孩了?當初愛上的那個自信亮麗、熱情洋溢的女人為什麼會對爸媽唯唯諾諾、充滿罪惡感?你以為自己娶的、嫁的是個永遠都會站在你這邊的隊友,結果對方居然在父母面前徹底崩潰,這種落差令人大為震驚。

荷普(二十二歲,櫃檯接待人員)很期待能和未婚夫共度兩人的第一個聖誕節,沒想到迎接她的卻是令人愕然的轉折:

「我在跟傑瑞交往時就聽過所有關於他父母的事。據我所知,他們夫妻倆很討厭對方,但還是住在一起,只是分房睡,生活也各過各的。傑瑞的爸爸很少出門,總是在車庫的工作台旁邊忙東忙西,而且他非常冷漠,對太太更是不聞不問。傑瑞的媽媽很寂寞,加上傑瑞是獨子,所以她經常在他身上尋找陪伴和親密感。他們母子倆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旅行,有時傑瑞還會護送她去電影院之類的。總之,我們當時打算去夏威夷共度兩人的第一個聖誕節,結果他媽媽打電話來說,她玩股票賺了很多錢,所以想帶他去歐洲,畢竟這可能是母子倆最後一個單獨旅行的機會了——當然啦,全都是因為我。可是……聖誕節耶!而且只有他們兩個人!傑瑞完全不懂我為什麼這麼生氣。」

至於提姆(三十八歲,平面藝術家)則是在婚後四個月才發現妻子態度不一致。那是個陰雨濛濛的禮拜六:

「當時我們躺在床上,我問崔西今天想幹嘛。她起床打開窗戶,背對著我,說她要把客房收拾整齊給她爸媽住什麼的。我以為我聽錯了,因為我們說好,朋友來可以住客房,但家人來就去住飯店。我家人來的時候就是這樣,所以我想她的家人應該也是吧?但崔西說這樣她爸媽會生氣,以為我們不想跟他們在一起。於是我就跟白痴一樣妥協了。她媽花了一整個禮拜刷廁所,還想重新整理房子;至於她爸每天晚上都會喝掉半瓶威士忌,然後沒完沒了地教訓我們,說我們太揮霍,他要教我們怎麼理財。我跟崔西完全擺脫不了他們,簡直是噩夢一場。」

另外,有位女性投書給知名的諮詢專欄〈親愛的艾比〉,字裡行間反映出未來即將面臨的姻親問題:

「親愛的艾比,我是個三十二歲的失婚婦女,很快就要再婚,但我跟未來的公婆處得不太好。我這輩子從來沒遇過這麼粗魯無禮的人,他們也不想跟我有任何牽扯。

在我還沒跟他們的兒子交往前,他們對我很熱情、很友善,可是交往後一切都變了,他們開始露出醜惡的嘴臉,行為也很惡劣。艾比,我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傷害或冒犯他們的事,就連我未婚夫也說我沒有做錯什麼。

有一次,他媽媽直截了當地對我說:『等妳兒子被人搶走,妳就知道是什麼滋味了!』這時我才明白她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寶貝要離開,所以很難過。可是,天啊,她的『寶貝』都已經二十六歲了,也有自己的想法和人生啊!這不是很自然、很正常的事嗎?

現在已經過了一年半,他們還是很排斥我,而且三不五時就要我未婚夫回家,他也乖乖照辦。我很生氣,覺得他明知道他爸媽是怎麼看我的,卻還是會去他們那裡……我該怎麼辦才好?」

以上三個人分別面臨了不同的姻親問題:內心充斥著寂寞和不滿,拚命博取兒子關注的媽媽;未經詢問就主動提供建議,講個沒完沒了的岳父,以及認為未來的媳婦想篡位,因而將她視為眼中釘的準婆婆。不過,這些案例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身邊的伴侶基於某些看似無法理解的原因,不願意為另一半挺身而出,主動設下適當的界線來抵禦父母無理的行為。

這種「缺乏枕邊人支持」所帶來的傷害,往往比有毒姻親的所作所為還要嚴重。大多數人在面對問題公婆或岳父母時都會希望伴侶能跟自己同一陣線,一旦伴侶不願伸出援手,甚至變成扯後腿的「豬隊友」,就會激起我們心中的憤怒、怨恨、沮喪與被拋棄的感受。先前提到的個案安妮就是最佳寫照:

「喬不願意為我挺身而出,只要我試著跟他解釋,他就會變得像刺蝟一樣防衛心很重。我猜他應該一直都很怕他媽媽吧。我有種被背叛的感覺,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孤軍奮戰,沒有人在我身邊。我真的快受不了了,覺得他好膽小、好懦弱。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應該對他大吼,叫他媽媽滾開然後離婚嗎?還是忍到自己得胃潰瘍?我以為我和喬能攜手克服一切困難……他娶的到底是我還是他媽啊?」

沒錯,你現在正處於一場「爭奪伴侶忠誠」的激烈拉鋸戰,如果你發現自己似乎屈居下風,也不用太意外。有時你的公婆或岳父母只要丟出一個眼神、多說幾個字,就能喚醒你先生或太太心中幾十年來的忠誠、規矩,以及「本來就應該這樣」的感受。對你的伴侶來說,他們的行動模式熟悉到就像重力一樣——無形、無法避免,也無法改變。

接下來我們會深入探索各類型有毒姻親的行為模式。請在閱讀過程中仔細檢視公婆或岳父母是如何用熟練的手段來操弄你的伴侶,以達成自身的目的,因為他們的力量強度有很大一部分直接取決於你先生或太太的態度。你的配偶是這段三角關係的把關者,他們會在有意無意間允許父母涉足你們的生活;這表示有毒姻親多半會從自己的子女(你的伴侶)下手,例如把他們當小孩子看待、剝奪他們的情感自主權,不讓他們保護你或挑戰父母的權威等。

了解對方對你的伴侶的影響,可以幫助你克服姻親衝突所帶來的憤怒和困惑,也可以舒緩內心的痛楚。如果你是自己一個人讀這本書,那書中的策略和觀點可以減少你的憤恨之情,讓你可以更富同理心的態度來看待伴侶的行為;如果你是和伴侶分享共讀,那他/她將會在閱讀過程中發現新的角度,並且進一步理解、改變自己和父母之間的親子互動關係。

殘酷的真相(三):你的角色與責任

你可能不想承認自己需要為這些姻親鬧劇負責任。你對伴侶家人的期待和反應為雙方的互動定下了情感基調;雖然這些情緒對你來說都是肉眼看不見的,對方卻能感知到關係中的氛圍,並據此做出反應。不過,有時他們的解讀跟你的表達完全是兩回事。

你可能會在接下來的故事中看到很多熟悉的行為和反應,這些人都跟你一樣試著努力面對有毒姻親以及不支持他們的伴侶。透過檢視這些案例,你會開始了解原來自己不切實際的期待與過激的情緒,不僅無法解決問題,甚至越演越烈。

你到底在這段三角關係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以下是萊絲莉的故事:

萊絲莉和湯米從高中就開始交往,結婚四年後,她第一次來找我諮商。當時她才二十八歲,內心充滿沮喪和恐懼,擔心自己的婚姻會被公婆毀掉。

聰明又活潑的萊絲莉是個非常出色的股票經紀人。她從小在充滿混亂與情緒虐待的家庭中長大,一路上歷經了不少風雨、克服了許多困難,好不容易才取得現在的專業成就,但她還是對自己沒自信。

湯米家則經營印刷事業,而且非常成功,萊絲莉在他的催促與要求下放棄自己的工作,進入他的家族企業幫忙,可是湯米的父母從一開始就非常反對這樁婚事。

「湯米來自一個龐大的義大利家庭,所以我就想,太好了,我的童年慘不忍睹,現在說不定有機會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就像我從小到大夢想的一樣。」

很多人都對婚姻懷有極高的期待,希望能從中得到除了伴侶關係以外的事物(例如新的家庭,或是溫暖又有愛的父母等),一旦期望落空,就會徹底失去平衡。

「湯米不但在家族企業上班,也跟家人住在一起。我是他第一個帶回家見爸媽的女孩。最初的引爆點發生在我準備進門那一刻,因為他們家鋪了很厚的白地毯,我不想把地毯弄髒,所以就脫了鞋子。結果湯米的爸爸說我很沒禮貌。我竭盡所能想討他們歡心,像是送花、送小禮物什麼的,可是完全沒用,他們還是不斷批評我,對湯米說我是『外人』。」

湯米父母的行為讓萊絲莉一頭霧水。他們不僅在還沒深入認識萊絲莉之前就對她百般挑剔,對她的行為過度反應,但是沒有人指出這些無理的舉動,也沒有人設下適當的界限,表明什麼樣的行為可以接受、什麼不能;相反的,萊絲莉無意識下選擇了自己最熟悉自在的角色,也就是混亂與虐待的受害者。

接下來幾年,萊絲莉始終覺得自己被湯米的沉默和他父母的言行壓迫,飽受身心煎熬。沒錯,湯米的父母大多時候都很刻薄、很不友善,而且湯米在爸媽面前確實很軟弱,也沒有保護自己的太太,但事實的真相不只有加害者和受害者這麼簡單。

萊絲莉帶著不切實際的期待走進人際關係,希望對方和自己的經驗或情感連結能填補父母過去在她身上所造成的情緒空虛感。一旦期待落空,任何聽起來像批評的話語都會讓她大動肝火,進而陷入沮喪、痛苦與失望的無限迴圈。

萊絲莉很想找到背後的癥結點,她認為公婆之所以會這樣,一定是因為她不夠好。這種想法反倒把她推進自我挫敗(self-defeating)的行為泥淖,讓她更加否定自己的價值:

「我真的好希望他們能愛我、可以喜歡我。一旦期待破滅,我就會認為是自己的問題,是我做得不夠好。這種感覺並不陌生,而且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

萊絲莉在諮商過程中逐漸意識到自己的脆弱,包含低落的自我形象、對批評極度敏感,以及容易陷進受害者角色。然而,這並不能為她公婆的舉止開脫,也無法合理化他們的行為。但是,不安全感導致萊絲莉幾乎沒有辦法捍衛自己的權益,以不一樣的角度來面對衝突。幸好最後她和湯米兩人都有能力、也願意為這段關係做出改變,調整和湯米父母之間的相處模式,讓婚姻重回正軌。

過往的印記

某種程度來說,急著想討公婆或岳父母歡心、希望新家庭能接納自己等,都是很自然的想法,完全可以理解。不過,一旦這些需求引發自我挫敗的行為,就會變成問題的來源之一,不管對方做了什麼,你責無旁貸。

個人的情感經歷會影響到婚姻生活。伴侶過去的家庭經驗決定了他/她在面對姻親問題時的心態,以及他能保護你的程度。萊絲莉的故事說明了自信與自我形象在姻親關係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這些自我價值不但形塑了你對他人行為的反應,也會讓對方知道你的界限在哪裡。

設立界限

請把以下這段話牢牢記在心底,這是非常重要的原則:

你的公婆或岳父母一定要尊重你,維持該有的禮貌。這是底線,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很多有毒姻親會一而再、再而三地違反這項基本信條。無論是公然表達自己的不滿,或是悄悄滲透你的生活,都是跨越底線、毫無尊重可言。為了奪走伴侶對你的忠誠,他們會利用雄厚的財力、情感索求、年齡或權威等各式各樣的資源,來控制自己的孩子,甚至暗中破壞你們之間獨立自主的成人關係。

你一定要記住,姻親關係是一套人際互動體系。請注意關係中的三方如何彼此互相影響,同時也要小心辨認姻親迷思所引發的行為和後果,不要落入這些錯誤觀念的圈套。

也許目前提到的案例已經在你心中激起了不少共鳴,接下來我們會看到更多有關有毒姻親的故事。透過閱讀他人的經歷,你會知道自己並不孤單,你絕對不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有這些遭遇、想法和感受的人。這種探索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你會在過程中獲得全然清晰的視野,進而找回內在的力量、做出改變,迎接更美好的生活。

本文介紹:
有毒姻親》。本書作者/蘇珊・佛沃、唐娜・費瑟;譯者/郭庭瑄;出版社/寶瓶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好女人受的傷最重
  2. 關係界限:解決人際、愛情、父母的情感糾結症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