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商務編輯部

明治維新後,日本國內吹起一陣改革之風,軍事上講求富國強兵,經濟面落實殖產興業,文化層面則宣揚文明開化。穿洋服洋裝、發布廢刀令、禁止鐵漿染齒、食用牛鍋等風潮,都是在這個階段於明治政府大力提倡、宣導或禁制下落實。其中「塔」的建造,展現了當時除舊布新、以歐美為指標的西方建築形式之一,一方面產生了象徵制度與規律的塔,另一方面則打造出象徵遊戲與逸樂的塔。

明治 5 年 12 月 2 日(也就是西元 1872 年 12 月 31 日),日本正式揮別傳統的天保曆,改採西方的格里曆,而東京第一座時計塔(即鐘塔),更早在前一年便已於皇居腹地北之丸的竹橋軍營落成。其後包括橫濱遊廓岩龜樓、工部大學、橫濱町會所、陸軍士官學校、京屋時計店等,日本各地陸續蓋起了西式的時計塔。在官方機構裡,時計塔規範了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規律作息;在校園中,時計塔勉勵莘莘學子「一寸光陰一寸金」的勤學之道;在坊間,時計塔則與二十四小時制的現代經驗一同內化於民眾的日常生活。

服部時計店(圖片來源: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照片中的明治‧大正資料庫」)

而歷來的時計塔中,最為人所熟悉的或許就是 1894 年在銀座四丁目建立的服部時計店時計塔。服部時計店在創業初期每年只能製作五千只懷錶,但由於引進上百台新穎的自動鑽孔機、自動精削機,並由熟練的工匠操作,到了 1901 年已達到年產量十萬只的規模。而這座商業設施於 1921 年開始改建工程,未料遭逢關東大地震,直到 1932 年才終於重新打造了第二代的和光時計塔,時至今日,依然矗立在熙來攘往的銀座街頭。

至於象徵遊戲與逸樂的塔,當時要屬淺草凌雲閣冠絕一時。明治初年,政府於淺草一帶劃分出了淺草公園腹地,其中共分七區,除了香客如織的一區淺草寺、五重塔與二區仲見世通外,位於四區的瓢簞池、五區的花屋敷、六區的凌雲閣更是遊客絡繹不絕的遊樂之地。

凌雲閣落成於 1890 年(正是巴黎艾菲爾鐵塔完工隔年),又稱「十二樓」,顧名思義,共有十二層樓,高度達五十二公尺。這幢紅磚八角建築,造型殊異,非但是當時日本第一高樓,更設置了國內第一座電梯,只要支付大人四錢、兒童兩錢的門票費用,便可以直上雲霄,登高望遠,因此興起了一股朝聖風潮,一度成為東京知名景點,各大寫真帖、風景帖無不收錄,直可媲美如今的東京晴空塔。

當時的文學作品亦不乏對十二樓的描寫,明治詩人兒玉花外的《東京印象記》中以十二樓比美「倫敦、巴黎、柏林、亞美利堅的知名高塔」;小說家田山花袋在紀行文《一日行樂》中則寫道從十二樓可覽觀「伊豆火山群、富士、丹澤、多摩、甲信、上毛、日光」,更直言「登十二樓遠眺之景色,宛如一天然之大型全景圖,讀者諸君務必一遊」;川端康成的長篇小說《淺草紅團》中,十二樓所在的淺草六區則是街頭藝人充斥的遊興區;至於江戶川亂步的短篇小說〈帶著貼畫旅行的人〉中,十二樓彷彿潛伏著不祥的暗影──男子自樓頂以望遠鏡眺望,不意被貼畫中的絕世美人攝走心魂,從此魂不守舍,日漸憔悴,最終脫離現實,遁入貼畫中與美人同行。

這幢拔地而起的高樓於 1923 年的關東大地震中半毀,最終遭到爆破拆除的命運。2012 年,位於墨田區的東京晴空塔落成,矗立河岸,彷彿可見其與淺草十二樓隔著隅田川遙相對望的今昔幻景。

《花街.廢園.烏托邦》編輯推薦文,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