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盧建彰

about 正義 雖然每天出門就抱怨,但有機會面對時卻退縮?我們不怕自己死掉,卻怕有人不喜歡我們?

吸一碗麵

我一直是個粗心的爸爸,出門總是忘記帶願願你的餐具,那天又來了。去吃麵,忘記帶你的小叉子,問了店家卻只有小湯匙。看著願願你用湯匙把麵條勾起來後立刻落下,我想著自己的粗心大意,想著到底該怎麼辦時,卻發現願不當一回事,伸手把麵條放進嘴裡。試了幾次,就像變魔術一樣,咻地一聲吸進嘴裡,一條接一條,臉上一樣是那種滿足的笑。

我問:「好吃嗎?」願你停下來,轉頭面對我,眼神誠懇,很正式地拉長音喊:「好,吃~」一整碗麵,就在你的笑臉和咻咻聲中被吸完了。我很感謝你,挽救了我的午餐和心情。

爸爸我一直不是精明幹練的人,平時更是以北七著稱。跟我一起生活,難免得面對很多問題,而且很多離奇的問題還都是我造成的。願願你能有面對問題的能力,是你的幸運,因為以後還有很多問題等著你,敬請期待喔。

不過,比起能力,也許面對問題的心情,更是我們可以從願願你身上學習。

生氣埋怨划算嗎?

工作上,我們很容易在面對問題時,第一時間就問是誰造成的,馬上釐清責任。不過,說起來冠冕堂皇,但在生活裡,實際做起來卻比較像互相抱怨,彼此生氣。而且抱怨結束,心情不好了,事情沒解決,甚至,原本好玩的事也沒了。

有時,我們很實際地計較,但是抱怨生氣的結果,反而失去了那最該被保護、最該被在意的愉快,從功利主義的角度看,其實是得不償失。更別提,創意其實是從解決問題開始,如果只是停留在抱怨問題的發生,那麼,就不太會有精力去發展創意,動動奇妙的主意。

這點,倒是爸爸我職業生涯以來最強烈的感受,你去看看每個團隊裡最有創意的傢伙,可能長相不同、品味不同,但通常不會是最會抱怨的那個人。千萬別誤會成我們要無視問題,因為這可就誤會大了。

關於生氣的規則?

前幾天,爸爸去開一個會議,討論的主題是支網路影片,要談的議題是很重要的環境污染,客戶也很願意把行銷資源投入這個議題上,因為面對社會議題,已經是當代企業必須擔負且被高度期待的社會責任了。這不單單能夠幫助品牌的建構,更重要的是,能夠提醒我們大家,更認真地看待我們生存的地方。這其實比工作賺多少錢,更直接地影響到每個人,因為生了無法被治癒的病,那錢也沒命花了。

我們很認真地討論如何在保護自己的角度下,仍能提出污染問題的嚴重影響,為了這件事,爸爸花了好幾天替客戶想,如何謹慎因應,避免被找麻煩。其中一位客戶站在專業角色與保護公司的立場,詢問了許多身邊朋友的意見。沒想到,很多朋友雖然覺得污染問題很嚴重,卻說:「不會吧,你們真的要這麼衝!」他也因此心生疑慮,並把擔憂告訴我們。

我聽了其實有點難過,明明環境污染是直接傷害到我們每個人,而且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環境惡化的程度和速度,爸爸我的朋友有好幾位更因此得到癌症,卻仍有人覺得不需要說出來?

雖然每天出門就抱怨,但有機會面對,卻退縮?我們不怕自己死掉,卻怕有人不喜歡我們?

那種無力,卻又試著努力的感覺

生氣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我們大人很常對不重要的事生氣,有時又不對重要的事生氣。這其實,也很令人生氣。可能我們都害怕衝突、都覺得要以和為貴,可是,在路上有人惡意超車,我們就會按喇叭,有人走路不小心撞到你,就會給他白眼。但面對惡意且傷害多數人健康並藉此獲取商業利益的,我們卻不回應?

更難受的是,你自己不想為不公義的事站出來就算了,當有人勇敢且努力地願意獻身,投入時間和資源,你卻在一旁澆冷水?這才更讓人洩氣呀。

比起猶豫著該發聲與否,我更討厭冷眼旁觀、扯後腿並澆冷水的。那才是我們集體受害的原因,甚至有時比加害者更傷呀。

請容我在這裡大聲吶喊:除非你是消防隊員,否則,澆冷水,是很令人想翻白眼的行為哪。

爸爸我其實是一個很弱的傢伙,沒有家世、沒有背景、沒有幾億、沒有智慧,只有北七。因為我很弱,所以我只能尋求有資源的人幫助,只能找其他活著的人協助,幫我面對我感到困惑的問題、幫我把問題提出來,並希望有聰明的人能找到答案,我的每個作品都把這放在創作時的心裡。

想拜託大家的是,請大家忘記,作品裡有問題的地方,但請記得,社會裡有問題的地方。還好,我的客戶願意記得,並且面對這社會裡有問題的地方,這案子正繼續前進,雖然污染也繼續發生,但我們也會繼續發聲。

噢,最後,請讓我再囉嗦一句:面對污染,你現在不生氣,以後會生病。

導演爸爸的亂亂想

‧不拒絕你不喜歡的,那怎麼能說你喜歡什麼?

‧公義和憐憫是一起的。

※ 本文摘自《世界不會變好,但你可以》,原篇名為〈請記得社會裡有問題的地方〉,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