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蓋瑞

常常會有人問我們,值班時假設在凌晨接起電話,是如何保持腦袋清醒呢?這是個有趣的問題,但很遺憾的,這個問題的前提就錯了,誰說值班醫師接起公務機的當下,腦袋一定是清醒的呢?

連續工作後小憩片刻,然後沒多久被電話叫醒,這種時候腦袋要百分之百清醒的難度,簡直媲美公立高中讀三年然後學校運動服不能有酸臭味,兩者都是魔王級的挑戰。

非打不可的電話

就以醫師老J來說好了,他是在大醫院值班數十年的婦產科醫師。

和許多醫師一樣,老J也面臨了失眠的困擾,畢竟睡眠作息並不規律,時不時的睡眠剝奪以及在凌晨時精神亢奮,在在都加重了失眠的風險。為了讓自己能入眠,他固定在睡前服用助眠藥物,數十年如一日,而這類型藥物能助眠的學理機轉,不外乎讓你迷茫、讓你腦袋運作變慢,總之吃下去很ㄎㄧㄤ,很昏沉都是合理的。

某天凌晨兩點,一位在老J門診追蹤的孕婦突然破水,來到急診室時不僅子宮收縮頻繁,子宮頸也開了不少公分,可以預期分娩是很快會發生的事。

「快! 打給老J!」值班學長大喊。這名孕婦曾在門診時,指名要老J親手接生她的寶寶,非老J不給接生。

「(嘟嘟嘟嘟嘟嘟)喂, 老J嗎?」電話終於接通了。

「嘿! 是是是是……來,你說你說厚……」 老J回答。

「你有一個病患從急診住院,懷孕第二胎,三十五週破水,子宮頸已經開四公分了!」值班醫師快速地報告著。

「……喔厚……厚……」老J依然淡定的回應著。

「老,老J? 聽得到嗎?」值班學長緊張地向老J確認。

「……聽得……可以……厚……」老J的聲音開始斷斷續續。

「老J! 病人要生啦! 」值班學長警覺事態不妙地大喊著。

「哎唷喂! 那麼大聲幹嘛,我現在去。」電話掛上了。

老J直到最後一刻,才從迷茫的狀態醒過來,然後用不知道什麼樣的交通方式前來醫院,想想如果他開車的話,也真是夠危險的。

大師兄回來了!

大概一小時後,老J走進了產房,眼神迷茫呆滯的盯著前方,一語不發的往前走,搭配那時候他因為打球受傷而一跛一跛的走路方式,看起來就像是喪屍片裡被病毒感染的醫師喪屍。

「厚, 小姐來……聽我的話用力……唷……」老J不疾不徐地伸出雙手。

「啊啊啊啊啊啊!」孕婦在手術台上痛苦的哭喊著。

「來噢……水唷……厚! 再一次……就行……溜……」老J還是一脈輕鬆地緩慢吐出話語。

「呀!YEEEEEEEE!」這時候老J 手上托著一名嬰孩,正初試啼聲。

在整個自然產過程中,老J都像吸完大麻一樣,講話輕飄飄又慢條斯理的,和產婦激動的哭喊聲成了強烈的對比。

「水……生出來溜,厚……胖嘟嘟捏……水唷……」老J說著。

「來……厚……胎盤出來……厚! 來偶們縫傷口……」迷茫狀態下的老J熟練的拿起針線縫會陰,出乎意料的,老J沒幾分鐘就行雲流水的縫完傷口,收拾完畢準備走出產房。

醒了,這傢伙醒了,大師兄回來了! 我內心雀躍地以為。

在走出產房前,老J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過身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先生,恭喜你溜!小孩很健康!」老J眼神迷茫地對著我微笑。夭壽,這傢伙根本沒醒,誰跟你先生。我心裡的OS正不可置信地吶喊著! 還好,孕婦的老公正把老婆晾在一旁,興奮的用相機對焦自己的小孩,狂按快門拍照,所以也沒注意到老J不是在跟他說話。

不得不說薑還是老的辣,我後來知道老J服用的助眠藥物後大吃一驚,使用如此強力的藥物還能完成接生,換成是我的話,大概連臥室門口都走不出去。

除此之外,我還想要呼籲爸爸們不要在小孩一生出來就不管老婆,隔天早上我再去看那位產婦時,她老公跟我說他本來以為老婆會累到睡著,想不到竟然還是打起精神唸了他一整晚。

蓋瑞醫師的OS

醫師都是歷經千山萬水的修行才能養成的,從老J腦袋渾沌時還能輕鬆寫意便可見一斑!

本文介紹:
醫生好忙!:看診、巡房開刀之外,詼諧又真實的醫界人生》。本書作者/蓋瑞;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有一個銀蛋叫彼得,從小生在大醫院
  2. 我在榮民醫院的日子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