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馬度芸

「就算是我錯了,我也認錯了,妳還一直講,有完沒完啊!得理不饒人!」連昇又生氣又害怕地說。

「你嘴上說對不起,其實根本不懂我傷心的是什麼,連聽都不想聽,只是一直叫我閉嘴!」萱怡又生氣又傷心地說。

以上是夫妻間很常出現的對話,但卻能從家裡吵到諮商室,兩個人在激動下話題繞來繞去,卻是在原地打轉,好一點的氣到面紅耳赤血壓高,激烈一點的氣到口出離婚或是拳打腳踢都可能。

其實,以上的爭吵,起因很可能都是這樣的。

那天他們沒開車出門,連昇鎖定了目標勇往直前去趕公車,卻一時沒想到老婆穿了高跟鞋可能跟不上,遠遠的落在二十公尺後,在車水馬龍中的萱怡大叫他都聽不到……。

這場景之後,萱怡覺得老公都不顧她、沒想到她、心中沒有她,這樣的抗議對她是很深層的,沒那麼容易消化;連昇解釋說他只是想先去看看公車還有多久到站,待會就會回頭看她了,卻似乎不太有用,覺得老婆一點小事就鑽牛角尖,根本是無理取鬧。

還有天,萱怡看老公早餐吃得少匆匆就開車上路,在副駕駛座上好意問說要不要幫你剝個茶葉蛋?正在等待回答時,連昇卻突然某根筋不對,想到自從結婚後連自己決定早餐要吃什麼的自由都沒有,因為怕老婆不開心,所以老婆問要不要吃什麼他都一律回答說要,工作已經很沒自由,回家還要處處受限,一陣火氣上來便罵了出口。萱怡頓時傻眼失措,拉高了分貝抗議,為什麼好意詢問會得到惡意拒絕?不想吃就好好說也不會逼你,為什麼把我的好意扭曲成強迫?這一場爭吵最後也一發不可收拾,因為老婆覺得對關係的善意被曲解,而老公則是壓抑許久之後的火山爆發很難輕易平復。

這些場景都是老婆覺得生氣又傷心,最親近的人為何這樣不顧她或是傷害她;老公覺得又生氣又恐懼,最親近的人很難不生氣,好像動輒得咎,一直抗議一直說的背後彷彿是不能容許他犯一點小錯,生活中充滿妥協、缺少自由。

其實,夫妻相處難免會有疏失或是有意無意的犯錯,大錯小錯不重要,男女認定不相同,但老公往往納悶的是,到底要安慰多久啊?老婆有時候可能是一次講很久、重複講很多遍,或是歸納整理翻舊帳,道歉還不行嗎?不要這樣追打不休不行嗎!

而老婆在受傷後(雖然老公認為根本是皮肉小傷,卻大聲嚷嚷)需要老公安慰,但對方展現出不理解不耐煩不想再說的時候,老婆的傷口就像是被撒了鹽巴般劇痛,愈是要安慰就愈得到相反的反應,所以她才會不斷嘗試,希望直到老公聽懂她有多痛為止。

其實要安慰多久才夠?並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因老婆不同而異,嚴重的連問這個問題本身都會惹怒她;而在此同時,可能溝通了半小時老婆都不覺得老公有半句安慰,是在敷衍辯解或是發怒,不承認她受傷,當然也無法安慰。

紐約時報最受歡迎的專欄作家帕克柏,彙整了全球頂尖科學家有關兩性關係的近百項研究,運用數學模型計算出堅定的婚姻每天至少需要五比一的正負面互動,也就是說:「夫妻不是不可以吵架,而是愉快的感受要比不愉快的情境多,這樣關係就可以自行修復。」

老婆們顯然也會同意這一類研究結果,認為老公單單只說聲抱歉是不夠的,因為他犯的每一個錯誤,都需要五個以上溫柔話語、親暱行為,才能重新修復一時失衡的婚姻關係。每一次受傷了、失落了、失寵了、被忽略了,都需要老公透過一再保證補償以及好言暖語的行為表現才能慢慢恢復受創的心靈。

只是,老公們能拉下臉來提供一個,就不錯了,因為此時他的面子問題會出來干擾行為,他要是已經勉為其難的哄了哄妳,妳還不知趣的繼續要求還要至少四個補償……,後果可想而知,免不了一場大吵。

老婆太難接受安慰,是老公最頭疼的;對情感要求的標準太高,會讓他總是無法達到老婆期待,愈感挫敗愈逃避,躲得遠遠的;而她呢,受傷了卻一直得不到夠多的安撫甚至看著老公愈躲愈遠,也就愈發覺得自憐焦慮。

或許是女人對關係在意的天性使然,又或者是對男人有不切實際的期待,這類老婆總是要上演努力維繫婚姻卻適得其反的苦情戲,還以為楚楚可憐的形象會再次獲得老公的垂憐,很不幸的,劇本從不這樣走,況且這齣戲已經過時。

這樣吵架太傷身傷神,所以老公們請千萬記得,挨罵受批當然誰也無法長久忍受,但其實老婆只是受傷需要安慰,不是罵你,她就像看起來強勢的弱小傷兵在哀嚎:老婆們也請記得,若妳是受過傷很難被安慰的人,請勿將安慰大責全然交給老公,他就算需負一半責任,但另一半請妳為自己的情緒負責,畢竟同樣場景不是每個老婆都會生氣,好好負起這一半的責任,才不會壓垮另一個也是易受傷的人。

夫妻本應是一對能力相當的合作夥伴,誰都無法將自己的責任賴在對方身上,不能將自己的快樂構築在對方的努力上,只能彼此扶持互相幫補。一旦有此認知,關係的正向行為自然會漸漸多起來,因為兩人都可以主動創造;而負向互動自然也就容易彌補,因為即便是關係受傷,也僅僅是皮肉之傷,身子挺得住的,沒問題。

※ 本文摘自《已婚是種病?》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