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維恩

2007年1月,我跟悅慈把孩子留給阿公阿嬤照顧,一起前往巴布亞紐幾內亞(又稱為巴紐)。途中轉了三次機,飛機是越坐越小台,二十個小時後終於抵達大洋洲這個國家的山區。

我走下飛機,眼前是一片荒涼的野地,附近有一間間的鐵皮屋,刺眼的陽光讓我沒辦法一下子就張開眼。我們跟著其他乘客走往唯一看得見的建築物,被鐵絲網圍了起來,原來那就是機場,這個機場比我記憶中三十多年前台灣小鎮的公車站還破舊。我們走得更近,在鐵絲網的後面看到一張張黑色的臉,以及被檳榔汁染成紅色的牙齒,一些人還拿著一公尺長的開山刀瞪著我們。

那一刻我心沉了下來,第一直覺就轉過頭對太太說:「我是不可能把孩子帶到這個地方的!」如果這機場是巴紐的「大城市」,那麼這個國家的部落會是什麼情形?

語言跟文化的衝擊慢慢地過去,但心中不安的感覺卻像是停在天空的烏雲久久無法消散,我一直問自己:「真的要把人生最精采的年日砸在這種地方嗎?

過了幾天,我們和已經待了二十多年的宣教士坐下來聊天,一口氣就把太太的疾病(類風濕性關節炎)與顧慮說出來,直接問他覺得我們適不適合來這邊長期居住?

他聽完問題就開始笑了。


我心裡想:「這人怎麼那麼沒禮貌啊?我們把最擔心的事情跟你分享,你怎麼在笑?」

他笑完了,慢慢把手舉起來,指著遠方的山頭說:「在那邊部落裡的同工,去年有心臟病,另外一個部落的發現自己得了癌症。我在笑的是,來這邊那麼久,那些健康、無憂無慮的人通常都會留在自己舒服的家,會來這裡的都是軟弱、生病和不完全的人。」我聽到他的回答,自己也笑了出來。

哥林多前書第一章不也這麼說,神不是揀選在這個世上有智慧、強壯的;神所揀選的是那世上愚拙的和軟弱的,目的就是要使讓一切有血氣的,在神的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

保羅說過神的大能是在我們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軟弱、生病、不完全的人,這不就是我們嗎?

自己也再次被提醒,這個世界需要的不是「美國隊長」,時代的轉變也不是少數的人如英雄般的帶領我們去改變。每天不停運轉的地球,充滿著我們所謂的「平凡人」。世界如何改變? 關鍵在於我們這些平凡人所做的每一個決定,以及每個決定背後的「價值觀」。

我們常常認為宣教士就是那些信心的巨人,好像有不可動搖的屬靈生命,「普通」基督徒沒有的特性。彷彿普世宣教的呼召,是專門讓這些屬靈超人去回應的,至於我們這些平凡的基督徒,好好的過教會生活就好。

但是神的計畫一直都不是這樣。耶穌受難復活之後,祂把福音交付給一群漁夫、工人、稅吏、無名小卒……之後神再把外邦人的福音需要,交給了一個曾迫害教會的敵基督者。保羅雖然有很高的學位跟堅強的個性,但是我們不難想像,他內心深處一定得不斷面對過去迫害教會的罪惡感。

這些使徒都是普通人、不完全、犯過大錯,甚至是生命破碎的人,但是神榮耀的教會就是從這些愚拙、軟弱的人身上建立起來的。

本文介紹:
走到比錢更遠的地方》。本書作者/陳維恩;出版社/格子外面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我的一生很平凡,只有愛而已
  2. 保羅與耶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