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王薀老師

我的茶道因緣多少和我早年所接觸的師長有關,道家師父是四川成都人,求道於青城山,師尊在台的時間幾乎每日口不離茶,漸漸地受師尊長久薰陶的緣故,也從品茶之中諳解不少大道的真諦。後來的禪宗師父是揚州人,老和尚在天寧寺時便有品茶的習慣,我心裡想中國的禪長久受到唐宋時期開悟禪師公案的影響,其中比較有名的便是趙州禪師。趙州禪師是位開悟禪師,接引弟子手法犀利,而且善舉日常生活周遭事物為應機觸題之方便,某次有幾位到處參訪尋求開悟的出家眾來到了趙州禪師駐錫的寺院,趙州禪師均不回答他們所提問的任何問題,劈頭就問其中一位法師:「過去有沒有來過這裡?」

那名法師如實回答說:「過去沒有來過。」

趙州禪師就請他:「喝茶去!」 接著趙州又問另外一位法師:「從前有沒有來過?」 那名法師便回答趙州說:「從前有來過。」 趙州也沒有任何的其他回答,也直接地告訴他:「喝茶去!」 在一旁的陪侍看到這種情況,心中頗為納悶,接著他也問趙州禪師:

「初來乍到的法師您請他去喝茶,我可以明白,可另外一位法師從前就來過了啊!師父為何也請他去喝茶呢?」

趙州禪師什麼話都不回答,猛地裡叫了一聲這名執事的名諱,這執事連忙應聲,趙州禪師還是那句:「喝茶去!」

趙州禪師所駐錫的「柏林禪寺」出過不少高僧,玄奘大師、月溪法師都曾經在此莊嚴駐錫過,但其中最為後代熟悉的便是趙州禪師,佛門弟子尊稱趙州禪師為「古佛」。住世一百二十年,被追封為真際禪師,目前還有他的舍利塔傳世。

除了趙州禪師之外,中國的禪宗祖師和茶有密切相關的就是宋代的圜悟克勤禪師。這位祖師了不得,自小諸子百家無不精通,出家悟道之後接引眾生的手法別於他師,善用個人因緣逗機而教,處世接物自有風華,再加上舌底蓮華、才氣縱橫,因此度人無數,許多弟子聽完他一席話之後習性大改。常常有人形容:說法時令人哭、令人笑,自在無礙,言語之間令人動容,在當時上至貴冑,下至走卒,無不趨之若鶩,寺廟經常人滿為患,等著禪師的開解。據說在他所主持的寺廟,四十年當中沒有任何一位和尚違反過纖毫的戒律,可見道德感人之深。令人值得一提的是,當他圓寂時相當地瀟灑自在,火化獲得五彩繽紛的各色舍利子數不盡,舌頭栩栩如生、鮮紅如蓮。過去我禪宗的師父便極為讚嘆推崇這位祖師的著作,從老和尚處獲得語錄數部,其中最重要的是《碧巖錄》,我多年來也展讀再三,均有小得。

圜悟克勤禪師在湖南駐錫的二十多年期間他體悟到了茶和禪密不可分的真諦,甚至於從喝茶之中體會而寫下不少開悟的茶詩,在當時也有遠從各國來的和尚追隨在他的座下習禪。現今日本在「茶禪一味」的推行上如此地風行,這全然源自於圜悟克勤禪師的教法。目前圜悟克勤所書寫和茶相關的真跡有多幅,據說已經成為日本的國寶,保留在不同的禪寺之中。我因為習禪和好茶成癖的緣故,自然多年來從佛教的歷史上及傳承中尋找到了和茶有緣的大德祖師,例如日本著名的國寶禪師最澄和尚,他是東密著名的祖師,也是日本天台宗的始祖,於唐代時和空海等著名和尚來中國求法取經。在日本和茶業相關的資料當中有記載,當年最澄和空海來中國學習佛法時,因緣之故也接觸到了中國的茶文化,最澄深入研究之後,深深地被中國的茶給吸引住,並且也認為茶有助於參禪、悟道,於是他帶了一些茶種回日本種植。在往後中日佛學交流頻繁的過程之中,也有不少日本和尚在中國不同茶葉的產區陸續帶回了不一樣的品種回日本種植。 到了宋代,圜悟克勤的日本弟子榮西和尚,不但帶回了中國茶,也窮其一生不斷地研究中國的茶道及茶葉,還用中文出版了影響整個日本茶道思想的茶書,這個時期中國茶道普遍盛行於整個日本的民間和寺廟,從此榮西和尚被奉為日本茶道第一人。榮西根據宋朝當時流行於民間烹煮茶葉的方式,是一種不必經過萎凋等程序的飲茶法,方式極為特殊,和現代人品茶的方式截然不同。宋朝人喝茶很注重第一泡茶,認為那是整個茶最精華處,有益於養生,宋人對於好茶葉的判斷是用沖泡之後茶沫分布多寡和濃稠度來決定,沒想到此種宋代點茶的模式,讓最澄等日籍和尚帶回日本流傳之後,竟然形成了今日的抹茶文化。

本文介紹:
建盞.茶談》。本書作者/王薀老師;出版社/拾慧文化創意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阿賴耶之人狐傳奇
  2. 發現生命的曙光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