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陳思宏(《叛逆柏林》作者)

在柏林,常常會遇見希特勒。

經過紀念猶太人屠殺浩劫的紀念碑與博物館,翻開報紙與雜誌,打開電視與收音機,閱讀當代文學,與人話家常,他,總是在那。他興建的地上與地下碉堡、奧林匹克運動場都還很堅固,屹立不毀。這位奧地利出身的獨裁者在柏林引發了政治暴潮、世界大戰、種族屠殺,未免悲事重演,德國人在教育、政治、媒體甚至是生活各個層面,都不斷地解讀他。整個民族牢牢記住狂人模樣與事蹟,面對歷史的血跡,還原犯罪現場與落實轉型正義,才能再度挺胸,站在世人面前。

希特勒真是無所不在,於是《希特勒回來了!》這本奇書在德國暢銷超過百萬本,賣出多國翻譯版權,且即將拍成電影,就不讓人意外了。希特勒是許多當代德國文學作者的書寫母題,但帖木兒.魏穆斯(Timur Vermes)卻翻轉歷史,在這本小說裡讓希特勒在二○一一年的柏林回魂,肉身重回他當年想打造的世界首都,歷史狂人與現代柏林衝撞,變成一齣充滿戲謔的爆笑諷刺喜劇。德語讀者早已熟悉希特勒各種癲狂行徑,知道他屠殺猶太人、同性戀、吉普賽人,侵略他國,於是讀到獨裁者被放到當今的柏林時空,剛愎自用的言行與當代自由思維格格不入,笑點炸開,難得有一本關於希特勒的書不如鉛般沉重,大受歡迎。

其實,台灣人也該好好閱讀《希特勒回來了!》

我曾在台灣許多軍事用品店裡,看到老闆公開販售希特勒的納粹物件,老闆表示,很好賣,因為台灣有很多納粹迷。台北的反同志大遊行裡,出現了打扮成納粹軍官的高中生,遊行主辦單位忙著去圈圍同志,並沒有阻止這位高中生。台灣軍校教唱納粹軍歌改編的《黃埔健兒》,軍事戰鬥營裡,有三位高中生穿著納粹軍服亮相拍照上了媒體,引起以色列抗議。

無知,且公開展示無知,表示歷史教育有大缺失。對於納粹,台灣需要更多的省思。

閱讀《希特勒回來了!》,讀者可以透過狂人在廿一世紀柏林的言行,看清他的輪廓。原來,他吃素,奉行絕對純粹種族優越主義,排他恨他,認為男人至上,專制蠻橫,心中毫無任何人道主義,認為發動侵略戰爭與屠殺完全是符合歷史正軌。好好認識他,才能好好正視他,台灣最不需要的就是這種極端的國族主義與獨裁行為,透過閱讀,阻止更多的無知者鬧笑話。

台灣對德國充滿許多想像,若讀者想要深入了解首都柏林此時風景,與德國的政治風景、媒體生態,《希特勒回來了!》給了閱讀路徑。希特勒在書裡回到現代柏林,發現這裡塗鴉爬滿牆,土耳其人特別多,領導國家的竟然是位女性,政壇上有亞裔,讓他很崩潰不解。此時的柏林,多元共生,同志可以合法結伴,女性當上總理,完全悖離希特勒當初的願景。書中著墨了眾多德國政壇人物、媒體名人、運動明星,都是真實人物,作者透過希特勒,揶揄了當代德國社會。希特勒在書中,意外靠著綜藝節目與影片網站再度爆紅,德國商業媒體的炒作方式,在書中有很生動的描寫。

希特勒回到廿一世紀,卻被當做一個喜劇演員,誤打誤撞成為媒體寵兒。狂人獨裁者的天真、白目、霸道,引發了輿論大戰。其實他根本無法指揮坦克揮軍殲滅鄰國了,但他的瘋狂言論,卻成為新世紀的插科打諢,留人調笑。

透過希特勒的行徑,讀者一定會發現,不管是史書裡的獨裁者,或者當代還活著並且掌權的專制者,根本都是互相複製,人格特質幾乎相同。反抗者說他們狂,他們說自己在力挽狂瀾。抗議者眾,支持率低,他們趕緊跑去跟支持者取暖,然後馬上覺得全天下都愛戴他們。他們重聽無法傾聽,發言不斷跳針,認為黨等於國,可笑可悲,但卻擁有政治管理實權。

希特勒的確回來了。他以不同的獨裁者面目,在不同的國度回魂。

公民閱讀《希特勒回來了!》,會心驚膽跳。

但請記住希特勒的真實下場:他永遠背負臭名,慘敗身亡。只是複製他的各國專制領導者,完全無法看到自己的臭名下場罷了。

史書,文學作家,等著他們。

※ 本文摘自《希特勒回來了》推薦序,原篇名為〈遇見希特勒〉,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