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十幾歳時讀到〈印第安人的營地〉,尼克問爸爸:「爸爸,死很難嗎?」爸爸回答:「要看情況而定。」對於死亡充滿神秘與恐怖想像的我,宛如受到雷殛一般。

死,或者所有困難的事都要視情況而定,也許,所有簡單的事也是如此。

這個跟醫生爸爸出診的小男孩尼克,時不時便出現在海明威的各個短篇故事,例如《勝利者一無所獲》。

直到海明威過世十一年後,有出版社將以尼克為主角的所有短篇故事結集起來,意外地發現這簡直就是一段一個男孩成長為男人的歷程。

惠菁說她在《尼克亞當斯故事集》中,重新認識了海明威這個作家,也重新體會海明威創作「冰山理論」的內涵,而想要重讀海明威其他作品。

惠菁特別提出從男孩到男人的轉捩點,第四章「士兵返鄉」中的第一篇〈遼闊的兩心河〉,尼克以全副感官,感受著故鄉的一切,由廢墟小鎮深入到山林河流,由釣鱒魚的魚線感受生命的躍動,由野炊的滋味感受身心的陶醉。

故郷,使一個出發遠行的男孩有了一個定點歸返並成長。

本書最後一篇〈父親與兒子〉更是絕佳的安排。惠菁如何解讀呢?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作家、衛城出版總編輯張惠菁領讀海明威的《從男孩到男人:尼克亞當故事集》。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