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何清漣

對於那些堅持不看北京眼色行事的記者,得到的待遇主要是「不服從者不得食」。香港電視台主持吳志森的遭遇比較典型地反映了香港當局與媒體看北京眼色行事,對記者運用「溫水煮青蛙」煎熬的方式對付。

打壓記者形成「寒蟬效應」

這種打壓最常見的方式是用「卡住媒體業者的胃」的方法,即用敲掉飯碗的方式逼新聞人員就範。「香港電視台」有個「頭條新聞」節目,由吳志森、曾志豪主持。兩位主持人向來以嬉笑怒罵的主持風格批評香港時政與港府實施的政策優缺點,引起有親建制派(即親北京)傾向的該電視台廣播內容處處長黃華麒關注,黃於 2010 年曾企圖解除兩位主持人的聘約。但此舉引起香港民眾不滿,認為黃華麒干預「香港電視台」媒體的自主性、中立性與公正性,故有觀眾到「香港電視台」總部前表達對黃的抗議。最後電視台決定將吳志森與曾志豪兩人的主持約延到年底。[1]

香港業界認為,中共控制媒體,除了在人事、新聞內容設限之外,還有法令在背後壓迫。

2007 年 7 月,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陳曉宜在參加「檢視香港回歸十年座談會」上發言,指出《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定義當中,包括「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雖然是種比較籠統的概括,但如同過去台灣的《戒嚴法》、《刑法一百條》所發揮的作用一樣,讓政府有機會入人以罪。根據香港記者協會調查,58.4%的香港新聞從業人員認為,香港新聞自由倒退主因在「自我審查」與「政府控管資訊」。目前中國大陸不僅特別限制港澳記者採訪,還任意以刑法、保密法、國家安全法等名目逮捕記者。目的是要嚇所有的香港媒體,告訴他們,「你不乖,我就把你關起來」,藉此形成「寒蟬效應」。[2]

抓捕香港記者方面,最著名的案例就是新加坡英文《海峽時報》首席中國特派員程翔事件。程翔被捕之後,北京當局一直未對外界拿出合理的解釋。2006 年 8 月 31 日被中國北京市法院以「間諜罪」罪名判處五年刑期。北京當局透過新華社發稿述及案情,指稱「程翔在擔任新加坡《海峽時報》駐台灣記者期間,通過參加台灣某基金會的時事研討會,與該基金會的薛某、戴某結識。自 2004 年 5 月至 2005 年 4 月間,程翔在明知該基金會是間諜組織、薛某和戴某是間諜組織代理人的情況下,仍按照薛、戴布置的任務,以傳真、電子郵件等形式,將他從北京等地採集到、涉及國家秘密及情報的有關文字材料提供給薛某和戴某,並用化名獲取酬金港幣 30 萬元」,「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程翔接受間諜組織代理人的任務,積極搜集中國國家秘密、情報,並提供給間諜組織,其行為已構成間諜罪」。

香港媒體界認為,這篇官方報導並沒有交代程翔案的「國家機密」是哪方面內容,比如究竟是涉及軍事機密,還是對台機密。也沒有詳細說明程翔是從什麼管道取得這些資料,以及這些資料是不是從未公開過的資料,只以一句「他人從北京等地向其(程翔)提供的涉及國家秘密及情報的有關文字材料」作交代,指證極其模糊。

因此,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表示,判詞中沒有充分交代程翔一案所涉及的機密資料性質,令人擔憂香港記者在中國採訪時,所掌握的新聞材料與政府所界定的官方機密之間的界線如何釐清,這樣會令記者壓力大增。協會要求有關方面,就此作出更合適的詳細說明。時任香港記者協會主席胡麗雲亦認為,中國司法執法部門對國際間諜及國家秘密的定義不清晰,記者及公民易墮法網,事件令人對中國的新聞自由失信心。媒體圈更是擔心,這對其他記者威脅很大,去中國採訪都要小心,不符合要求恐怕就要招來牢獄之災。[3]

利用黑社會勢力威脅記者人身安全

近年來,香港記者在中國採訪遇襲之事也頻繁發生。前些年的被毆打出於非政治原因,如 2005 年 2 月 12 日一群記者在北京採訪一起涉及港人死亡的交通意外遭人攔阻,期間香港電台一名記者遭到毆打;[4]2006 年 5 月 22 日香港有線電視台等幾家媒體採訪深圳富華美容醫院,該醫院不願自身使用禁藥之事曝光,故雇傭打手痛毆記者。[5]在這些非政治性原因引致的記者遭毆事件中,香港特區政府還願意表示關切。但越到後來,香港記者在中國大陸採訪遭受毆打的原因越政治化。例如,2009 年 9 月 4 日,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示威,三名香港記者在現場跟蹤拍攝,被烏市當局指為煽動鬧事,出動員警毆打並扣留記者。[6]凡涉及這類事件,特區政府的態度就比較曖昧。

最令香港新聞界人士憂心的是,不少媒體和新聞工作者遇上難以溯源的風險。多名傳媒高層或東主在近年遇襲,例如:2013 年《陽光時務》老闆陳平遭兩名男子擊頭;免費報章《AM730》東主施永青 2013 年駕車時車窗遭鐵鎚打破;2014 年《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背部及腿部被砍了六刀。網媒「主場新聞」東主蔡東豪於經營接近兩年後,稱受到來自北京的強大壓力,突然關閉「主場」。[7]

吳志森供職於香港電視台,主持聽眾較多的早晨烽煙節目「千禧年代」,有鋒芒,但不像其他大名嘴那樣,是中聯辦必欲立馬去之而後快的人物。2004 年在鄭經翰與黃毓民被封嘴時,吳志森收到通知,調去主持聽眾較少的「自由風自由phone」。其後因其擁抱普世價值、倡言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經常批評香港的不公不義現象,遭到中共控制的左派報紙攻擊,說他「反中亂港」、「煽動仇商仇富」。這種攻擊從 2003 年開始,到 2011 年,幾家左派報紙一年之內前後發表了 70 多篇文章攻擊吳志森,香港電視台管理層從中聞出意味,不再與吳志森續簽 2012 年合約。[8]這種方法叫做「卡住異議者的胃」(中國大陸叫做「不服從者不得食」),是中共從 1990 年代開始在大陸廣泛採用的控制方法,如今將這方法擴大用之於香港,以此迫使媒體人「自律」。

註釋
[1] 親中媒體,維基百科。
[2] 宋小海,〈香港回歸十年,新聞自由開倒車──檢視香港回歸十年座談會〉,海之邊緣博客。
[3] 〈程翔案判決難以服眾〉,《亞洲時報》,2006年9月1日。
[4] 〈香港記者採訪北京車禍遭毆打〉,BBC中文網,2005年2月12日。
[5] 〈香港記者在深圳採訪遭毆打.5名肇事者被刑拘〉,新華網,2006年5月24日。
[6] 《香港記者烏魯木齊採訪被毆回港後參加抗議現身說法》,Youtube。
[7] 何雪瑩、孫賢亮,〈無論馬雲買不買明報,傳媒變天早成定局〉,端傳媒,2015年12月22日。
[8] 〈吳志森港台最後一夜,「溫水煮蛙」諷撤主持〉,《新報》,2011年12月31日,A04。
〈告別吳志森〉,《信報》,2011年12月31日。

※ 本文摘自《紅色滲透》,原篇名為〈「不服從者不得食」與人身安全威脅〉,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