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喬登.彼得森;譯/劉思潔、何雪綾

有限是人生的同義詞,這是存在最主要且不爭的事實。存有的脆弱性,使我們容易落入重重的苦,因社會的評價與輕蔑而苦,也為肉體的終將衰敗而苦。但即便有這麼多苦,即便這些苦有多麼可怕,都不足以腐化這個世界,將世界變成地獄,就像納粹分子、毛派與史達林主義者做的那樣。希特勒清楚說過,要使那樣的事情發生,你需要謊言:[155]

巨大的謊言永遠有某種使人信服的力量,因為一個國家的廣大民眾在情感深處,總是比自己所意識到更不由自主地易受腐蝕。比起微小的謊話,他們簡單天真的心靈更容易成為巨大謊言的受害者,因為他們經常在小事上撒謊,但恥於撒大型的謊言,因此絕對想不到有人會捏造出漫天大謊,也不相信有人能如此厚顏無恥地扭曲真相。就算腦海中清楚知道這個事實,他們還是會懷疑和動搖,不斷去想背後也許有其他合理的解釋。

為了成就一個巨大謊言,首先你必須撒點小謊。打個比方,這些小謊就像是謊言之父惡魔撒但為了引誘受害者所放的餌。人類的想像力使我們能夠夢想與創造另一個世界,這是我們創造力的重要來源。但就像硬幣的反面,這個能力也會有負面效果:我們能夠自欺欺人,相信並表現得彷彿事情不是我們知道的那樣。

我們又為何不說謊?為何不扭曲事物來獲取蠅頭小利,或平息事端、維繫和平,以及避免傷害感情?現實有其險惡之處,而我們真的有必要在意識清醒的每一刻以及人生每個轉折處,都去面對現實那張帶著蛇頭的臉嗎?或至少,連注視都太過痛苦的時候,為何不能就這樣別過頭去?

理由很簡單,事物會崩潰瓦解,昨天可行的事,今天未必仍行得通。我們從先祖那繼承了國家與文化的宏大體系,但前人已死,無法再處理當代的變動。然而,活著的人可以,我們能睜開眼睛,在必要時調整我們擁有的體制,使體制運作順暢。或者,我們可以假裝一切都沒問題,不做必要的修正,然後在事情未如預期進展時詛咒命運。

事物會崩潰瓦解,這是人類的偉大發現。因為盲目、不作為與欺騙,我們加速了偉大事物的自然衰退。若不稍加留意,文化便會逐漸衰退死去,邪惡會蔓延開來。

當你表現得虛偽(多數謊言是用行動做出來的,而不是用嘴說出來的),你看到的謊言很少是它實際的樣貌。謊言與一切事物相連,對這世界的影響,就像在最大瓶的水晶香檳裡滴入一滴濁水。謊言最好被視為有生命且不斷增長的東西。

當謊言達到一定規模,整個世界就會毀壞。如果你觀察得夠仔細,最大的謊言都是由較小的謊言組成,而小謊言裡面又有更小的謊言──最小的謊言就是巨大謊言的起點。謊言不只是不實的陳述,更是一種行動,能以最嚴重的陰謀來操控人類種族。最小的謊言看起來既無害,也不是非常卑劣。它只是因些許傲慢而出現,想要規避的責任似乎也微不足道──這些都有效掩蓋了它的真實本質、它真正的危險之處,以及它等同於人類所犯下並樂在其中的巨大邪惡。謊言腐化世界,更糟的是,這正是它們的目的。

一開始是一個小謊,接著許多小謊構成支撐,然後扭曲想法來避免這些謊言帶來的羞愧感,接著又以更多的謊言來掩飾扭曲想法的後果。而後,最糟的是,這些已經變得必要的謊言,因為反覆練習而轉變成自動化、專一化、結構化、在神經生理層次體現的「無意識」信念與行動。接下來,以謊言為基礎的行動帶來令人難受的經驗,但無法產生想要的結果。你不相信高牆的存在,但當你一頭撞上去時,你還是會受傷,然後你就會咒罵現實為何造了這堵牆。

接下來,是成功的謊言必然伴隨的高傲與優越感(假設為成功的謊,而那是最危險的事之一:看來大家都被愚弄了,所以大家都是笨蛋,只有我不是。每個人都蠢到受我擺布,所以我可以得逞逃脫)。最後得出的論點是,「存有本身容易被我操弄,因此不值得尊重」。

此時事物正在瓦解,就像歐西里斯被砍成碎片。這是個人或國家結構在邪惡勢力的影響下支離破碎,是幽冥世界的混亂浮現,如洪水般吞沒熟悉的地面。但這還不是地獄。

地獄仍在後頭。當謊言破壞個人或國家與現實之間的關係,那才是地獄的到來。萬物分崩離析,生命衰退,一切都令人挫折沮喪。希望不停叛離。欺瞞者就像該隱一樣拚命地在獻祭中致敬,但始終無法取悅上帝。然後這齣戲進入最後一幕。

人在反覆受到失敗的折磨之後,變得憤恨。失敗再加上沮喪,產生一種幻想:世界鐵了心要我受苦、要我一事無成、要我毀滅。我需要、我應該、我必須──復仇。這就是通往地獄的大門,這就是可怕又陌生的幽冥世界變得悲慘的時候。

依據西方的重要傳統,在太初之時,上帝透過話語將混沌轉化為存有。這個傳統中有一個自明之理,即男人和女人都是依據上帝的形象做出來的。因此,我們也透過話語將混沌轉化為存有,我們將未來的各種可能,轉化為過去與現在的事實。

說實話就是將最適合安身的現實帶進存有。實話建構的高樓能屹立千年,實話讓窮人得以吃飽穿暖,使國家富裕安全。實話將一個人可怕的複雜性,簡化為他言語的單純,使這個人能夠成為夥伴,而不是敵人。實話讓過去真正成為往事,並充分發揮未來的可能性。實話是最首要、最無窮無盡的自然資源,是黑暗中的光亮。

※ 本文摘自《生存的12條法則》,原篇名為〈說實話,或至少不要說謊〉,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